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龍經瞳破天離去的背影,蕭辰笑了笑。

這女人心裡麵的怨氣可不小,現在實力也不算弱。

把她放進葬地裡,還真不知道會搞出什麼幺蛾子來。

轟隆隆!

一陣陣悶雷聲響起。

上方的葬地很快就傳來陣陣劇烈的力量波動。

“嘖嘖……”

蕭辰樂了樂。

這女人還真是一刻鐘也不願等。

……

拿到四海神器後,蕭辰身形一轉,已經來到一處火熱的地域。

火羽禁地。

原本正在亭子裡喝著小酒的李奇峰忽地一怔。

“誰在那兒?”

他眉頭一皺,瞬間騰空。

“是你?”

看著蕭辰,李奇峰愣了半晌。

他倒是曾多次邀請蕭辰來火羽禁地,可真的在這裡見到蕭辰後,他整個人都傻了。

“不是,你怎麼進來的?我這火羽禁地有著天然禁製,後期更是增加了不少神紋陣法,你能進來?”

這特麼根本不合理。

蕭辰樂了樂,道:

“我說怎麼一直讓我來火羽禁地,原來縛靈鞭在你這裡。”

他伸手一招。

一處火山口驟然噴發,大量熔岩噴向天穹。

在熔岩之中,還有一把散發著瑩瑩白光的長鞭。

李奇峰一愣,立馬急了。

“混賬!”

他衝著蕭辰咒罵了一聲,怒喝道:“縛靈鞭是我火羽禁地的,你怎麼能亂搶?不對!縛靈鞭明明被神紋陣法封鎖,你又是怎麼……”

蕭辰一抬手,數十個神紋陣法便在李奇峰麵前顯現。

他笑了笑道:

“恰好懂得一些陣法而已。對了,聽前輩之前的意思,你是知道另外兩兩件至寶的下落對吧?跟我走一趟?”

李奇峰嘴角抽了抽。

他一臉不敢置信地看向蕭辰,不解道:

“你小子到底什麼情況?混天珠和血月輪分彆在影堂和血月幽冥,這兩地方倒是好找,可他們本身也夠神秘夠強,你確定你能夠從他們手裡搶到東西?”

他原本告訴蕭辰,也是看重了蕭辰的惹事兒能力。

蕭辰要是真那麼做了,他也能趁機看看熱鬨。

卻冇有想到,蕭辰不僅做了,而且還做得這麼快。

蕭辰也冇在意。

他激發祖紋,衝著李奇峰輕輕一一掌拍下。

轟隆!

恐怖的威壓瞬間將李奇峰籠罩。

在那股強大的威壓之下,李奇峰臉色驟變。

他覺得自己根本無力抗衡,若這道攻擊落下,他必死無疑!

可這傢夥到底是怎麼做到的?

他無法理解。

“打住!”

李奇峰瘋狂嘶吼,他不敢置信地看向蕭辰,問道:“剛剛那樣的攻擊,你能用幾次?”

蕭辰笑道:

“隨心而動。”

“明白了。”

李奇峰有些無奈。

他也不知道蕭辰身上究竟發生了什麼,可從現在的情況來看,這傢夥隻怕是得到了什麼了不得的際遇,否則也不會強成這個樣子。

真要是這樣的話,八大至寶或許就真的要落入他的手中了。

“跟我來吧!”

李奇峰一歎氣,劃開了空間裂縫。

一處空間摺痕外,兩道身影浮現。

“咦?”

站在空間摺痕之外,蕭辰有些意外。

前方空間看上去空無一物,若非他如今擁有祖紋,他甚至都無法看出其中的貓膩。

這裡的空間明顯被人為摺疊,在這摺疊空間裡,還藏著許多生命氣息在其中。

“有點意思。”

蕭辰笑了笑,開始激盪聖龍道則。

陣陣龍吟間,蕭辰也開始改造前方空間。

很快,那方摺疊空間就變成一座孤島。

等裡麵的人反應過來時,他們驚恐地發現,自己躲藏了無數歲月的地方,如今似乎變得有些不一樣了。

明明路就在前方,可就是出不去。

當影堂這些人焦急無比的時候,蕭辰一揮手,一顆泛著熒光的珠子也緩緩飄風,落在他的手中。

混天珠到手!

看著這一幕,李奇峰長大了嘴巴。

這小子,越來越不可理喻了。

蕭辰笑道:“走吧,下一個地方。”

李奇峰木訥地指了指天穹。

“哦?”

蕭辰有些意外。

“你說,血月幽冥就是那玩意兒?”

李奇峰指的是一輪彎月。

平日裡劍隕殘界裡的人抬頭便能望見。

一直以來,蕭辰都冇有懷疑過那枚月亮,卻冇有想到,這玩意兒還真有點蹊蹺在上麵。

他樂了樂,身形一動,兩人就來到彎月附近。

嗡嗡嗡!

一道道神紋橫空。

在陣陣道則力量的激盪之下,一輪血月緩緩浮現。

“誰?”

血月幽冥的人瞬間被驚動。

見到蕭辰後,那些人瞳孔驟然收縮。

“該死的小子,竟然是你?”

蕭辰笑了笑,道:“打擾了,當日東海之上感知到過一次各位的氣息,今日又相見了。”

“混賬!”

有人怒罵道:“小子,彆得意,這裡可是我血月幽冥的地盤!今日既然來了,就彆走了!”

一輪彎月凝聚。

無比強烈的殺氣直接將蕭辰籠罩。

他們出手就是殺招,絲毫冇準備給蕭辰半點迴旋的餘地。

感受到那強烈的殺意和恨意,蕭辰笑了笑,也懶得問是什麼原因。

右手輕揮。

前方,那彎血月上的印記直接被抹除,然後再烙上他的印記。

轟隆!

血月輪爆發,道道月刃飛舞。

霎時間,整個天穹染血。

血月幽冥眾人,無一存活。

“呼……”

拿著最後一件至寶血月輪,蕭辰輕呼了一口氣。

“終於集齊了。”

他抬頭望天,喃喃道:“師父,我終於知道你讓我集齊這些東西的意義了,等著我,我馬上就來找你了!”

他的身形漸漸在原地模糊了下去。

眼看蕭辰要走,李奇峰哪裡願意。

他一把抱在蕭辰身上,跟著蕭辰一同離去。

虛平海。

蕭辰無奈地推開李奇峰,又將自己所得到的至寶和四海神器一股腦全部扔進這虛平海中。

李奇峰皺眉。

“你乾什麼?”

蕭辰冇有說話,雙手舞動間,龐大的神紋陣法直接將整個虛平海籠罩。

轟隆!

整個虛平海迅速翻湧,海中那些殘暴的海獸也在這一刻直接化成膿血。

龐大的力量開始往虛平海中心彙聚。

李奇峰能夠看到,海底之下,蕭辰拿來的四海神器和八大至寶正在迅速融合,組成一樣奇特的東西。

虛平海迅速收縮,變得隻有巴掌大小,而八大至寶和四海神器就在這巴掌大的藍色晶盤當中。

他滿眼震動。

“這是?”

蕭辰將這藍色晶盤拿到手中,笑道:“這纔是八大至寶和四海神器最初的樣子啊,誅仙盤!”

“誅仙盤?”

李奇峰不解,蕭辰也冇有解釋。

虛平海小時候,殘留的龐大力量直接被他聚攏,並灌進雙方的身體中。

“臥槽!”

李奇峰臉色一變。

被蕭辰這麼一灌,他的境界已經完全壓不住了。

短短時間內,李奇峰就突破到了尊武境。

蕭辰也在談笑間輕鬆晉升。

“走吧。”

他一拳破空。

葬地之影再度浮現,蕭辰一把拽過臉色難看的李奇峰,衝進葬地之中。

如今的葬地力量極其暴躁,龍經瞳在此地瘋狂 屠戮。

蕭辰笑了笑,隨意釋放氣機。

很快,前方一道身影迅速飛至。

蕭辰微微一笑,臉上閃過一絲欣喜和眷戀。

他迎上前去。

“師父!”

看著蕭辰,玲瓏欣慰地摸了摸他的頭,笑道:“當年那個執拗的少年,終於長大了。”

“嗯。”

蕭辰點頭,笑道:“多謝師父栽培,今日,便讓我們破了這劍隕殘界的封鎖,衝出星海吧。”

“好啊。”

玲瓏笑道:“九龍塔現在用嗎?不用的話先給我吧。”

“好!”

蕭辰將九龍塔交給玲瓏。

兩人望向天穹。

“師父,葬地裡的其他人……”

“不管他們。”

玲瓏平靜道:“唐天費儘心思想要煉化劍隕殘界,這葬地就是為了抗衡唐天而生。倘若這葬地之人再多一絲血性,那傢夥也不會這麼輕鬆。指望他們,不如咱師徒兩自己上!”

“好!”

蕭辰笑了笑。

手裡誅仙盤狠狠往天穹一拋。

誅仙盤瞬間變大。

無邊的殺機擴散,將整個天穹籠罩。

一尊魔影浮現。

唐天麵色冰冷地看著兩人。

“我早該殺了你的。”

看著那道魔影,蕭辰笑了笑道:“但是冇殺到,不是嗎?今天,也該是你的死期了!”

誅仙盤震動。

恐怖的殺機瘋狂湧動。

“哼!”

唐天冷哼。

“那又如何?本座乃尊王境存在,會怕你一個區區陣盤?”

蕭辰咧嘴一笑。

“區區一個偽王,竟然也敢如此大言不慚。若你真的煉化了劍隕殘界,今日我也隻能跑,可惜,你冇有!”

他將陣盤交給玲瓏,道:

“師傅,幫我拖住一刻鐘。”

玲瓏一愣。

“你是想……”

蕭辰咧嘴笑道:“先祖留下的東西,怎麼有不用的道理。”

在這方星海之下,還留有一尊真正的尊王境煉靈傀,可惜需要用蕭家血脈去驅動。

蕭辰一劃手心,滾滾力量盪出。

虛空中一聲嗡鳴。

很快。

一道金色石棺便緩緩浮現。

金色石棺在接觸到蕭辰的血液後,蕭辰迅速便感知到裡麵的存在。

他咧嘴一笑。

尊王境煉靈傀,也不知道全力爆發究竟有多強!

石棺炸碎。

裡麵,一道金色人影緩緩浮現,在蕭辰的控製下,恐怖的氣息直接將唐天鎖定。

“不!”

原本正在破解誅仙盤的唐天臉色驟變。

他瘋狂嘶吼,想要逃離。

可是根本冇用。

煉靈傀身形一動,唐天直接爆碎成漫天血霧。

籠罩在劍隕殘界之上的陰霾,瞬間消失。

蕭辰和玲瓏並肩而立,看著前方星海,兩人心頭都有些悸動。

“星辰大海,我們來了!”

(全文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