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盛南珍問道:“什麼事?”

山穀說道:“我過來找你,是想把這個送給你。”

他拿著一個封麵有點特彆的筆記本,本子挺可愛的,說道:“本子很可愛,送給你。”

盛南珍眉頭微微一挑,問道:“你來參加比賽的時候,已經意識到你要送禮物給女生了嗎?”

要不然提前帶他本土的東西過來?

看上麵的圖案,盛南珍就知道,是山穀家鄉的東西。

山穀趕緊搖頭說道:“你不要多想,我出發之前,家裡給我幾個筆記本,說是到了這邊,可以用得到,我也冇有特意想送給女生或者男生,畢竟出門在外,大家都是出來比賽的,回去的時候,大家留個小禮物作為紀念也很好。”

盛南珍搖頭說道:“我冇有什麼禮物可以回禮。”

“你不要這麼想,我不是非要你回贈給我什麼禮物。”

盛南珍說道:“你這樣說,我更不能夠接受你的禮物,正所謂無,功不受祿,我這麼收你的東西不好。”

山穀說道:“隻是朋友之間的小禮物,你不要這麼計較,你這樣說,我反而送不出手,小本子不值幾個錢,隻是同學之間的小小情誼,希望以後咱們還能夠再見。”

盛南珍問道:“你這個筆記本隻送給我一個人嗎?”

山穀點點頭。

旁邊還有幾個人看著他呢。

下一秒,他的臉上閃現幾分尷尬,說道:“我出來的時候準備的不多,還有其他幾個同學,我要給他

們留作紀念,我冇辦法送你團隊所有人。”

送禮物這種事,看自己的心意和想法,願意送給誰就送給誰。

盛南珍自然冇權利要求山穀一定要送東西給她的隊友。

隻不過覺得很不好。

王娜剛剛拍完照片,一回頭就看到山穀像蒼蠅一樣,又開始纏著盛南珍,而且,還給盛南珍送東西,其他的人都冇有,她瞪了一眼問道:“山穀同學,你怎麼回事?老是跑到這裡來找我的同學,你有什麼事嗎?”

山穀說道:“這是我和盛同學之間的事。”

他並不願意和王娜說話,王娜給他的印象不好。

雖然同一個小組,但是人和人之間還是講究眼緣的,他看不慣王娜,自然也不想把禮物送給王娜。

任憑王娜心裡再不舒服,也拿不到山穀的禮物。

盛南珍想把筆記本還給山穀,但山穀已經轉身走開了。

盧舒:“怎麼了?一個小小的筆記本,也不是什麼重要的事,何必呢?”

盛南珍說道:“主要是我冇禮物可以回贈給他,我也冇有準備回贈予他禮物。”

山穀確實要送給盛南珍,隻是冇想到,盛南珍連一根草都不願意送給他。

韓訊宇給盛南珍送了一些老舊的雜誌書,盛南珍就送了他一個小盒子,小盒子裡的東西,就連白明華都在意。

肯定不是什麼便宜的東西。

他主動示好,雖然不是很值錢,但是他知道,送貴重的東西,盛南珍肯定會拒絕他,而且還會

還給他,倒不如送不太值錢的。

禮輕情意重,讓盛南珍記住他,隻不過他心裡又有一種想法,希望盛南珍能夠回贈他的東西。

結果盛南珍卻一點小小的東西都冇有回贈於他,他心裡莫名失落了。

盛南珍早就知道山穀這種人的心機深沉,不像其他人。

如果把山穀和韓訊宇兩人拿起來對比,她覺得韓訊宇這種人比較適合相處,也能夠成為朋友,至少冇有像山穀那樣,內心腸子九彎十八繞。

韓訊宇說道:“我姐過來了,要送你。”

盛南珍很意外,冇想到韓訊珠居然這麼熱心,她問道:“上一次,我們差一點遇險的事,現在有進展了嗎?那兩個人是關著還是被放出來了?”

韓訊宇:“暫時還在調查之中,警察局那邊還冇有通知我,如果這邊有訊息,我會第一時間給跟你聯絡。”

盛南珍點點頭說道:“這件事就麻煩你了。”

韓訊宇:“不用這麼客氣,我姐就在外麵,要不跟她說幾句話?”

盛南珍點頭。

居然人家都已經到門口了,就見一見,後麵有機會也可以談一談合作。

她現在的規則就是不管任何地方,能夠發展就儘力去發展。

漢城這邊也有很多值得她學習和借鑒的地方,雖然她是重生回來的,知道很多事,但是和這些人接觸,到時候她的創新會更有藉口,讓人更加信服。

韓訊珠這次過來送盛南珍主要是因為上次盛南珍從她的工

廠出來,就出事了,她這段時間非常忙,也知道盛南珍忙,主要是她的弟弟也在盛南珍這邊,想要瞭解盛南珍的資訊很容易。

韓訊珠:“你就要回去了,還是要來送一送你,順便跟你說一說我的想法和態度。”

盛南珍點頭說道:“韓小姐,有什麼事請說。”

韓訊珠拿出一個禮盒:“是這樣的,這是我們最先研發出來的套裝,你要回去了,我把這個當做禮物送給你,希望你用了之後,有感受可以給我反饋,我也把你當成朋友,希望以後我們能夠有真正的合作。”

盛南珍點頭。

韓訊珠:“我覺得現在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重要的商機,而我們國家支援經濟發展,我也希望你能夠看到商機,畢竟誰能夠抓住商機,誰就能吃到大蛋糕,賺錢這種事,誰都想要是不是?”

盛南珍點頭說道:“我明白你的意思,也希望以後有機會可以有合作,更希望你有機會可以到我們那邊參觀。”

韓訊珠微微一笑:“我會過去的,而且我非常願意過去,希望我們能夠像那天我跟你說的合作,你和我都共同進步,我知道現在你冇有太多時間,具體還是以後聯絡再說。”

盛南珍點頭:“可以。”

韓訊珠伸出手來和盛南珍握手:“祝你們一路順風。”

盛南珍和韓訊珠兩人在學校的門口說話,盧舒在不遠的地方。

王娜目光緊緊地盯著盛南珍。

韓訊宇姐弟為什

麼要對盛南珍那麼好?

自己和盛南珍一樣,也是一起到這邊的,她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臉,感覺她也不是那麼差勁,可為什麼呢?

好像所有人都喜歡盛南珍,不喜歡她!

她問旁邊的何貴:“你們覺得盛南珍好看嗎?”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