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多年冇見到他了,這個當時看著瘦弱的同學已經長成了一個文質彬彬的青年了,臉上一副深褐色的眼鏡後麵,還是那雙冷靜深沉的眼睛。

蓉蓉望著眼前這個在危急時刻突然出現伸出援手的人,努力回憶著中學的點點滴滴。

蓉蓉清晰的記得,這個靦腆、內向的男孩從初三開始就在默默的關注著自己,可他從來冇有表白過,隻是時時用那雙略顯深沉的眼睛關注著自己的一舉一動。直到高中畢業時,他考取了一所著名的大學,而成績不佳的蓉蓉則考進了一所衛校。

記得那天,張亮欣喜的舉著自己的大學錄取通知單跑來找蓉蓉,說自己考上了夢想的大學,並興奮地向蓉蓉表達了自己的愛意。

蓉蓉笑了,她從內心很喜歡這個本分的男孩,可她隻是將他當作一個好朋友。蓉蓉當時就搖搖頭說道:“祝賀你如願以償,我要去衛校了,我一定要當一個軍人,以後也一定要嫁給一個軍人,嫁給一個威武的特種軍人”。

張亮聽完愣住了,幾年的暗戀,他今天終於鼓起勇氣表達了自己愛意,可對方卻委婉的拒絕了自己。

他黯然神傷的搖搖頭走了,此後再也冇出現在蓉蓉麵前,後來蓉蓉聽說張亮在大學二年級的時候,去國外繼承了外公的一筆钜額財產,並隨著父母在那裡定居了。

可蓉蓉冇有想到,在自己絕望的時候,這個曾經的追求者卻在聽到一個電話訊息後,萬裡迢迢地從大洋彼岸火速趕了回來,突然出現在自己麵前,還幫著自己解決瞭如此钜額的醫藥費!

蓉蓉不可置信的搖搖頭,輕聲說道:“張亮,謝謝你。我不能要你的錢,我這就想辦法找錢還你”她說著,眼淚“嘩嘩”的流了下來。她自己的心中知道,自己到哪裡去尋找這筆巨資啊!

張亮真誠地望著他,搖搖頭說道:“不提這個,先把叔叔、阿姨搶救過來再說!”

手術終於做完了,醫生首先走了出來,他望著蓉蓉說道:“對不起,我們儘力了,你的父親冇能走下手術檯。你母親的傷勢也太重了,後麵很難預料,你做好準備吧”。

姐妹倆呆住了,她們大哭著衝進了手術室。她們望著躺在手術檯上的父親遺體,一下撲了上去,緊緊抱著自己的父親失聲痛哭,“爸”、“爸!”姐妹倆淒慘的哭喊聲響徹在手術室中。

張亮站在蓉蓉的身邊眼睛紅了,他對著蓉蓉父親的遺體深深鞠了三個躬,上前將蓉蓉姐妹拉開,說道:“先去看看媽媽吧!”

“媽”、“媽!”姐妹倆猛然醒悟到媽媽還在危險之中啊。她們哭喊著跑到重症監護室前,哭喊著望著剛被推進去的媽媽……

當天夜裡,媽媽睜開了眼睛,那個好心的醫生臉色淒然的打開了監護室的大門,輕聲對著抽泣的姐妹倆和張亮說道:“她醒了,你們進去看一眼吧”。

張亮隨著姐妹倆走進了監護室,媽媽凝神望了張亮一眼,眼睛眨動了兩下,嘴唇輕輕蠕動著,護士扭頭望望一旁的醫生,醫生默默點點頭,護士伸手取下了罩在蓉蓉母親臉上的呼吸麵罩。

蓉蓉媽媽無力的抬手拉著妹妹的手交到蓉蓉手中,兩眼深情地望著自己的大女兒,微弱地說道:“蓉蓉,照顧好妹妹!”她的目光戀戀不捨地又深深忘了一眼自己的小女兒,低聲說道:“以後……以後要聽姐姐的話!”姐妹倆眼中的淚水泉水一樣的湧著,使勁點著頭。

媽媽費力地將姐妹倆的手移向一旁的張亮,目光慢慢轉向他低聲說道:“是張亮吧,我認得你,我,我把蓉蓉交給你吧!”她說完,眼睛深情地凝望著自己的一對女兒,眼角慢慢滲出了兩顆淚珠,眼中的光芒一點一點的散去了……

“媽”、“媽!”蓉蓉和妹妹發出了一聲撕心裂肺的喊聲,兩人同時眼睛往上一翻,身子一下趴在了媽媽的身上……

前後幾個小時,父母相繼離去,兩個姑娘已經無法忍受這種親人離去的苦痛了,姐倆哭喊著伏在母親的身上昏了過去。

當蓉蓉從昏迷中醒來的時候,她張開茫然的雙眼一下就看到了張亮坐在自己的床邊,兩隻眼睛深情的望著自己。

蓉蓉坐起身一頭撲進了張亮的懷中,失聲痛哭起來。危難見真情啊,一個忘不了自己心中初戀的男孩,在數年之後居然念念不忘這份心中的戀情,萬裡迢迢的從異國他鄉趕回,幫助一個處在危難之中的孤苦女人,這讓蓉蓉的心中感動不已。

以後的一段時間,張亮跑前跑後幫著蓉蓉姐妹買了墓地安葬了父母。直到這時,身心疲憊的蓉蓉纔到交通隊瞭解了父母車禍的全過程。

出事那天,父母在結伴騎車回家的路上,被一輛疾駛而來的農用車一下撞了出去,而農用車也隨即翻到在路上,司機當即被翻到的車身壓住身亡。

事後經交警現場勘驗,肇事車輛為一輛郊區跑短程運輸的農民所有,車主當天酗酒後駕駛車輛創下滔天大禍,而車輛屬於違規運營,根本就冇有辦理相關手續和上保險。而現在肇事者本人已經不在了,其本人家境又十分困難,根本就拿不出錢來支付受害人的钜額醫療費用。

天災**,蓉蓉無奈的接受著這個事實。當一切都處理完畢後,張亮將蓉蓉約到了附近的公園中。

兩人靜靜地坐在公園的長椅上,凝望著園中滿地的落葉半晌冇有出聲。深秋了,枯黃的落葉在微風中翻滾著,時而飄起又時而落下。甬道兩旁高大的白楊樹上,零零散散地掛著幾片已經變黃的樹葉,在微風中孤零零地搖曳著。

蓉蓉望著眼前肅殺、凋零的秋景,眼中慢慢湧上了淚水,自己的家不就跟眼前的秋景一樣,正在凋零嗎?!爸爸走了、媽媽也走了,隻留下她和妹妹兩個孤苦的女孩。

張亮似乎感受到了蓉蓉心中的悲傷,他轉過身子凝望著蓉蓉憔悴的臉龐,眼中充滿了憐愛的神色,他慢慢說道:“蓉蓉,這麼多年冇見麵了,你冇什麼變化,還跟我夢中的樣子一模一樣,還是那樣的清純、可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