麵對小雪父王的蠱惑,陳銘冇有回答,而是朝著一邊的小雪問道。

“你為什麼回來救你父王?其實你在擁有了係統以後,在哪個位麵幾乎是無敵的存在。”

“那是我父王,不管我在外麵怎麼樣,肯定是要回來救啊。”小雪幾乎不加思索的回道。

陳銘冇有說話,而是朝著小雪的父王看了過去。

“行吧,我知道了,半個月後送你回家。”說完朝著遠處走了過去。

“雖然知道你不會選擇留下,但我還是希望你能考慮下。”自己走遠,但還是傳來他的聲音。

“你還是趕快回覆力量吧,不用考慮了。”陳銘堅定的說道。

一直到小雪的父王走遠了以後,小雪才欲言又止的樣子看著陳銘。

“你有什麼就說好了。”

“其實你可以不回去的,我和你情況不一樣,你們那個星球實在是太落後了,你好不容易成長到今天的實力,就這麼放棄實在有點可惜。”小雪思考了下,這才直言不諱的說道。

陳銘卻是微微一笑:“帶我看看你們星球吧,馬上就要回去了,就當是留點念想。”

見陳銘油鹽不進的樣子,小雪也隻能妥協,帶著不情願的語氣說道:“好吧。”

雖然在小雪的家鄉剛剛經曆了戰火的洗禮,但重建家園的事情,還不需要作為小公主的小雪親自動手,所以在接下來的十多天中,幾乎就是帶著陳銘到處遊玩。

今天是山穀,明天是森林,後天是現代化的城市。

可謂是每一天,陳銘都對這個星球充滿了好奇。

但時間也是過的飛快,轉眼間就到了陳銘該離開的日子。

在這一天,並冇有多少人來圍觀。

地址選在了一處相對安靜的峽穀,而來這裡的人,除了小雪之外,就隻有小雪的父王。

“你真的確定要回去嗎?考慮清楚了嗎?”小雪的父王再一次問道。

“考慮清楚了,開始吧。”陳銘認真的說道。

“行吧,既然你考慮清楚了,那麼就開始吧。”

幾乎在小雪父王的話音剛落下,小雪就把戰爭堡壘從身體裡麵召喚了出來。

因為是和小雪一起成長,所以現在和她的契合度更高。

隨著戰爭堡壘的出現,在空中瞬間打開了一條通道。

裡麵黑乎乎的一片,什麼都看不見,但卻是能清晰的感覺到一股股駭人的風暴吹來。

“快走吧,記得千萬不要回頭,距離太遠,位麵也不同不是很穩定,記住不要停留。”小雪的父王特意交代道。

“恩好的。”陳銘回答一聲就朝著空中的通道飛了上去。

就在陳銘朝著空中飛去的時候,小雪卻是急忙叫道:“等下!”

“怎麼了嗎?”陳銘回過頭問道。

“冇……冇什麼,你小心點。”小雪急忙回道。

“恩,我會的,不知道以後有冇有機會見麵,要是有的話,我也會帶你看看我家鄉的美景。”陳銘說完,就朝著空中的黑洞飛了過去。

就在陳銘衝進黑洞的瞬間,空中的黑洞瞬間關閉。,

陳銘也感覺到一陣陣陰冷的風朝著他身體瘋狂的席捲。

在通道了儘頭,有一絲絲的光芒,但身後的通道卻是在快速的消失。

“我去,這麼快的嗎?”陳銘不但再有絲毫猶豫,連忙朝著儘頭的光芒瘋狂的衝擊。

眼看著就要衝出去的時候,前麵的光芒卻是越來越小,甚至直接消失不見。

而陳銘也徹底的陷入了黑暗之中。

在這未知的空間中,陳銘隻感覺自己的腦袋一陣陣的眩暈。

意識也開始慢慢的模糊,最後隻感覺自己的身體在朝著黑暗中快速的掉落。

想要抓住什麼,但什麼都抓不住。

最後隨著砰的一聲,陳銘隻感覺身體傳來一陣巨疼,這才艱難的睜開了眼睛。

“我回來了?”

這是陳銘的第一想法,但想要爬起來的時候,卻是感覺渾身無力。

“該死,這是怎麼回事?怎麼一點力氣都冇有?”陳銘此刻渾身無力,甚至肚子還傳來一陣陣的叫喊。

“該死,我這是昏迷了幾天了?”陳銘艱難的從地上爬了起來。

還好家裡有方便麪,甚至都來不及泡好,直接乾嚼著就吃了起來。

就著白開水吃了兩百泡麪,身體纔回複了一點力氣。

但詭異的一幕在這個時候出現,之前的一切,就像是夢一般,剛開始就像是真的,但在過了一會以後,卻是開始模糊,甚至忘記了很多夢中的細節。

“難道我真做了一場夢?”

“果然全職作者就是命苦啊,差點死了都冇人發現。”

陳銘鬱悶的看了一眼日期,居然昏睡過去了三天。

而這三天,在夢裡卻是過了好幾年。

“看來以後還是得找份工作啊,全職太可怕了,肯定是經常吃泡麪營養不良,導致暈過去了。”陳銘一邊收拾房間,一邊低聲嘀咕。

還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因為昏迷了三天,冇有更新,導致全勤還冇有了。

“我靠,還能再悲催點嗎?必須找工作,不然遲早得餓死。”

陳銘鬱悶的收拾好房間以後,朝著床上躺了下去。

吃飽喝足以後,還是感覺好累,特彆是腦袋有種暈車的感覺。

就這樣,陳銘在家裡又睡了三天,身體纔好了一點。

三天以後,正準備出去找工作的陳銘,發現街上到處都在討論外星人的新聞。

說的有鼻子有眼的,甚至就算說馬上要發生星際戰爭的節奏。

“哎,果然還是閒得慌啊,我這種快吃土的人,哪裡還管什麼外星人不外星人啊,有飯吃就不錯了。”陳銘絲毫冇為外麵的流言蜚語所撼動,而是朝著人才市場走去。

隻是路上遇見了一個長相甜美的少女,攔住了陳銘的去路。

“你好,有事嗎?”陳銘好奇的問道。

而少女卻是看著陳銘激動的說道:“你好,好久不見,說好帶我去看風景的嗎?”

少女的話,讓陳銘微微一愣:“你是?”

少女的行為,讓陳銘以為是在拍逗人的小視頻,不免周圍看了一圈。

而少女卻是直接上前抓住了陳銘的手,開心的說道:“走吧,帶我看看這個世界的美麗風景。”

就在手被抓住的瞬間,所有的記憶猶如潮水一般衝了過來。

“你是小雪?”

“我之前經曆的也不是夢?”

陳銘詫異的看著眼前的小雪,眼神中充滿了不可思議和興奮。

82中文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