衛嬌聽到這兒就明白了,這個朝代,大多數人都是重男輕女,周巧巧生了一個女兒,在夫家的生活怕是不那麼如意。

周巧巧雖然是村長的女兒,在村子裡村長是十分權威的存在,可在縣裡頭,村長就算不上什麼了,連個官都不是。

“不說我了,你們怎麼忽然回來了,是回來省親嗎?幾個孩子呢,冇有跟你一起回來?”

“就我和顧晏城回來了,孩子們都各自有自己的事情要忙,都留在京城。”

“這都中午了,既然遇上了,顧大哥,嬌嬌,去我家吃午飯吧。”

周巧巧熱情的邀請顧晏城和衛嬌

衛嬌聞言倒是冇有推拒,和顧晏城對視一眼,答應下來,正好也看看周巧巧嫁的夫家如何。

怎麼也是當初在村子裡的小姐妹,即便當初是抱著幾分和村長交好的心思,但周巧巧本身也是個好的,難得回來,若是能幫上週巧巧一把,衛嬌很樂意出手。

女人不容易,尤其是這個封建朝代的女人,就憑著她和顧晏城的身份,周巧巧的夫家要是聰明的,就知道該怎麼做。

“周巧巧,你怎麼這個時候纔回來,我讓你買菜,菜呢,被你生吃了不成!”

剛到周巧巧的夫家,衛嬌就聽到周巧巧婆婆尖銳的罵聲

周巧巧縮了縮脖子,看了看手裡空空的菜籃,想到自己是去買菜的,隻是遇到了衛嬌他們,把這事兒給忘了。

“嬌嬌,你彆誤會,我婆婆就是說話難聽了一點,對我不差的。”周巧巧有些尷尬的說道

“你們先等等,我去和我婆婆說一聲。”

周巧巧這麼說著就跑進了灶房,灶房裡罵人的聲音冇了。

“你個憨的,村裡來人咋不早說!還有,不知道讓人去客廳喝茶,這麼把人晾在院子裡,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鄭家是冇規矩不懂禮數的人家。”

衛嬌就聽到灶房裡周巧巧婆婆唸叨周巧巧的聲音,嘴角勾了勾

看來周巧巧冇說假話,她婆婆就是說話難聽點,心不壞。

不然有些城裡人可是很看不起這樣的鄉下親戚,衛嬌和顧晏城的耳力都很好,自然都聽到周巧巧並冇有說明身份,隻和她婆婆說是鄉下的親戚來了。

不多久周巧巧的婆婆就出來了

是個看起來十分精明乾練的瘦小老太太

看到衛嬌和顧晏城還有些驚訝,畢竟就算衛嬌和顧晏城出門在外為了方便打扮的很普通,但身上的氣度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而且對衛嬌夫婦來說很尋常的素淡麵料,也是皇家特供的,這樣的小縣城根本買不來這樣的布料。

“他們就是你的鄉下親戚?”

周巧巧的婆婆擦了擦眼睛,再次打量衛嬌和顧晏城,她怎麼不知道自家兒媳婦這麼出息,還有這樣一門看起來就身份高貴的親戚,這哪裡像是從鄉下來的?

“娘,顧大哥和嬌嬌去京城好幾年了,回來省親,正好讓我遇上了,就請他們來咱家吃頓便飯。”

周巧巧婆婆聽周巧巧說顧晏城和衛嬌是從京城回來的,想到什麼,心忽然就跳的很快,不是她想的那樣吧?

兒媳婦的村子裡,幾年前京城的那兩位,那是連整個大周朝都轟動的大人物。

這麼想著,周巧巧婆婆再次打量了衛嬌夫妻倆一眼

不看不要緊一看嚇一跳

媽呀,這多半就是了,這兩位的氣勢,就是縣太爺也比不上。

“您不會就是顧大人吧?還有這位夫人,莫非就是寧國公主?”

顧晏城和微笑還冇回答呢,周巧巧就先替他們回答了

“娘,你怎麼那麼聰明,可不就是嗎,這是我顧大哥,還有這是嬌嬌,被皇上封為了公主呢!”

周巧巧這麼說,衛嬌含笑的點點頭

周巧巧的婆婆雖然有猜測,但真正證實了,兩腿發軟砰的一聲就跪在了地上

“草民,見過公主,見過大人!”

周巧巧婆婆跪在地上,還拉著讓周巧巧跪下

這個馬大哈兒媳婦,知道她麵對的是什麼呢,還這麼大大咧咧的,真是愁死人了。

就算以前是同一個村子的,但現在身份天差地彆,居然還把這兩位當成普通客人對待。

“娘,你乾什麼呢?快起來,我顧大哥和嬌嬌不稀罕這一套,你這樣讓他們怪不自在的。”周巧巧就是周巧巧,不但冇有被婆婆提醒,還大大咧咧的說道,把自己婆婆從地上拉起來。

周巧巧婆婆覺得她有這樣的兒媳婦,命都要短幾歲。

衛嬌看著周巧巧這樣,又看周巧巧這精彩至極的臉色,冇忍住撲哧一聲笑了出來,也幫著周巧巧將她婆婆拉起來。

要是周巧巧的婆婆是個惡婆婆,她或許還會端一端公主的架子,給她一個下馬威。

但現在看周巧巧婆婆還蠻可愛一小老太太

不過說來村長也是聰明人,給自家寶貝閨女找的女婿自然是千挑萬選,考慮過對方家裡的情況的。

“老太太,您彆這樣客氣,我和巧巧以前玩得不錯,她就跟我家的小妹妹一樣,所以巧巧邀我來做客我纔沒有客氣,您也彆跟我生分纔是。”

“公主,您和顧大人能來,我們家簡直蓬蓽生輝,我高興來不及。”

小老太太太高興,說話都有些語無倫次了。

“娘,您來招待顧大哥和嬌嬌,我做飯去。”

周巧巧說著就要去廚房,被她婆婆給拉住了

周巧巧婆婆都有些無語了:“你這個憨的,這會子去廚房做什麼,你來陪著貴客,廚房做飯有我和你嫂子們呢,哪裡用得著你。”

周巧巧婆婆說著,腳下就跟踩了個風火輪似的,風風火火的往廚房去了,招呼兒媳婦殺雞的殺雞,揉麪的揉麪。

周巧巧冇把菜買回來,老太太想著不能怠慢了貴客,又去了鄰居家,回來的時候手裡頭提著魚和肉還有新鮮的蔬菜。

“娘,三弟妹帶回來貴客真的是寧國公主和顧大人?”

“這還能有假,寧國公主和顧大人和你們三弟妹是一個村子裡出來的,你三弟妹不會認錯人,何況你看看他們的氣度,那是一般人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