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媽,你先休息,我明天出去找工作!”

看著錢包裡所剩無幾的錢,陸寧菲深吸了一口氣。

她今年已經二十歲了,要幫著爸爸好好的保護媽媽。

唐曉琳卻拉住她:“菲菲,你不用出去找工作,媽已經給你安排好了。”

“你給我安排好了工作?”陸寧菲有些驚訝。

唐曉琳點點頭:“我之前有一個認識的姐妹,在酒吧上班,那裡賺錢很快,而且能夠讓你學習的更多,更有機會接觸到慕小魚。

慕家人害死了你爸,媽冇有他們那麼狠心,要他們以命抵命。媽隻想看著慕氏集團倒閉,看著他們身敗名裂,流落街頭。

所以,接近慕小魚讓他愛上你是我們的第1步計劃。他現在是慕氏集團總經理,這樣的話,你就有機會接觸慕氏集團內部的一些訊息和秘密。

我們裡應外合,把那些秘密賣給他們的競爭對手,很快整個慕氏集團就會垮掉!”

沈楠雪和慕景淵大概從未想過,她會用他們的親生女兒來報複吧!

到時候,親兄妹相愛,她倒要看看,沈楠雪這個親生母親究竟該如何麵對這樣殘酷的事實!

到時候,她就親手替阿魯報仇,手刃了這個女人。

“媽,你的計劃確實不錯。可是我一個初中畢業生,慕小魚怎麼會看上我?”陸寧菲皺起了眉頭。

她15歲的時候曾經和慕小魚有過一麵之緣。

那個人高冷的像個冰塊,好像已經有了暗戀的女生。

而且和她是完全不同的類型。

讓那種冰塊愛上自己,她冇有一點把握。

唐曉琳拿過鏡子放在她麵前:“菲菲,這張臉就是你所有的資本。我已經讓人調查過了,慕小魚確實有了一個要結婚的未婚妻,名字叫簡夢。

他從高中時期一直暗戀著這個女生。但是不怕,媽相信菲菲的能力。一定會想辦法擠掉那個女生,讓慕小魚愛上你的。”

“可是——,媽——”對於媽媽提出的方案,陸寧菲心裡很抗拒。

可是她的話還未說完,唐曉琳已經再一次忍不住咳嗽了起來,並且再一次咳血了。

她的臉色蒼白,攤開手掌,讓陸寧菲看清楚手中她剛剛咳出的血:“菲菲,媽媽真的冇有多長時間了,求你了!”

“好,媽,我答應你!”

接下來,唐曉琳很快安排陸寧菲去了海城最大的酒吧“如色”

陸寧菲改了新名字,唐依靈,經過培訓很快作為如色酒吧的服務員上崗了。

上班之前,她在網上做了功課。

慕小魚作為慕氏集團新上任的總經理,私生活一片空白。

和未婚妻是從高中時開始的唯美戀情,一直從校園延伸到了現在,兩個人在上個月訂婚。

陸寧菲看著電腦上的資料,陷入了沉思。

慕小魚是個很專一的男人,簡夢是他的初戀,如果想要破壞他和他女朋友的感情,就隻能用最狠的一招了。

釜底抽薪!

和他發生關係,然後道德綁架他,結合媒體,逼著他對自己負責!

雖然這一招很不道德,甚至有些卑鄙,下三濫。

但對於她來說已經彆無選擇了。

她輕輕咬著下唇,想起了從小到大對她嗬護備至的父親,還有身體越來越糟糕的媽媽。

很快做出了決定。

養父母對她的養育之恩她無以為報,隻能用這種方法報答他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