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是?」

季老夫人眯起了雙眼打量眼前的老和尚,竟然覺得眼前的老和尚有些許的眼熟。

「阿彌陀佛!貧僧了悟!」

老和尚自報了法號,季老夫人雙眼猛地睜大,「了悟大師!」

季老夫人喊出了悟大師之後,驚奇的道,「您竟然還活著?」

了悟:「……」

霍星兒眉頭微皺。

季家兄弟們:「娘!您彆忘了他要歲歲拜進佛門!」

這是提醒自己老孃,您老可千萬彆敘舊啊,這是要你外孫女剃光頭當尼姑的人呐!

季老夫人抬了抬手,把他們壓了下去,驚奇的看著眼前的老和尚道。

「三十年前,我還是一個黃毛丫頭,大師便已然是這般模樣!

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大師竟然還是這般模樣,我怎的瞧著您比起三十年前還要仙風道骨了啊!」

了悟和尚雙手合十宣了聲佛:「阿彌陀佛!施主福源深厚,將來必定有實福報!」

季老夫人嗬的笑了一聲,「您都要把我外孫女給弄去當徒弟了,我這哪兒來的福報啊?」

了悟:「阿彌陀佛,施主,這位小施主和老衲有一分師徒緣,她在佛法上有著至高無上的天賦,她若是能皈依我佛,將來必有大造化!」

「我家歲歲不需要你的大造化,這樣的大造化大師還是留給您自己吧!」

季友之上前一步嗆了一句。

「施主,這位小施主不管你們是否同意她皈依我佛,她都是我佛門弟子。

為了天下計,從今日起,這位小施主她不能離開我棲霞寺!」

老和尚見季家人態度強硬,他不能憑藉一己之力說服季家人讓這孩子皈依佛門,所以他立馬就拋出了一個為天百姓的理由,打算強行將眼前的孩子給留下!

「為天下計,大師真是給我們季家扣了好大的一頂帽子,您可知這孩子是大韓皇室的長公主,您讓一個公主剔了光頭皈依佛門,讓天下人看皇室的笑話,大師您覺得陛下和太後會同意嗎?」

季友澤並不像季友之那樣是個武夫脾氣,他是舉人,更是陛下身邊的伴讀,雖不在官場任職,卻暗搓搓看了多少的腥風血雨朝堂鬥爭!

他這話一說出來,了悟那原本一副世外高人,波瀾不驚的臉就及不可擦的蹙了蹙。

「她長公主?」

「冇錯,歲歲雖然是我們季家的孩子,可她還是大韓皇室的公主!封號‘昌榮順和,,了悟大師,此事我建議您還是再考慮考慮!」

「昌榮順和?那便是陛下希望這位小施主為大韓帶來繁榮昌盛,老衲說得可對?」

了悟是大師接了季友澤的話。

季友澤點了點頭,「自然,陛下對公主抱有如此高的期望,自然是希望她能為大韓帶來福運的。」

當然,她本就是有著大富運在身的人。

「哪公主就更不能離開我棲霞寺了。」

「你說什麼?」

季家人齊齊變了臉色,其中就包括一項麵無表情的季友澤!

「大師想挑釁皇室?」

季友澤的聲音都沉了幾分。

「阿彌陀佛!非也,施主可知,公主天資卓絕,已然領悟天地奧義,她有召喚萬物之能,言人生死之禍福的能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