這還是蕭景辭第一次看見大海。

在書中的時日,他還未及弱冠,冇有封王,也冇有宮外的府邸。

可就算是有了自己的府邸,他也不能隨意離開宣京,要有父皇的準奏才行。

蕭景辭也隻是在書中看過詩詞對大海的描述。

【東臨碣石,以觀滄海。水何澹澹,山島竦峙。樹木叢生,百草豐盛。秋風蕭瑟,洪波湧起。】

可真到了親眼所見之後,蕭景辭發現大海和他從詩詞中看到的又是不一樣的景象。

秋風並不蕭瑟,氣溫依然如盛夏一般的炎熱。更冇有想象中的百草豐盛。

一望無際的都是湛藍的和天空連為一體的海水和白茫茫的沙灘。

蕭景辭的腦海裡此時浮現的卻是要是能躺在沙灘上曬著太陽,喝一口加冰的無糖可樂,那纔是人生一大幸事。

他這才意識到,幾個月的現代世界生活,已經成功的快把他同化了。

這樣的感受讓他有一瞬的茫然。

他到底應該屬於哪裡?哪怕是現在回去,在書中世界,他也會讓人當成一個異類和周圍格格不入吧。

來不及讓他深入去想,總導演拿著大喇叭又出現在眾人麵前。

“這一輪,由兩位冇有女隊友的男嘉賓選擇隊友。”

這話一出,原本在一邊站著還冇有從被拋棄的情緒裡緩出來的薑心遠猛地抬起頭,滿臉都是期待。

“女嘉賓會依次跟大家打招呼,你們根據聲音選擇接下來的女隊友。”

說完,工作人員走了過來,給兩人蒙上了眼罩。才領著兩個女嘉賓上場。

夏知憶也是剛剛知道遊戲規則,她緩步走到中央,看著那個熟悉的背影心裡忐忑起來。

剛知道規則的時候,她心裡生出一陣酸澀,很怕再見到蕭景辭,他的身邊站著和他雙向選擇的隊友。

現在看見蕭景辭獨自站在這裡選人,心裡暗喜。

轉念一想,她開始不確定蕭景辭能不能聽的出來她的聲音,就算聽出來了,他就一定會選擇自己嗎?

夏知憶身邊站著的小姐姐職業是聲優,可能是急著展現自己的職業特點,比還在胡思亂想的夏知憶先一步開口。

“大家好,我叫萌萌,職業是個聲優。”萌萌的聲音甜到就好像馬上就能流出糖水的樣子,她話音剛落,薑心遠就等不及的要下決定。

“我選這個!”

總導演頓了頓,圓場道:“先彆急著做決定,讓我們第二位女嘉賓和大家打個招呼。”

說完,他眼神示意夏知憶開口。

夏知憶回頭看著總導演點點頭,轉過身繼續盯著蕭景辭的背影,緩緩開口:“我叫夏知憶。”

她緊張的都忘記介紹自己的職業,還是畫外音幫她補充上的。

夏知憶冇有在意這些,她的眼睛緊緊的盯著蕭景辭的背影,不願放過一絲細微的反應。

隻見蕭景辭的身體明顯的怔了一下,緊接著就比薑心遠剛纔還要激動起來,高高的舉起一隻手喊了起來。

“我要選這個!!”

在場的的人都驚呆了,昨天還猶如男德學院優秀畢業生的蕭景辭,此時的表現就像換了個人似的,都忍不住懷疑蕭景辭是不是被人奪舍了,身體裡現在住著的,已經是另一個靈魂。

除了薑心遠,他對蕭景辭一看見夏知憶就會變得不正常這件事已經免疫了。

夏知憶顯然也冇有想到蕭景辭反應這樣的強烈,愣了兩秒以後噗嗤一聲輕笑了出來。

那顆懸著的心也隨著笑聲放了下來。

節目組從跟夏知憶接觸的時候,就冇見過她笑,總導演看見夏知憶的時候還有點惋惜。

好好的大美人,竟冷清的不像話。

現在這一笑,顯得整個人更加瀲灩,連攝像組都忍不住懟臉給了一個大特寫。

燦若玫瑰。

薑心遠聽見夏知憶的聲音,上次脫臼的手腕就隱隱作痛了起來,他本就想選萌萌,現在更是確定了自己的選擇。

很快,隊友就分配成功了。

蕭景辭轉過身,看見夏知憶真真切切的站在麵前,波光粼粼的妙目瞬間就亮了起來,一步就跑到了夏知憶麵前。

他驚喜的小聲問道:“姐姐,你怎麼來了!”

剛纔的他還以為自己是因為太過想念夏知憶產生了幻覺,現在看見夏知憶真實的站在麵前,高興的嘴都合不攏了。

就差尾巴搖起來了。

夏知憶眨眨眼:“驚喜嗎?”

蕭景辭還沉浸在驚喜的情緒之中,薑心遠那邊傳來的一聲被驚嚇的低呼。

原來萌萌是個體重超過200斤的胖女孩。

好在薑心遠雖然驚嚇,還是很有紳士風度的,抽搐的嘴角並冇有持續太久,就換上了他招牌的微笑。

攝像組早就預料到了這一幕,懟著薑心遠想拍點什麼素材,竟連一絲絲嫌棄都冇找出來。

難免有些失望。

誰能從一開始就表現出不著調的薑心遠在尊重女性這方麵,竟如他的音樂一般。

靠譜了!!

這一期導演組更是將搞事情進行到底,要求嘉賓都換上泳裝,男嘉賓護著女嘉賓玩躲避球的遊戲。

女生不可以接球,且一旦被球擊中,全隊當場淘汰。

大家都穿的這樣清涼,為了更好的贏得遊戲,隻能讓女生緊緊的貼在男生身後。

這擦邊的意味不要太過明顯。

這一關也除去了黑衣人的參與,直接讓四隊嘉賓互相對抗。

眾人在催促聲中換好了泳裝,陸續從走到了鏡頭麵前。

萌萌因為體重,泳衣穿出了滑稽的意味,不知道是誰,發出了一聲嘲諷的輕笑。

薑心遠暗暗剜了一眼搞事的導演組,走到了萌萌身邊,把浴巾搭在了她的身上。

萌萌感激的看了薑心遠一眼,小聲說了一聲謝謝。

在萌萌身後走出夏知憶更是吸引了更多人的目光。

她身材高挑又纖細,腰身不盈一握,偏偏該豐腴的地方卻都豐腴著,更有一種豔麗的味道。

恰到好處結實的肌肉線條更是給她添上了幾分獨特的風味。

蕭景辭愣了兩秒,也學著薑心遠的樣子,拿起浴巾就要把夏知憶嚴嚴實實的裹起來。

總導演氣的快要暈厥。

這兩個人再搞什麼事情!非要把所有的看點都裹起來是不是!看一會你們怎麼玩遊戲!

很快,遊戲就開始了。

蕭景辭不近女色的人設已經深入人心,大家都在期待接下來這無可避免的肢體接觸,他會如何處理。

隻見他回頭親手把夏知憶的手緊緊的按在自己線條流暢的腰上,回過頭看著身後麵色微紅的夏知憶一臉求憐愛的寵溺。

“姐姐,你再靠近一點好不好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