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雲喬頓時一驚,慕容清穆!

“嗬嗬,的確有這打算。”沈雲喬扯起嘴角好生尷尬。

該死,怎麼有種當人麵掘人墳墓的既視感?

“用什麼?”他問。

沈雲喬四下看了看,指了下樹枝。

是的她的確是這麼打算的,要是她想從安家帶出鐵鍬的話,她也就出不來了。

“麻煩。”慕容清穆說著,推開她,直接用手把自己的?墓碑給拽下來了,隨意往一旁一丟,然後直接用他那隻鐵手調動內力,倏忽間墳丘上就出現了一個大坑。

一副小小的棺材現於眼前。

沈雲喬走上前,這一刻她覺得開不開這副棺材其實同自己無關,而是同自己身旁之人有關。

“你為什麼要來?”慕容清穆盯著棺材問。

有一瞬間沈雲喬甚至不知道他是在問自己、還是在問那副棺材。

“哦,好奇。”沈雲喬說。

“為什麼好奇?”他又問。

沈雲喬心想,你天天追著我又要報仇又要殺我老公,對這麼個大仇人我能不好奇嗎?

但她冇回答慕容清穆,因為很顯然,在慕容清穆來到這裡的那一刻起,她就已經處於劣勢了。

她現在有兩個任務要做:一,既然已經挖墳了那麼一定要確認一下這裡有冇有屍體;二,確認之後怎麼在慕容清穆的一雙鬼手之下逃之夭夭!

她用了點內力去掀棺材蓋。

忽然又被人一把推開!

一隻鐵手出現在她麵前,輕輕一動那棺材蓋便飛落在一旁!

“餵你小點聲!”沈雲喬聽著棺材蓋砸在地上的聲音生怕他把人守陵人招來!

慕容清穆看了她一眼,原本陰沉的眼中有一瞬情意閃過,但轉瞬消失不見。

沈雲喬忙收了聲,也冇有多理他,上前去看棺材裡的情況……

一看之下她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裡麵,什麼也冇有!

哦不對,不是什麼也冇有,而是有抓痕!帶血的抓痕!

她忽然反應過來,立刻轉頭去看躺在地上的棺材蓋。

被慕容清穆那麼一扔,它剛好翻了過來。

沈雲喬清楚地看到,那棺材上麵滿是抓痕,觸目驚心!

“這是……”她應該能猜到當時在棺材裡都發生了什麼!

被封進棺材的小穆雲清冇有死!

他在棺材中醒來,然後……

可,他的屍體呢?

她看嚮慕容清穆:“你、逃出來了?”

“不,我死了”,慕容清穆狠狠盯著那帶血的棺材,他那雙陰鷙的眼中彷彿也滲出了一樣的血,“但是蒼天庇佑,當我再次睜開眼睛時,我發現我去到了另一個時代。”

“我被萬人窟的管事撿了回去,管事姓慕容,給我取名慕容清穆。後來管事被人奪位,死了,我卻憑藉自己的能力得以活了下來,之後便遇見了你。”

沈雲喬聽得如同一個鬼故事,如果她自己冇有穿越過來的話,她是萬萬不會相信的。

可現在,她信!

“可是,你……又是怎麼變成這個時代的慕容清穆的?”沈雲喬問。

“這我也不知,就像我並不知道自己為何會出現在現代。我隻知道我死後,再清醒過來,便是在古燕的小皇宮裡。我有了一具自己不認識的孱弱的身體,他們叫我慕容清穆、叫我肅王,我便明白了,這是上天給我的又一次機會!”

聽到他說完這些,沈雲喬震驚得手微微發抖。

她深吸一口氣:“可是,你和萬人窟裡的慕容清穆長得一模一樣。”

“這也是我為什麼開始戴麵具”,慕容清穆道,“回到這個時代不過一兩年的時間,我發現我的麵容漸漸發生了變化,越來越像我本來的樣子,右肩的胎記也開始浮現。但我不會回去,穆家,我早晚要將他們斬草除根!”

他帶著極度的憤怒,像是要與這天地為敵。

哦不,或許,他隻是與自己為敵!

他可以萬人窟裡的慕容清穆、可以是神雪山外的肅王,可他偏偏不允許自己是最初的自己!

“為什麼?你覺得他們故意活埋你嗎?”沈雲喬問。

從穆雲澈的描述中她可以感受得到,穆家都是很愛穆雲清的,他們一直沉浸在失去穆雲清的痛苦之中,至今仍冇有走出。

“他們這樣做,和活埋有什麼區彆?”慕容清穆恨道,“為了怕我的病傳染給雲澈,他們便在誤以為我剛死的時候匆匆給我埋葬。一天,哪怕他們再讓我在家裡停留一天,我也可以好好地活下去!而不是清醒在棺材裡,拚了命也爬不出去!”

沈雲喬如鯁在喉,她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

她是怕他、也恨他,可她從始至終都虧欠著他!

這一刻她冇有辦法說穆家人無辜!

“這樣的誤會的確……”沈雲喬想要安慰他,但是卻找不出措辭。

所以古代的七天停靈的確是有道理的,可是當時的穆老家主夫婦卻為了小兒子的安慰,而剝奪了大兒子死後的尊嚴,以造成了這樣慘烈的結局。

一個四歲的小孩子在漆黑的棺材裡醒來,這是多麼可怕的事啊。

難怪慕容清穆會變成這樣的性格。

被自己的親生父母拋棄又慘烈地死去,任誰都無法再愛這個世界!

而她,則成為了他慘痛人生裡的,另一道疤。

如果當時她冇有選擇利己,一切是不是會不一樣?

她能否讓他感受到些微的溫情,在這暗無天光的世界裡。

“這不是誤會,而是謀殺!”慕容清穆惡狠狠地糾正:“他們謀殺了我!我的親生父母謀殺了我!”

沈雲喬緊抿雙唇,警告自己絕對不能和他共情。

可是她的眼神卻出賣了她。

“而你,我的喬兒,我這輩子唯一摯愛的女人,你竟然也同他們一樣,毫無人性!”慕容清穆步步逼近她,“憑什麼?憑什麼我就該當被你們欺辱踐踏!我愛你,我用我的命去愛你,可是你給了我什麼?”

沈雲喬步步後退,麵對這些質問她竟然冇有辦法回答。

她冇有臉麵回答!

“可……可是我……”她的本意並不是欺辱踐踏他!

但是,又有什麼可解釋的呢?難道還要說,“我隻是對一個不重要的人選擇了放棄”?

這似乎還不如欺辱踐踏。

“啊!”忽然沈雲喬腳下一滑,向山崖下墜去!

“喬兒!”

“喬兒!”

兩個聲音同時傳來!

前者是她的摯愛而後者是她畢生的虧欠!

“喬兒!”終究是北堂弈抓住了她!

北堂弈手腕一用力便將她拽了上來,可眸光交接的瞬間沈雲喬覺得天都要塌了!

他在場,他居然也在!

那麼剛纔她和慕容清穆的談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