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郎君快速地動手在虎魔王的身上一陣搜查。

很快,二郎君就有了發現,一把摸到了虎魔王衣兜裡麵裝著的黑色四腳鍊丹爐。

黑色四腳鍊丹爐明明就在你身上,居然還想要騙我們,說是在凡間城池內,真是可惡。

二郎君快速地從虎魔王身上的衣兜裡麵掏出黑色四腳鍊丹爐來。

虎魔王見二郎君從自己身上掏出黑色四腳鍊丹爐來,他滿是鬱悶和糾結道:

「二郎君,你這個混蛋!趕緊將本王的煉丹爐還給我!」

項華見狀,滿是激動道:

「虎魔王,你這個混蛋!居然敢欺騙我們!」

玉帝見狀,也實在是看不下去了。

「虎魔王,冇有想到,你說謊話的本事也不小啊!」

玉帝望著虎魔王一臉鬱悶道。

虎魔王望著二郎君手裡拿著的黑色四腳鍊丹爐,他滿是揪心道:

「還我煉丹爐!」

二郎君細細地打量了一番手中拿著的黑色煉丹爐,衝虎魔王問道:

「虎魔王,這黑色四腳鍊丹爐內又煉製了神丹吧?」

虎魔王冇有立即接話,不願意告訴二郎君。

項華衝玉帝說道:

「玉帝,我們將虎魔王暫時關入天牢吧!等我們想辦法複原量子石後,我再封印他們。」

玉帝點點頭,準許道:

「好,你速速將虎魔王押去天牢,讓手下天兵天將們對他嚴加看管,切不可讓他逃走。」

項華接話道:

「是。」

而後,項華親自押著虎魔王,轉身往玉帝殿的大門外麵走去,想要將他給押去天牢關押起來。

虎魔王本想要依靠煉丹爐煉製神丹翻身,萬萬冇有想到,被二郎君給搜查出來了。

頓時,他的情緒陷入一片低落之中。

項華押著虎魔王很快去到了天牢內。

直接將虎魔王帶去天牢最厲害的牢房內,為了防止他逃脫出去。

將虎魔王關入天牢內,幾名天兵天將用粗實的捆仙繩將他的渾身上下捆綁起來,綁在一塊石頭上麵。

而後,再用一塊粗實的鐵鏈子將虎魔王渾身上下捆綁。

虎魔王隻露出了一個頭!

項華見虎魔王被嚴加看管起來,他長出了一口氣。

「玉帝的旨意,你們要嚴加看管虎魔王!不能讓他有逃走的機會!否則,定斬不饒!」項華沖天兵天將們一臉厲聲道。

幾名天兵天將們聽了項華這話後,他們都齊聲道:

「是。」

隨後,項華轉身快步地離開天牢去。

很快,項華返回了玉帝殿內。

進入玉帝殿,項華上前衝玉帝抱拳道:

「啟稟玉帝,我已經將虎魔王關押進入天牢!」

玉帝緩緩的點點頭,以示知曉。

二郎君在一旁,將手中拿著的黑色四腳鍊丹爐遞給項華,說道:

「項華,你看看看看,這煉丹爐是不是在煉製神丹!」

項華從二郎君手中接過煉丹爐來,然後,細細地看了看,見煉丹爐確實在工作。

煉丹爐在工作,肯定就是在煉製神丹啊!

這冇有很難分辨。

「大將軍,煉丹爐確實在工作,裡麵應該是煉製的神丹!」項華衝二郎君說道。

二郎君聽項華這話後,他嘴角微微一笑,伸手從項華的手中拿過煉丹爐來。

「項華,你現在的道行那麼高了,這次,這煉丹爐煉製的神丹就給我

吃吧!」二郎君一臉認真道。

項華冇有想過要服用神丹啊!聽二郎君這話後,他不禁一臉懵逼的樣子,心裡「嗬嗬」兩聲。.

玉帝衝二郎君說道:

「二郎君,這次煉丹爐煉製的神丹,你就服用吧!你身為天庭仙界的大將軍,道行自然是越高越好!」

二郎君捧著手裡的黑色四腳鍊丹爐,像是捧著傳家寶一般,非常的高興和激動。

至此,妖魔們都暫時被控製起來了。

「玉帝,如果冇有彆的事兒,我就先回清風觀了。」

項華衝玉帝抱拳道。

玉帝聽了項華這話,他頓時眉頭一皺,道:

「彆急回啊!現在,我們還要想辦法複原量子石呀!冇有量子石,我們不能將魔族的惡魔們全部封印啊!」

二郎君快速地將手中拿著的黑色四腳鍊丹爐放入身上的衣兜裡,衝項華一臉激動道:

「是啊,我們還要想辦法儘快地複原量子石啊!」

項華對於複原量子石根本想不出任何的辦法。

「玉帝,大將軍,我冇有任何辦法複原量子石,所以,想要靠我出謀劃策可能是不行的!」項華一臉激動道。

太白金星上前兩步,衝項華說道:

「項華啊!你曾經將量子石的神力全部吸收,所謂,解鈴還須繫鈴人,老仙以為,隻有你纔有機會複原量子石的。」

聽了太白金星這話,項華一臉懵逼的樣子。

「太白金星,你這話什麼意思啊?量子石的神力確實被我曾經吸收,可是,我確實不會複原量子石啊!如果我行,不需要你們多說,我立刻就施法複原量子石。」項華一臉正義凜然道。

太白金星點點頭,說道:

「嗯,先不要著急,容我想一想,看看能不能想出辦法。」

玉帝衝項華一臉激動道:

「項華,量子石冇有複原之前,你最好先不要回凡間去,你就待在天庭仙界吧!魔族的惡魔們一日冇有被封印,朕這心裡就一日不得安寧啊!」

項華可不敢抗命啊!

「是,我聽玉帝的指令行事!暫時留在天庭仙界想辦法複原量子石。」項華衝玉帝抱拳道。

太白金星陷入了一片沉思之中,他想要想出複原量子石的辦法。

畢竟,他們之前已經用彆的神石去封印過魔族的惡魔們一次,可是,事與願違。

冇有能夠將魔族的惡魔們全部封印。

所以,想要找量子石的代替品肯定是行不通的,隻能一心想辦法複原量子石。

隻要量子石能夠被複原,自然可以將魔族的惡魔們長久封印下去。

這是經過實踐證明的事情,不需要再做實驗冒險。

因此,他們都頓時陷入了複原量子石的難題之中。

短時間內,他們想出了幾個辦法,可是,都經不起推敲和測試,很快就都流產。

理論上,想要複原量子石,就必須要找到量子石的原石,然後,讓項華將吸入體內的量子石神力再全部注入這塊原石上麵,興許有機會可以複原量子石。

但是,量子石的原石要到哪裡去找呢?

太白金星衝項華說道:

「項華,老仙以為,我們想要複原量子石,就必須要找到一塊能夠替代量子石原石的神石,然後,你再將體內吸收的量子石神力全部注入這塊能夠替代量子石的原石內,如此,興許我們就可以將量子石成功複原。」

聽了太白金星這話後,玉帝和二郎君都點點頭。

「嗯,太白金星言之有理,我覺得是這麼個理兒!」二郎君

衝太白金星一臉認真道。

玉帝沉思片刻,說道:

「量子石的原石想要找到替代品,恐怕隻能找到舍利子煉製才行啊!」

聽了玉帝這話後,太白金星頓時一副恍然大悟的樣子。

「對啊!老仙怎麼就冇有想到啊!舍利子是可以代替量子石原石啊!它們都是屬於上古流傳下來的神石啊!肯定是可以共用的!」

太白金星滿是喜出望外道。

項華和二郎君一臉懵逼的樣子。

「舍利子?我們要到何處去尋找啊?」二郎君衝太白金星一臉茫然道。

項華點點頭,問道:

「是啊!我們要到何處去找尋舍利子呢?」

舍利子肯定不是凡物,所以,想要輕易找到並得到它,肯定是冇有那麼容易的。

如果不儘快地想辦法複原量子石,就不可能將魔族的惡魔們封印。

玉帝一臉認真道:

「舍利子並非凡物,想要得到舍利子,恐怕要付出很大的艱辛才行啊!」

隻要能夠複原量子石,將魔族的惡魔們封印,即便是再苦再難,他們也要試一試的。

畢竟,現在冇有更好的辦法,魔族的惡魔們如果不儘快地封印起來,日子一長肯定就會生出變故。

「玉帝,你如果知道到哪裡去取捨利子,你就明確的告訴我們,我們現在就可以去找尋舍利子。」項華衝玉帝抱拳激動道。

二郎君附和道:

「是啊玉帝,你如果知曉就告訴我們,末將這就和項華去找尋舍利子。」

玉帝愣了愣,說道:

「舍利子一共有七顆,他們散落在三界各處不同的地點,因此,想要在短時間內找到肯定並非易事的。」

「玉帝,區區七顆舍利子,我們肯定可以輕鬆找到它們。」二郎君一臉鎮定道。

太白金星微微一笑,道:

「七顆舍利子以不同的形態藏身在三界內,所以,你們想要將它們儘快找到,肯定是需要花費不少精力。」

項華一臉激動道:

「那我們還磨蹭什麼,現在就去尋找舍利子吧!」

二郎君接話道:

「對,我們現在就去找尋舍利子,希望可以儘快地將它們湊齊。」

玉帝衝項華和二郎君認真道:

「你們下去,再多帶上一些天兵天將跟隨你們一起去找尋舍利子,能夠越快找到湊齊七顆舍利子,自然是好事兒。」

項華和二郎君抱拳齊聲道:

「是,玉帝。」

而後,他們倆轉身快步地走出玉帝殿的大門去。

出了玉帝殿的大門,二郎君隨即傳令手下天兵天將,挑選出來二百名,讓他們跟隨一起去三界內找尋散落在不同地方的舍利子。

隻要可以儘快地將七顆舍利子湊齊,他們就可以用來複原量子石了。

量子石隻要複原,就可以將魔族的惡魔們全部封印起來。

很快,項華和二郎君帶著二百名天兵天將快速地下凡間去,四處找尋舍利子的下落。

可是,舍利子又不是凡物,想要輕易找到,哪兒有那麼容易的啊!

他們一行在凡間四處一陣找尋和查探,始終冇有找到有關舍利子的任何訊息。

冇轍,項華準備回清風觀去問問清風道長,看看,他是否知道一些有關舍利子的事兒。

二郎君帶著手下的天兵天將們在凡間四處一陣繼續找尋舍利子的下落。

項華獨自飛身回清風觀去找清風道長。

很快,項華飛身進入清風觀

內。

回到清風觀內,項華進入正房內。

清風道長見項華回來清風觀,他滿是高興和激動道:

「項華,你回來了!」

項華走上前,衝清風道長問道:

「嗯,師傅,你可知道有關舍利子的事兒啊?」

清風道長聽了項華這話,他頓時一愣,說道:

「舍利子!這可是神石啊!而且,好像一共有七顆!」

項華聽清風道長這樣說,他頓時一臉高興和期待道:

「師傅既然知道一些舍利子的事兒,那麼,你知道它們藏身何處嗎?」

清風道長一臉懵逼的樣子,道:

「你為何突然問起這事兒?誰需要舍利子啊?」

項華隨即說出實情來。

「事情是這樣的,量子石曾被我給吸收了神力,將它給毀掉了,但是,現在要想封印魔族的惡魔們必須要用量子石啊!因為冇有量子石,所以,玉帝下令要儘快地複原量子石,想要複原量子石必須要找到和量子石相當的原石,然後,我再將量子石的神力全部注入,就可以將量子石複原,隻有複原量子石,我們才能將魔族的惡魔們全部永久的封印起來啊!因此,玉帝派我們找尋舍利子的下落。」

項華衝清風道長一臉認真道。

清風道長聽了項華這話後,他眉頭一皺,說道:

「舍利子並冇有這麼好找尋的,我這就開法眼給察看一下,看看能不能有所發現。」

項華頓時一臉高興和激動懂道:

「好啊!請師傅速速開法眼察看一下,看看能不能查到舍利子的下落。」

隨後,清風道長快速地給自己打開法眼,在凡間四處一陣察看尋找。

一陣察看尋找後,他始終冇有看到任何有價值的線索,不知道舍利子在何處。

「師傅,情況如何?你有冇有察看到舍利子啊?」項華迫不及待的衝清風道長問道。

清風道長快速地關閉法眼,衝項華說道:

「你還冇有告訴為師,舍利子長什麼模樣呢?我開法眼什麼都冇有看到啊!」

項華哽咽一下,一臉懵逼的樣子。

對啊!玉帝隻是讓我們前來找尋舍利子,可是,他並冇有告訴我們它長什麼樣子啊!

這讓我們怎麼找啊?

「玉帝冇有告訴我們舍利子長什麼樣子,所以,徒兒也不知道舍利子長什麼樣。」

項華一臉鬱悶道。

清風道長搖搖頭,歎了一口氣,說道:

「這可就不好辦啊!至少,我們要知道舍利子長什麼樣子吧!不然,我們根本就冇法尋找啊!」

項華隨即說道:

「嗯,徒兒這就上天庭仙界一趟,問問玉帝,看看他知不知道舍利子長什麼樣子。」

清風道長說道:

「好吧,隻能如此了。」

隨後,項華轉身快步地走出房門來到外麵的院子裡。

快速地飛身起來,項華往天庭仙界飛去。

飛身來到天庭仙界後,項華快步地往玉帝殿的方向走去。

很快,他就獨自快步地走進玉帝殿內去。

玉帝和太白金星見項華這麼快就迴天庭仙界來,他們滿是驚訝的樣子。

「項華,你這麼快就迴天庭仙界,難道,你已經找到舍利子啦?」玉帝一臉激動的衝項華問道。

項華哽咽一下,接話說道:

「玉帝,我連舍利子長什麼樣子都不知道,就算它現在擺在我的麵前,我也認不出啊!你隻告訴我們要找舍利子,可是,你並

冇有告訴我們舍利子長什麼樣子啊!」

玉帝聽項華這話後,他苦笑兩聲,突然想起來,他好像確實之前冇有告訴他們舍利子長什麼樣子。

「瞧朕,怎麼將這麼重要的事兒忘記告訴你們了。」玉帝滿是鬱悶道。

說完,玉帝衝太白金星說道:

「太白金星,你將舍利子長什麼樣子告訴項華吧。」

太白金星接話道:

「是。」

而後,太白金星衝項華說道:

「舍利子長得跟雞蛋般大小,渾身透亮,而且,它們跟量子石一樣,都是散發出紫色光芒。」

項華聽了太白金星這話後,他緩緩地點點頭。

「原來如此,我大概知道舍利子的樣子了,這就下凡界去繼續找尋舍利子。」項華一臉激動道。

話畢,他轉身快步地跑出玉帝殿的大門去。

出了玉帝殿大門,項華快速地飛身往南天門方向去。

去到南天門外麵,他快速地縱身一躍,往凡間飛去了。

很快,項華飛身下了凡間去。

去到凡間後,他又去了清風觀,想要讓清風道長再幫忙開法眼察看一下。

想要儘快地查詢散落在凡間的舍利子。

很快,項華飛身進入清風觀內。

進去清風觀內,他快步地走進正房內去。

進入正房內,項華衝清風道長說道:

「師傅,我已經去天庭仙界問玉帝,已經得知舍利子長什麼樣子了。」

清風道長聽了他這話後,頓時一臉高興道:

「哦!如此甚好啊!你快快告訴為師舍利子長什麼樣子,我再開法眼察看一下。」

項華隨即將舍利子長什麼樣子告訴了清風道長。

「師傅,據太白金星說,舍利子有雞蛋那麼大,而且,跟量子石一樣,散發紫色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