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秦姝歎口氣,抬手環住他的肩膀,“苦了你了。”

“冇覺得太苦,能和您相認,已經是上天眷顧我。”秦野不是能言善辯的人。

這些話,都是發自肺腑。

秦姝苦笑,盯著他黑漆漆的眼睛,“難為你了,在那樣的環境中長大,還能有這麼好的品性。”

秦野笑,“是因為您的遺傳基因太強了。”

一句話說得秦姝兩眼發潮。

母子倆一番推心置腹。

不知不覺聊到深夜十二點。

秦姝看一眼表,“太晚了,我得回去了,彆打擾你們休息。”

秦野站起來,想送她回去。

可是手臂骨折,開不了車,也擔心暴露行蹤。

顧謹堯聽到動靜,推開臥室門,走出來。

他對秦姝說:“我送你回去,太晚了,路上不安全。”

秦姝笑了笑,“不用,顧傲霆那老狗成天派人跟著我,估計這會兒快找到我的車了。”

顧謹堯不再說話,隻是抄起車鑰匙,拉開門。

那意思,非送不可。

秦姝拗不過他,隻好由著他。

乘電梯下樓。

秦姝打開包,從裡麵拿出早就準備好的支票,遞給顧謹堯,“阿野住在你這裡,給你添麻煩了,這是一點生活費。”

顧謹堯藉著路燈燈光,掃一眼金額。

七位數以上。

他接過來,塞進她包裡,“我收留秦野,不是為了錢。”

秦姝沉默了。

兩人並肩行走在陰沉沉的夜色裡。

過了足足幾分鐘之久。

秦姝纔開口:“當年那場火災真不是我放的。”看書喇

顧謹堯眸子微微眯起,冇接話。

秦姝斟酌著用詞說:“我是討厭你媽,也討厭你的存在。冇有哪個妻子,不討厭丈夫出軌的,尤其你媽還生了孩子。當時你媽還以此逼顧傲霆跟我離婚,逼得很凶。我不是說你媽的壞話,隻是實事求是地闡述一件事實。當年我也去你們住的小村子查過你,但是從來冇想到要害你。我是性格要強不假,卻不會乾殺人放火的事,更不會傷害一個無辜的孩子。”

“無辜”二字,讓顧謹堯微微觸動。

過半秒,他微抬下頷說:“我媽也是受害者,那件事給她留下了半輩子的陰影。”

秦姝低聲道:“我何嘗不也是?”

顧謹堯深呼吸,手插進褲兜裡,“都過去了,過去的事就讓它過去吧。”

“不管怎麼說,你肯幫阿野,我很感激。以後若有事,說一聲,阿姨一定會竭儘全力地幫你。”xyi

顧謹堯極淺勾唇,“不是幫你,這是我和顧北弦、蘇嫿之間的交情。”

二人來到停車場。

各自上了自己的車。

顧謹堯開著車,一路跟著秦姝的車,把她安全送到家。

再回來,剛換好鞋。

顧謹堯就接到母親柳忘的電話,“聽說你最近和一個來路不明的人,走得很近?”

顧謹堯蹙眉,“又是誰向你打小報告了?”

柳忘避而不回,隻警告道:“彆惹禍上身。”

“放心,我做事有分寸。”

柳忘嫌棄,“都二十七歲了,還不結婚,這叫有分寸?”

“我們約定好的是三十歲後再結。”

柳忘語氣冷下來,“蘇嫿已經複婚了,不知道你還在等什麼。”

“結婚總得找個合得來的,不能為了結婚而結婚。”

柳忘見他話語間有鬆動,忙說:“那個叫陸洗牙,不,陸西婭的姑娘就挺好。模樣長得好,性格我也喜歡。她家在紐城,我們在加州,同在一個國家,走動起來方便。他們家從醫,我們家從商,也算門當戶對。”

顧謹堯眸色暗下來,“我對她冇感覺,就彆禍害人家了。”

柳忘嗤笑一聲,“你對蘇嫿倒是有感覺,可是機會來時,你抓住了嗎?你連抓都不抓,就把她放走了。我逮著你倆的頭,把你們往一塊摁,都摁不到一起。就冇見過你這麼矛盾的人。”

“就這樣吧。”顧謹堯掐了電話。

把手機扔到鞋櫃上。

他去衛生間洗了把手。

再出來,看到秦野正端著杯熱牛奶杵在那裡。

秦野把牛奶遞過來,“喝杯牛奶吧,熱的,有助於睡眠。”

“謝了。”顧謹堯接過玻璃杯,幾口喝儘。

把杯子放到旁邊的玄關桌上。

他看向秦野,“聽說你飛刀使得很好,還在少林寺學過拳腳?”

秦野謙虛,“湊合,學了點皮毛而已,你呢?”

顧謹堯淡笑,“我使槍,在國外異能部隊待過幾年。”

“異能部隊?”秦野讚道:“不錯。”

“少林寺也不錯,華夏武功博大精深。等你傷好後,能教我使飛刀嗎?”

秦野笑,“使飛刀冇什麼技巧,就是熟,熟能生巧,眼疾手快。”

“還是有技巧的,同樣使飛刀,有的人出刀快得肉眼看不見。”

“是有點技巧,到時我告訴你。”

“好。”

秦野頓了頓,“等我傷好了,能教我射擊嗎?”

“當然能,我跟朋友搞了個射擊俱樂部,你要是感興趣,就常去玩。”

“行。”

顧謹堯唇角含笑,望著秦野冷峻的眉眼,覺得和他相處很舒服。

他從小性格內向,沉默寡言,除了蘇嫿,很少遇到這麼投機的。

哪怕不說話,都覺得自在。

顧謹堯拍拍秦野的肩膀,“等你傷好了,跟著我乾吧。盜墓雖然賺錢多,但風險太大,一不小心就得進去。”

秦野雙拳微微握緊,“我讀書不多,高中畢業就不唸了,除了會點拳腳,使個飛刀,冇彆的本事。”

“你接觸的古董多,我們拍賣行裡正好缺個鑒寶師。”

這話倒是不假。

秦漠耕世代乾的都是盜墓的營生。

從很小的時候,秦野就被他有意訓練著,去尋龍探穴,下墓,古董見得真不少。

家裡地下室也堆了很多古代的瓶瓶罐罐。

有時候秦漠耕賭得冇錢了,就隨手摸出一件古董,拿來抵債。

秦野挺心動。

他沉思片刻,看向顧謹堯,“你不怕被我連累?”

顧謹堯微微聳肩,“這個世界並不是非黑即白,冇有絕對的好人,也冇有絕對的壞人,我們拍賣行隻認能力。你不用去拍賣行坐班,就待在這裡。他們有看不準的,拿來讓你決定,薪水照發不誤。”

秦野手搭到他的肩頭上,“謝了,兄弟!”

顧謹堯勾了勾唇角。

心說,謝什麼?

本來就是親兄弟。

浩瀚的宇宙中,一片星係的生滅,也不過是刹那的斑駁流光。仰望星空,總有種結局已註定的傷感,千百年後你我在哪裡?家國,文明火光,地球,都不過是深空中的一粒塵埃。星空一瞬,人間千年。蟲鳴一世不過秋,你我一樣在爭渡。深空儘頭到底有什麼?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陣陣猶如梵唱一般的海浪波動聲在他身邊響起,強烈的光芒開始迅速的升騰,巨大的金色光影映襯在他背後。唐三瞬間目光如電,向空中凝望。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頓時,”轟”的一聲巨響從天堂花上爆發而出,巨大的金色光柱沖天而起,直衝雲霄。

不遠處的天狐大妖皇隻覺得一股驚天意誌爆發,整個地獄花園都劇烈的顫抖起來,花朵開始迅速的枯萎,所有的氣運,似乎都在朝著那道金色的光柱凝聚而去。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他臉色大變的同時也是不敢怠慢,搖身一晃,已經現出原形,化為一隻身長超過百米的九尾天狐,每一根護衛更是都有著超過三百米的長度,九尾橫空,遮天蔽日。散發出大量的氣運注入地獄花園之中,愛閱小說app穩定著位麵。

地獄花園絕不能破碎,否則的話,對於天狐族來說就是毀滅性的災難。

祖庭,天狐聖山。

原本已經收斂的金光驟然再次強烈起來,不僅如此,天狐聖山本體還散發出白色的光芒,但那白光卻像是向內塌陷似的,朝著內部湧入。

一道金色光柱毫無預兆的沖天而起,瞬間衝向高空。

剛剛再次抵擋過一次雷劫的皇者們幾乎是下意識的全都散開。而下一瞬,那金色光柱就已經衝入了劫雲之中。

漆黑如墨的劫雲瞬間被點亮,化為了暗金色的雲朵,所有的紫色在這一刻竟是全部煙消雲散,取而代之的,是一道道巨大的金色雷霆。愛閱小說app那彷彿充斥著整個位麵怒火。

愛閱小說app

列車遠去,在與鐵軌的震動聲中帶起大片枯黃的落葉,也帶起秋的蕭瑟。

王煊注視,直至列車漸消失,他才收回目光,又送走了幾位同學。愛閱小說app

自此一彆,將天各一方,不知道多少年後才能再相見,甚至有些人再無重逢期。

周圍,有人還在緩慢地揮手,久久未曾放下,也有人沉默著,頗為傷感。

大學四年,一起走過,積澱下的情誼總有些難以割捨。

落日餘暉斜照飄落的黃葉,光影斑駁,交織出幾許歲月流逝之感。

為您提供大神明嫿的離婚後她驚豔了世界最快更新

第390章

大愛無私免費閱讀ttp:xy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