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閒的出手實在是太快,黃庭風連反應都冇反應過來,隻覺得脖子一疼,而後整個人就被提到了半空中!

“你……放開我,敢……動我,我殺你全家!”

黃庭風呼吸困難,臉色漲的通紅,艱難的喊道。

“哦?”

江閒眼眸冰冷,右手一巴掌就直接甩在黃庭風的臉上!

“我動你了,然後呢,你能怎麼辦?”

江閒笑道。

“混賬,小子,趕緊放開我們黃總,不然老子要你好看!”

“冇錯,識相點趕緊放開黃總,我們可以不再砸你的公司,否則,今天你這棟樓都得重新裝修!”

黃庭風帶來的幾個人神色凶狠,手裡拿著武器,圍著江閒,他們很想衝上來,但因為黃庭風現在被江閒捏著脖子,有些投鼠忌器。

“要我好看是嗎?”

江閒淡淡一笑,一拳打向黃庭風的鼻子!

哢嚓!

頓時,一道骨裂聲響起,黃庭風的酒糟鼻立馬流出鮮血,鼻梁骨在江閒的這一拳下,被硬生生的打骨折!

鼻梁骨被打斷,黃庭風頓時覺得腦門嗡嗡作響,惡性感泛上心頭,眼冒金星。

“我的鼻子,你敢傷我,小子,你等著,今天老子一定要廢了你,還有你身後的女人,老子會讓幾十個人一起玩她!”

黃庭風眼神怨毒,瘋狂的喊道。

他的心裡,對江閒的仇恨值已經拉滿!

“還敢威脅我?”

江閒冷冷一笑,又是一巴掌甩在黃庭風的臉上,直接把他的臉給抽的變形,牙齒混著鮮血,飛落一邊!

“剛纔你打砸我的公司,現在輪到我了。”

江閒抓住黃庭風的手,繼續道:“汙言穢語侮辱我的女伴,該罰!”

哢嚓!

江閒直接扳斷黃庭風的一根手指,森白的骨頭立馬從血肉中戳了出來,看上去極為滲人,黃庭風也爆發出猛烈的慘叫!

十指連心,隻有黃庭風知道這有多痛!

“打砸我的公司,該罰!”

江閒又出手,再度扳斷黃庭風的手指!

“冇事過來找事,擾了我的好心情,該懲!”

又是一聲脆響,黃庭風已經斷了三根手指!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打你我也疼,你得賠償!”

這話說完,江閒又扳斷黃庭風的第四根手指!

黃庭風已經疼的死去活來,臉色煞白,額頭上都冒出了豆大的汗珠,見到江閒沉思冇有再動手,他心裡倒是鬆了一口氣,想道:“還好,保住了一根手指頭。”

不過,下一刻,江閒彷彿是洞悉了他的想法,嘴角微微劃過一抹輕笑。

“都斷了四根了,留下一根好像不太美觀啊,要不我再幫你一下吧。”

馬德,我不要你幫啊!

黃庭風臉色一寒,剛想拒絕,一股鑽心的疼痛再度傳來,他右手五根手指頭,儘數被江閒折斷!

這一刻,他已經疼的渾身抽搐,連一句完整的話都講不出來了。

“小子,你就這點本事,有本事和我動手啊,老子打的你連你家人都認不出來!”

“冇錯,你放開黃總,看老子弄不弄死你!”

黃庭風的幾個小弟倒也還算忠心,此刻在一旁臉色焦急的大吼,但卻不敢上前,畢竟黃庭風還在江閒手裡。

“冇想到還有人等著捱打。”

江閒冷冷一笑,繼續道:“也好,你們剛纔打砸我的公司,這筆賬我現在和你們算算!”

說完,江閒便一把甩開黃庭風,彷彿像是在丟垃圾一般!

“黃總,您怎麼樣,冇事吧?”

小弟們一窩蜂的趕緊扶起黃庭風,關心的問道。

“冇事,這點痛,我能忍,你們趕緊動手,要把這小子全身骨頭都給我砸碎了,解決完他,再把這女人帶走,老子要折磨她一晚上!”

黃庭風坐在地上,大口喘著粗氣,臉色發白,但眼神卻極為怨毒!

聽到他的命令,黃庭風的小弟便慢慢圍向江閒,眼神凶狠!

江閒眼神毫無懼色,隻是轉頭朝著已經嚇壞的張子明道:“張經理,讓保安過來,保護下葉小姐,她若是出事,你和所有保安,下場會比黃庭風更慘!”

“是是是。”

張子明連忙點頭,趕緊安排幾個保安去保護葉菲雨。

這些保安剛纔就在不遠處完整的看到了江閒是如何折磨黃庭風的,早已被這樣的老闆給嚇到了,哪裡還敢有半點疏忽,將葉菲雨保護的冇有絲毫漏洞。

“小閒,你要小心啊。”

葉菲雨見江閒在這個時候還能顧及自己的安危,心裡甜滋滋的,但也有些擔心。

雖然她之前見識過江閒的戰鬥能力,但今天黃庭風帶來的人很多,她不知道江閒能不能搞定。

“放心,我也隻是手癢了,拿他們熱熱身而已。”

江閒朝著葉菲雨擺擺手,而後看向黃庭風的這群小弟,冷笑道:“彆浪費時間,你們一起上吧!”

“動手!”

領頭的小弟大吼一聲,而後便帶著一群人瘋狂的衝向江閒,他們手裡都抄著傢夥,直接砸向江閒,根本不管是不是要害部位!

江閒見狀,眼眸冰冷,微微運轉一絲內力,不進反退,直接撞向這群人!

而後便是火力全開,一腳一拳,氣勢淩厲,力道十足!

砰砰砰!

拳拳到肉的聲音響起!

江閒每出一拳,便直接擊倒一人,每踹一腳,就踢飛一人!

短短幾分鐘時間,黃庭風的這群小弟便全部倒在地上,骨折的骨折,昏迷的昏迷!

這宛如戰神般的畫麵,讓張子明等一眾人紛紛張大了嘴巴,眼神裡帶著不可置信!

他們哪裡想得到,自己的老闆居然這麼能打!

不光是他們,即便是見慣江湖風雨的黃庭風,此刻也是臉頰抽搐,眼神裡帶著濃濃的忌憚和驚懼!

做地產的,或多或少都和江湖有關,他也見過能打,但先江閒這種把一群人當成豬來打的,他還是頭一次見!

這一刻,他心裡有些後悔,今天冇帶太多人過來!

“黃老闆,你帶來的人不行啊,還有嗎?”

江閒走到黃庭風身邊,笑眯眯的問道。

“小子,你特麼的彆猖狂!”

黃庭風心裡驚懼,但麵上卻依舊色厲內荏的吼道。

江閒也不理會他,直接拿起剛纔那些小弟掉在地上的短刃,看著黃庭風冷笑道:“剛纔你讓你的小弟打斷我腿是吧,那我禮尚往來,就先廢你兩條腿吧!”

“你等會,小子,今天我人帶的少,即便你贏了,老子也不服,隻要你今天不敢殺我,老子就天天找機會報複你,還有你身邊的人!”

說到這,黃庭風示弱了一些,咬著牙道;“但你若是敢讓我喊人,如果我還是輸了,今天我就自斷雙腿,保證以後不再來找你麻煩,如何?”

“嘖嘖,行啊,我給你機會喊人!”

江閒聞言,沉思片刻,便冷笑著答應下來!

“但若是今後你還鬨事,我滅你全族!”

江閒說完,便將手裡的短刃直接紮在黃庭風坐著的椅子上!

刀風劃過,黃庭風嚇得有些膽寒,但還是不爽,拿起手機,開始搖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