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孫寧明的臉色也有一些不好,就這樣緊緊的盯著帝辛。

王上和王後的眉頭皺了起來,他們兩個對視了一眼之後就注視著顧湘湘。

“湘湘,這兩位是誰呀?”

“這兩位是我的朋友,這個人的名字叫做帝辛。”

旁邊的那個就不用介紹了,畢竟大家都能夠看出來他是一個八腳蜥蜴。

王上和王後這才點了點頭,他們兩個的眼中帶著一抹笑意看著帝辛。

“原來是帝辛先生你好。”

帝辛對他們兩個也是比較有禮貌的。

“二位好。”

“父皇母後,這次我回來就是為瞭解除跟孫寧明的婚約的。”

顧湘湘把目光放在了孫寧明的身上。

孫寧明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他也在這時站起身子朝著顧湘湘彎了一下。

“公主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畢竟咱們兩個馬上就要到了婚期了,現在解除婚約肯定是不太合適的。”

王上和王後也是歎了一口氣。

“湘湘啊,你就不要再胡鬨了。”

顧湘湘卻直接搖了搖頭,就這樣注視著孫寧明。

“彆以為我不知道你做的那些事情,雖然說表麵上你確實要跟我們和解,甚至還說要讓你的那些巫師全部都金盆洗手,可是這一次我出去了幾天,發現你手底下的那些人正在不停的害人。”

“而且我這邊還有著一個證人,他說你聚集了很多的巫師,準備直接把我們的皇室給拿下,並且把破魔劍給搶走!”

孫寧明聽到這話臉色就變得難看了起來,他也在這時深吸了一口氣,又換上了笑容看著顧湘湘說道。

“公主,我覺得咱們兩個之間一定是有什麼誤會的,你是不是被誰給蠱惑了才能夠說出這種話?”

孫寧明又注視著帝辛和八腳蜥蜴,他眼中的意味非常的明顯。

帝辛冇想到這孫寧明還挺會轉移話題的,所以帝辛就轉過頭看了一下旁邊的王上和王後。

王上和王後的眼中也正帶著疑惑的表情,他們似乎是在考慮到底要怎麼樣才能夠處理好這件事情。

帝辛跟他們兩個說道。

“王上王後,雖然我知道你們兩個想要讓顧湘湘幸福快樂的生活下去,也想要讓你們魔族和平,可是有些時候並不是你們想和平就能更和平的。”

王上和王後正準備說什麼,孫寧明就直接打斷了他們兩個。

“我之前從來都冇有在魔族見過你這個小子,你這小子又是什麼人?要說真的想要把破魔劍的人給搶走,應該是你這個小子吧?”

孫寧明就這樣打量著帝辛。

帝辛冷笑了一聲,他冇想到孫寧明竟然會這麼說,所有帝辛就這樣定定的看著他。

“不管怎麼樣我跟顧湘湘是好朋友,我肯定是不會做出對魔族不利的事情的,可是某人就不一定了,畢竟某人之前跟魔族就有一定的仇怨,現在又怎麼可能會跟魔族的人和好呢?”

帝辛又轉過頭看了一下王上和王後。

王上和王後沉默了下來,他們之前肯定也是考慮過帝辛所說的這些事情的,所以他們一直都在猶豫要不要跟孫寧明和解。

可是孫寧明卻同意要跟他們簽訂契約,所以他們纔會心軟,想要跟孫寧明聯姻。

但若是孫寧明真的為了破魔劍而來的,他們肯定是不能就這樣屈服於孫寧明的。

孫寧明的臉色變得難看了起來,他好不容易纔跟王上和王後拉近關係,肯定是不想就這樣讓帝辛給破壞掉的。

“彆在這裡說這些,挑撥離間的話,我從來都冇有做過那種事情。”

孫寧明眯了眯眼睛看著帝辛,帝辛冷笑了一聲就點了點頭。

“沒關係,我們這邊是有著一個證人的,就算你不願意承認也冇什麼。”

搖了搖頭之後,帝辛就又轉過頭注視著王上和王後。

“不知道王上和王後是否願意看一下這個證人呢?”

王上和王後沉默了一下,就轉過頭看了一下孫寧明,孫寧明則是直接說道。

“王上王後怎麼說這段時間我也跟你們相處了幾天了,難道你們兩個還不瞭解我的為人嗎?我確實是真心想要跟你們聯姻的。”

“寧明,既然帝辛都已經說了,他把那個證人給帶過來了,那咱們就算見一見也冇什麼大不了的,至少這樣也算是給你一個清白了,你覺得如何?”

孫寧明的心底冷哼了一聲,他又怎麼可能會不知道這兩個老狐狸到底在想什麼呢,不過他覺得就算見一見也冇什麼大不了的,畢竟他們這些巫師身體裡麵的血脈都有一點點的相連。

這個也是那些外人不知道的,他隻要用他的血脈來控製那個大巫師,大巫師就不可能說出什麼危害他的話。

帝辛冇有再多想了,隻是把大巫師給拿了出來放在了地上。

接著帝辛就凝聚了力量注入到了大巫師的身上,大巫師也慢慢的甦醒了過來眼中帶著迷茫的表情。

“我這是在哪裡?”

大巫師說這話的時候眉頭緊緊的皺著,他注意到了帝辛之後,就瞪大了眼睛趕緊跟帝辛說著。

“帝辛先生,我求求你放過我吧。”

帝辛的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

“隻要你說出之前孫寧明讓你做什麼,我就會直接放過你。”

大巫師愣了一下之後,這才轉過頭把目光放在了周圍,見到了王上和王後以及孫寧明之後,大巫師就直接愣在了原地。

“你到底說不說?”

說著這句話,帝辛就直接催動了大巫師身體裡麵的那個丹藥的力量,丹藥的力量也在這,是開始啃噬大巫師的心脈。

大巫師瞪大了眼睛就趕緊跪在了地上。

“我說我說。”

不遠處的孫寧明臉色立刻冷了下來,他的拳頭也緊緊的握著,接著他就會多長時間,大巫師的臉色就變得非常的紅。

他就像是被人給扼住了脖子一樣,躺在了地上不停的打滾,見到這一幕帝辛就直接愣住了,隨後帝辛就轉過頭,瞪著孫寧明。

“你到底做了什麼?”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