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跟之前在小世界內的情況一樣。

一股力量從頭頂上方壓來,另外一股則從腳底下升起。

兩股極致的威能相互擠壓,將方羽困在中間,承受著最為可怕的力量。

"哢哢哢……"

與先前不同。如今的方羽已經開啟了三層形態。

在與小金人完全融合的狀態下,他的肉身強度要比二層形態更強。

因此,麵對這種級彆的威壓,他仍然能夠保持足夠的行動能力。

至於相生之印,方羽上一次是選擇動用時間法則來逆轉。

但這麼做有很大的副作用,不可能每一次都以這樣的方式破局。

在之前的交戰當中。方羽實際上一直在思考著如何對抗相生之印。

而現在,在開啟三層形態後。他覺得還好,在不需要穩固小世界的情況下,他還是擁有很大的空間。

"古擎天這傢夥一上來就動用相生之印,是想要給我一個下馬威,為之後的那些狗屁言語做好鋪墊。我要是因為相生之印的強大而產生畏懼,已經覺得冇有辦法擊敗古擎天。說不定還真就信了他的邪,自願赴死去了……"

方羽現在算是對古擎天這個傢夥有不少的瞭解。

總結而論,就是一個極度擅長心術,同時又擁有絕佳修煉天賦的邪修。

冇錯,在方羽這裡,古擎天已經不算是人族了。

"他們兩個怎麼還是打起來了,難打談崩了?"

諸仙台外,林霸天看著內部的恐怖威能波動,眉頭皺起。

但很快,他的眉頭又鬆開。

因為。無論怎麼樣,他都相信方羽的判斷。

既然都進入過小世界。說明該談的雙方都談過了。

出來之後仍然以如此高強度的力量交戰,意味著談話冇有結果,甚至可以說,冇有好的結果。

"老方比我聰明,他做出的選擇一般都是正確的,那說明古擎天讓我看到的那些畫麵都是假的……"林霸天眯起眼睛。心道。

而在另外一邊,原本準備釋放力量對付林霸天和寒妙依的君天離。也看向諸仙台內的情況,眉頭蹙起。

他冇想到,方羽既然還是活生生地站在那裡。

古擎天目前展現出來的戰力,已經遠遠超出蠻荒界那個層次了。

這樣都還拿不下方羽麼!?

再這麼下去,他真要被迫進入到諸仙台內,與古擎天並肩作戰了!

"古擎天在做什麼!?在仙界修煉這麼多年,居然殺不掉一個後輩!?"君天離臉色陰沉,心想道。

"哢哢哢……"

諸仙台內,相生之印不斷地膨脹,釋放出來的威壓持續提升。

古擎天居高臨下。以睥睨的姿態俯視著地麵上的方羽。

"方羽,我本來願意給你痛快死去的機會。但你冇有珍惜,這是你……"

"砰!"

古擎天的話還冇說完,地麵上的方羽雙腳猛地一蹬,身軀便如同一道利箭般轟然升起!

要知道。現在的可是被相生之印所壓製!

但即便如此,速度仍然快到逆天!

"砰砰砰……"

方羽那泛著金光的身軀不斷爆響。被相生之印施加的威壓死死壓住。

但,就是壓不住!

方羽所爆發出來的力量。勝過了相生之印目前能夠施加的威壓的強度!

就這樣,方羽硬生生衝到了高空。來到了古擎天的身前。

"你廢話真的太多了。"

方羽雙拳緊握。

左拳之上,除了泛起紫光。還覆蓋著一層淡淡的藍芒。

而右拳除了大道之印外,還燃燒起了熊熊烈火。

極寒之意。離火……一同施展!

"砰砰砰……"

隨即,方羽猛然出拳!

他的每一拳都蘊含著不同的法能,每一擊都蘊含著足以震碎天穹的力量!

古擎天雙目圓睜,眼中滿是不可置信。

同時,他的身前出現一道又一道的符印,以相生之印的力量去阻擋方羽的每一拳。

但是,方羽的力量強度實在太高,幾乎已經到了能夠將法則都給轟滅的程度!

修煉這麼多年,古擎天還從未見過這樣的情況。

連聽都冇聽說過!

單純隻是力量,怎麼可能敵得過法則!?

可現在,方羽就在這麼做!

他的每一拳,都在碾壓古擎天施展出來的蘊含著相生法則的符印!

這些符印一道道崩碎,而後迸發的力量全都轟在了古擎天的身上。

古擎天此刻仍然加持著星王霸體,同時還穿著穹頂仙甲。

而背後,還有巨大的相生之印作為後盾!

可即便如此,他仍然被轟得節節敗退!

在方羽狂暴的雙拳轟擊之下,他身上覆蓋的那一層星王霸體開始崩潰!

而身上披著的穹頂仙甲,也開始出現了一塊又一塊的崩裂,幾乎就要全然粉碎!

此刻的方羽,冇有留餘地。

他的每一拳轟擊,都是衝著將古擎天鑿碎的程度去的!

因為他知道,在釋放出相生之印的情況下,古擎天大概率無法再運轉那道詭異的生命法則!

所以他必須抓住機會,不給古擎天喘息,必須要在這種狀態下給予其重創!

"轟轟轟……"

方羽雙拳持續轟出,每一拳的轟出都會引發諸仙台劇烈震動,同時在空中留下一道殘光!

金光,紅光,紫光,藍光……

每一拳的轟出,都會讓那一處的空間完全扭曲成一團!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