漢默集團的展覽確實成為了萬眾矚目的焦點,因為這代表美軍的裝備將會進行一場翻天覆地的變化。

以後每一個美軍都抵得上一支軍隊,美國的軍事力量將會再上一個台階,從藍星無敵到挑戰外星人。

然而熱鬨的展會卻在托尼到來之後亂作一團。

海陸空三種裝甲同時失控,以托尼為目標進行追殺。博覽會成為了鋼鐵衣大亂鬥。好在托尼此時使用了新元素作為能源,不僅僅解決了鈀中毒的危險,還將方舟反應堆的出力提升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高度,新一代的鋼鐵衣纔算的上是脫胎換骨。

所以就算漢默集團的遙控鋼鐵衣數量是鋼鐵俠的三十倍,鋼鐵俠也一點都不虛。

而這麼嚴重的事件,安排在托尼身邊的神盾局特工也終於要有所行動了。黑寡婦是托尼的新助理,但其實她是神盾局特工,一個身手矯捷的美女殺手。

現在她正在命令漢默集團的程式員跟蹤遙控信號的來源,她要徹底解決掉源頭。

漢默集團的程式員表示無辜,他們隻是單身狗不是罪犯,他們完全不知道他們老闆乾的事情。

“信號在移動,這不可能的。”程式員表示這不科學。

移動也要追,黑寡婦叫上托尼的司機,讓他開車送自己一程。

而杜蘭這邊也終於開始表演了,他將漢默集團的幾個主要部門,還有主機全部炸掉,把漢默集團的研究精華全部化為烏有。

轟——

強烈的爆炸炸碎了玻璃,讓樓外來往的司機都踩下刹車,目瞪口呆地看著化為火海的大樓。

杜蘭和雜兵們正駕駛一輛集裝箱卡車一邊遙控裝甲,一邊移動。

螢幕上遙控機甲在不斷減少,果然漢默集團的商品完全比不過托尼的精品。首先托尼的鋼鐵衣使用的是鈦合金以及振金這類非常昂貴的以及稀有的合金,而漢默集團的機甲隻是普通金屬。武器裝備上也有質的差距,托尼使用的大多數是能量武器,但漢默集團還在用動能武器。

“前麵,右轉,已經很接近了。”黑寡婦的手機和會場的漢默計算機共享數據追蹤遙控信號源頭,已經快找到了。

賓利豪車一個甩尾,就發現前頭一輛普通的集裝箱卡車。黑寡婦幾乎可以確定源頭就在車裡:“能超車麼?”

托尼的司機也是個逗比,一聽美女懷疑自己的能力,立刻說道:“你瞧好。”

然而就在他們要超車的時候,車廂上的滑門卻突然打開了,裡麵出現了一個帶著麵具的人,對方肩上正扛著一個rpg火箭筒。

“這是火箭筒麼,這是火箭筒麼?”司機激動了,他這車可不是坦克,扛不住這種攻擊的。

黑寡婦也震驚了,這可是紐約,紐約什麼時候有人能隨隨便便拿出rpg了?而且還這麼光明正大。

發射!

炮彈拖著尾炎從豪車前邊穿了過去,將路邊的路燈打斷。

“他冇打中,他冇打中!”司機都激動了,自己的命太好了。

黑寡婦卻看到對方竟然還要繼續攻擊,立刻拔出手槍壓製車廂裡的人。他們帶著麵具,難道是麵具人?

就在黑寡婦疑惑的時候,卡車卻突然停在了路中間,那個麵具人從車裡跳了下來。

司機也立刻停車,不知道是什麼情況?

砰砰砰!黑寡婦打開車門的時候也在不斷射擊,心臟,心臟,還是心臟。

槍槍都打中,然而那個麵具人卻還在不停靠近。

這是什麼妖怪?司機都要瘋了,對方不怕子彈?!

周圍的人也驚呆了,不知道什麼情況,紛紛躲開,就怕被流彈傷及無辜,但有些大膽的群眾拿出手機朝路中間拍去。

“思想是不怕子彈的。”杜蘭又裝逼了,明明他還穿了防彈衣。

越來越近了,黑寡婦不再猶豫而是衝了上去進行肉搏,她是前蘇聯培養的超級特工,會各種格鬥技巧。

柔道,巴西戰舞,摔跤,截拳道,反正有殺傷力的她都會,可謂是海納百川,殊途同歸,選擇各種武術中最為致命的使用,最快擊倒敵人就是黑寡婦學習的目標。

衝上去就是要用一個十字固,就是用大腿夾住敵人脖子,再用手將對方的手固定,讓敵人冇有反擊之力。

然而黑寡婦快,杜蘭比她更快。就在黑寡婦如巨蟒纏繞上脖子的時候,杜蘭後發製人,一隻手抓住了對方率先踢上來的腿。

抓住腳踝用力一摔,黑寡婦的招式被破,反而大風車般被大力甩到了地麵。

繼續,黑寡婦冇有猶豫繼續攻擊,一個高抬腿瞄準杜蘭的下巴踢去。

“先是柔術,現在又是卡波耶拉,看來你精通武術。”杜蘭說著話,已經破解了黑寡婦的第二招:“勇氣可嘉。”

黑寡婦才發現對方衝下來不是腦殘,而是自信。自己強化人的力道竟然隻能勉強和對方持平,而且對方還有閒心說話,他是怪物麼?使用武器,電擊機關。

兩個電極,隻要有東西從兩者之間穿過,電極就會立刻放電,將人電暈。

然而恐怖的事情發生了,黑寡婦竟然看到對方直挺挺地從電流之中走了出來,耳中還有對方風輕雲淡的聲音:“電擊,你用武術和這些道具來武裝自己,隱藏你內心的弱小,你以為自己很強大,但你的思想卻不堪一擊。”杜蘭站在了黑寡婦的麵前,手掌壓在了她的臉上,將她的後腦勺摁在地上摩擦:“你在壓抑什麼?你的本心、你的內在已經被黑暗腐蝕,卻還要掙紮抵抗,為什麼不接納它,融入黑暗,你將會真正感受到人生的喜悅。”

好強,司機驚呆了,他可是和黑寡婦交過手,一招就被她打敗了,他一個兩百斤的男子就那麼輕描淡寫地敗了。可是現在強大的黑寡婦卻也被壓製了,那個麵具人真的太可怕了,特彆他一邊打還能一邊bb。

但就算如此弱勢,黑寡婦也冇有放棄,不顧後腦勺的濕熱,抬腿襲擊杜蘭腰眼。

杜蘭另一隻手將黑寡婦的腿抓住,然後一手抓頭一手提腿將她舉起來,就好像黑寡婦冇有重量一樣舉過頭頂。

周圍的吃瓜群眾都要瘋了,麵具人太厲害了吧?

司機也傻眼了,不知道麵具人要乾什麼。

“冇人可以反抗混沌的力量。”花開堪折直須折,今天杜蘭不是要折花,是要折腰,要讓黑寡婦的脊背精確地錯位。

折柴一樣,黑寡婦的背落在了杜蘭的膝蓋上,重重一擊。

哢嚓,黑寡婦瞬間就失去了意識,被杜蘭丟在了路上。

一片死寂之後是雜兵們的歡呼,而吃瓜群眾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完全不明覺厲,全部呆在原地。

“這隻是開始。”杜蘭對司機留下一句話,在雜兵的歡呼中回到卡車裡,絕塵而去。

司機都快哭了,隻能絕望地打電話叫救護車,他根本不敢移動黑寡婦,因為她的狀態糟糕透了,那聲哢嚓他都聽到了,現在隻能確定黑寡婦還活著,僅此而已:“我需要幫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