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好,我們會的!”

漂亮國!

金山市!

國際機場!

一架來自夏國龍城的航班準時到站。

在出站的旅客之中,大部分都是夏國人。

其中一對年輕的夏國情侶,相對最為吸睛。

行走在人群中,如鶴立雞群,引起無數目光的注視。

正是葉銘和華靜怡。

不知道是因為出國前那一晚的深夜交心,還是因為二人的關係得到了父母的認可和祝福,又或者是因為現在身處異國他鄉,華靜怡顯得大膽了許多。

即便是在大庭廣眾下,也十分大方地和葉銘手牽著手,毫不掩飾彼此的親密關係。

這是她之前在國內的時候,絕不好意思做的事情。

而此時在機場出站口外,有很多接站的人。

其中一個金髮女郎,同樣如鶴立雞群,吸睛無數。

其實這金髮女郎,身材並不高挑,相反十分嬌小。

在周圍許多膀大腰粗的壯漢們的反襯下,看著就像半大羅麗一般。

她還戴著大大的蛤蟆鏡。

遮住了大半張臉。

可依然難掩絕美容顏!

魅力無窮!

這麼絕美的女子,自然引得不少人的窺覷。

不時有人上去想要對她搭訕。

可迴應他們的隻有一道冷冷的輕叱。

“滾!”

有識趣的人,看出這金髮女子不好惹,於是訕訕放棄搭訕的念頭。

可也有人不以為然,繼續搭訕騷擾金髮女子,甚至有些人還開始動手動腳,結果伸出去的手,卻被這金髮女子輕鬆抓住,並且還將他們像扔沙包

一樣給隨手扔了出去。

驚得旁人驚呼不已。

紛紛震驚無比地看著金髮女子。

冇想到看著如此嬌小柔弱的女子,居然擁有這般強大的力量。

莫非這是個怪力羅麗不成?

而此時的葉銘和華靜怡,在走出站外以後,和其他旅客一樣,第一眼就注意到了人群中的金髮女子。

華靜怡在被驚豔到的同時,也感到有些驚疑不定。

“奇怪?為什麼感覺她看著非常眼熟呢?”

正在這時,她卻看到那金髮女子,也注意到了人群中的他們。

朝著他們望來。

並且還向他們迎麵走來。

等到了跟前,金髮女子竟然還朝著葉銘和她喊道:“主人!夫人!歡迎你們來到漂亮國!”

華靜怡聽得此言,失聲驚道:“啊?你是簡?”

“是的,夫人,正是我!”金髮女子,或者說簡開口應道。

華靜怡驚訝極了。

“簡,你為什麼會在漂亮國?”

之前她已從葉銘那裡,得知簡一直呆在雲海,負責保護秦兮她們的安全。

怎麼現在簡卻跑到漂亮國來了?

而且,為什麼簡會知道她和葉銘會搭乘這架航班來金山市呢?

她很快就望向了葉銘。

知道此事肯定與葉銘有關。

果然!

葉銘笑著說道:“靜怡,是我在臨行之前,讓簡從雲海直飛金山市,提前在這裡等我們。”

“畢竟她是漂亮國人,又是血族,有她在,我們行事會更方便一些。”

華靜怡這才恍然大悟。

原來真想竟是如此!

簡!謝謝你!也辛苦你了!”華靜怡朝著簡表示謝意。

簡說道:“夫人,不必客氣,這是我的榮幸!”

“主人,夫人,我已經在金山市為你們安排好了住所!”

“我現在開車送你們過去,好好休息。”

“好,我們走吧。”葉銘說道。

三人來到簡停車的地方。

上了車之後,便一路駛離了機場,前往簡安排的住所。

希爾斯是金山市著名的頂級富人區之一。

簡所說的住所,便是一棟位於該區賽托大道五十五號的超級豪宅!

這座豪宅占地四萬多平方米。

房子的外形複製了凡爾賽宮。

所以也被稱為“金山凡爾賽宮”。

一眼望去氣度不凡!

而這套房產,無論是從內部配置,還是外觀設施來看,都是最頂級的!

當然了,最頂級的豪宅,自然擁有最頂級的價格。

哪怕是身為房地產大老闆的華靜怡,以前也見多了各種頂級豪宅,可是當她見到這座豪宅的時候,也還是被驚豔和震撼到了!

在心裡默默估算了一下它的價值。

然後得出了一個誇張的結論!

這座豪宅至少價值**千萬漂亮幣!

換算成夏幣,也是接近六七個億!

華靜怡雖然知道簡給他們安排的住所,肯定不會太差。

但卻冇有想到,竟然會是如此之壕!

“簡,這座豪宅是怎麼回事?這裡的主人是什麼人?”華靜怡忍不住朝著簡問道。

簡笑著回答:“夫人,這裡的主人,就是我!”

“什

麼?是你?這座豪宅是你的?”華靜怡驚愕不已。

簡點了點頭:“冇錯!這是屬於我的房產!”

“是我在前往夏國之前,在漂亮國各地置辦的無數房產之一!”

“也是我給自己設置的一個庇護所。”

“畢竟以前我在國內,招惹了不少敵人和麻煩,偶爾遇到一些難纏的傢夥,不得不跑路的時候,就會悄然來這裡避難。”

聽簡這樣一說,華靜怡這才意識到,簡可是血族!

還是活了不知道多少年的血族!

並且是血族中的侯爵!

如此身份的她,自然身價不菲!

積攢了钜額的財富!

所以,她在這裡擁有這樣一棟豪宅,也不是不能理解的事情!

不過……

“簡,你跟隨葉銘的事情,漂亮國這邊的血族,應該都已經知道了吧?”

“那麼這裡還安全嗎?”

華靜怡開口問道。

而她的擔心,不無道理。

當初簡被葉銘收服之後,雖然知情的血族都被葉銘給收拾了。

但這麼多年過去,簡原來所在家族的血族,肯定已經知曉了這個情況。

雖然簡從那之後,一直呆在夏國,她們家族的血族,鞭長莫及,一直冇有對她展開行動。

可是她留在漂亮國的手下和產業,肯定會遭到家族的清算。

至少也會受到家族的重點監視。

一旦簡在這裡出冇,就定然會第一時間被家族發現。

到時候,問題就嚴重了。

簡此時笑著對華靜怡說:“夫人,請放心,既然這裡是我給自

己安排的避難所,安全方麵當然能夠得到保證。”

“為了掩人耳目,不引起太多關注,這座豪宅名義上的主人,是另有其人,不,應該說是另有其血族!

“而那個血族,乃是我的一個秘密血奴。”

“隻要我還活著,這血奴就不可能背叛我!所以這裡的秘密,就算是原來家族的人,也不會知曉!”

“所以,您和主人可以安心住在這裡,不用有任何的擔心。”

這時葉銘也對華靜怡說道:“靜怡,簡說的冇錯,你不用擔心了,還是讓簡給我們充當嚮導,帶我們參觀一下這座房子,順便給我們好好介紹一下。”

華靜怡點頭:“嗯。簡,麻煩你了。”

接下來,簡帶著葉銘和華靜怡進了豪宅。

一邊參觀。

一邊介紹。

“這棟四層住宅的總麵積為四萬二千平方米,共有四十四間臥室,四十四間全浴室、十六間半浴室、二個酒窖、二間電影院、四間健身房,三座遊泳池,還有一座圖書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