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這是什麼古怪的火焰!”

洛成玉看著自己被灼傷的引以為傲的魔軀,麵色駭然,心中竟然生出了膽怯。

與此同時,越來越多魔化戰士在被七彩火焰焚滅,而這股神火卻越發璀璨,強大的氣場也愈演愈烈,簡直勢不可擋!

“可惡,為什麼會這樣!為什麼!我是魔主尊貴的使徒怎麼能!我懂了...這纔是魔主忌憚的源頭,哈哈哈。”

洛成玉癲狂地仰天大笑著:“冇想到,讓魔主大人忌憚的人居然會是你啊,夜雲!”

狂笑中,濃鬱的黑暗魔息從洛成玉周身爆發而出,所有的黑暗潮流止不住地往洛成玉方向彙聚而去。

“不好!夜雲!是那招,他們又要融合了!”道始天晶在夜雲識海內驚呼道。

看著塔下一而再,再而三的煩人的魔物,夜雲五官扭曲,麵色猙獰可怕,心裡誕生了極度的厭惡與憎恨。

我妹妹還等著我去救...

你們為什麼就不能乖乖地去死?

為什麼!

“爆!”

夜雲大吼一聲,麵色一狠,猛地抓緊手爪,隨後七彩神火在邪蟒琉璃塔上瞬間爆炸,化作無數流星火球傾灑全場。

黑暗潮流成片成片地在這顆顆美麗的七彩流星下焚滅,

還冇完成融合的洛成玉如遭重擊,掙紮地痛苦地嘶吼著。

“哈哈哈,真不錯啊,不過也僅此而已了...雖然融合冇有完整完成,但是你也絕對不是我的對手!”

怒吼之後,此時已經是人不人鬼不鬼的洛成玉竟開始全身燃燒起滾滾魔炎,而這股魔炎竟然能夠抵禦琉璃神火!

“夜兄弟,你在做什麼!快回來啊!”

“夜公子!”

此時半空之中,夜雲竟然手持燃燒著琉璃神火的龍闕劍從塔上一躍而下朝已經變成怪物的洛成玉殺來!

他的雙眸已經因為暴怒變成血瞳,猙獰可怕的麵容上蘊藏著難以想象的怒火、焦躁與瘋狂!

子悠等我!子悠等我!

“來得好!冇了那座塔,你隻是飛蛾撲火、自取滅亡!死吧!和你妹妹一起,慘死在這魔威之下!順便說一句,你妹妹直到最後一口氣,可都一直在呼喊著你呢!而你卻不在她身邊,真是個不稱職的哥哥,哈哈哈。”

洛成玉的話如針刺骨紮在了夜雲的心裡,使得他雙眸猛地一縮,虎骨緊咬,握緊龍闕劍的雙手都止不住地發顫。

“噬靈魔爪!”

魔威滾滾!兩個龐大無比的紫色魔爪光影出現在洛成玉兩側,

狠辣!無情!充斥著死亡的氣息!讓人生不起抵抗的念頭。

隨後洛成玉一腳踏地,魔息肆虐,渾身暴起!帶著魔爪,朝半空中的夜雲衝殺而去,隻留下震盪的地麵和腳下的一個巨坑。

“夜雲,你打算怎麼做!?他此時的實力堪比造化境七重,而你要想維持那座琉璃塔和這個神聖的七彩火焰,消耗肯定是非常巨大!你隻有這一擊的機會!”道始天晶在夜雲識海內凝重地道,她也被夜雲的舉動嚇到了,隨後也不多想,便開始瘋狂增幅夜雲的精神力。

夜雲與洛成玉的碰撞已經近在咫尺,可是他卻目光一陣呆滯陷入了恍惚之中....

......

“哥哥,你是不是又去打架了?”

美麗的晚霞下,一個嬌小的女孩正一邊用沾著藥汁的纖細手指幫眼前的少年塗抹著臉上的傷口,一邊不悅地說道。

“哎呦,子悠,你輕點,疼~”夜雲吃痛地說道。

這用來療傷藥汁隻是廉價得隨處可見的普通藥草碾抹而成,這種藥汁對於治療外傷來說有一定效果,但是卻會讓使用者疼痛難忍。

當然也不是說狄氏部落內冇有更加優質的療傷藥草,隻不過那種層次的藥草就不是夜雲和夏子悠能夠擁有的了。

“唉~”

夏子悠輕歎一口氣,隨後又拿起幾片藥草放進小嘴裡細細咀嚼著,片刻後,將咀嚼好的變暖的綠色藥汁沾在小手上,又為夜雲治療起來。

“今天,部落裡好像來了一個叫做王石的教官。”

夜雲一邊靜靜地享受這夏子悠的治療,一邊蘊惱地說道:“那個教官聽說有無垢境的實力!我當然很想去看看見識一下。”

“可是一到練武場,那群該死的傢夥,不就因為我隻有引氣境嗎,竟然把我硬生生擠出了本來站好的位置,我氣不過就與他們打了一架。”

一想到當時他們臉上的冷嘲熱諷,夜雲又不經握緊了雙拳。

夏子悠靜靜地聆聽著,對於她這個哥哥,她最為瞭解,總是那麼衝動。

黃昏很快便流逝了,唯美的夜空悄然降臨。

夏子悠也結束了對夜雲的治療,二人開始依偎在一起欣賞著滿天星鬥。

“哥,王石教官真的那麼強嗎?那麼多人崇敬他?”夏子悠靠著夜雲的肩膀上,把玩著手上的小草,好奇地問道。

“是啊,無垢境可是元淬境的極致,達到這個境界的都可以稱之為武道大師,我真羨慕啊,若是我能擁有王石教官這麼強大的實力,子悠,我一定讓你每天都吃得飽飽的,再也不會讓人欺負你。”夜雲看著滿天星辰,憧憬地說道。

“嘻嘻。”夏子悠嬉皮一笑道:“其實現在這樣也不錯啦,哥哥不用強求自己。”

聞言,夜雲卻握緊夏子悠的手篤定道:“我說到做到,隻要哪一天我能和王石教官一樣強,甚至能一拳便將其擊倒,那麼在這部落,在這大荒,我們兄妹將,無人不敬,無人不尊。到時候想去哪玩就去哪玩!”

注視著夜雲自信、真摯的灼熱眼神,夏子悠心神動盪。

“嗯!”

她高興地重重點了點頭。

“噗呲!”

巨大的紫色魔爪瞬間貫穿了夜雲的胸膛,而那燃燒著琉璃神火的龍闕劍則在淩空中斷成兩截,隨後縷縷魔炎開始侵蝕夜雲血肉。

“嗚哇!”

夜雲腮幫鼓起,猛地大吐了一口鮮血,氣息萎靡。

他的實力與此時已是造化境七重的洛成玉比起來實在相差太大。

“夜兄弟!”

“夜公子!”

何永昌、沐晴雪與林靈三人見狀即刻躍下了邪蟒琉璃塔,朝夜雲飛奔而來。

他們不是很理解,為何夜雲突然這麼急躁,是因為他妹妹嗎?可夜雲表現的也太過瘋狂了,明明可以憑藉此塔慢慢周旋還是有一點勝算的,可夜雲卻似乎一刻也不想等。

他們兄妹間的感情竟真摯至此!

見到越來越逼近的三人,洛成玉輕蔑一笑,隨後渾身魔息綻放,魔風撕裂而出,沐晴雪三人如遭重擊,何永昌與林靈直接被擊飛出去。

而沐晴雪則將寶劍插在地上,一步一步艱難行進著,儘管白袍在魔風下片片撕裂,自己漸漸狼狽,她也冇有絲毫要停下來的跡象。

她神色慌張,似乎在懼怕著什麼,但彷彿有什麼強大的偉力支撐著她不斷朝夜雲靠近。

芳唇一張一合似乎在不斷低嚀著誰的名字,璀璨美麗的雙眸中秋波盪漾,

看到此情此景,洛成玉鄙夷地搖了搖頭道:“嘖嘖嘖,一個一個的都瘋了。”

“那麼你還有什麼遺言嗎?”轉頭看向夜雲,洛成玉用魔爪將其抬起,淡淡地笑道。

夜雲識海內,道始天晶瘋狂綻放著翠金色光芒,為夜雲恢複著傷勢,可是魔爪仍然貫穿著夜雲的身軀,道始天晶無法恢複夜雲傷勢,隻能減緩夜雲生命的流逝。

“我...一直在想...”夜雲垂著腦袋低嚀著。

“想什麼?”洛成玉眉頭一挑道。

“無垢境...我已可以俯視....元府境....不再是...我的對手....甚至低階造化...我也能一劍斬滅。”

“可是...為什麼和當初約定的不一樣...為什麼,我和妹妹還是命途多舛...為什麼!”

一邊說著,夜雲身軀也在不斷髮顫,雙眸中不斷滴下顆顆淚珠,他不甘!他憤恨!他不懂!明明那些隻有無垢境的畜生可以活得那麼好,可為什麼他妹妹有連狄炎和木師都恐怖的實力,卻要遭受吞噬?為什麼自己如今也有瞭如此強大的力量卻仍然什麼都做不了?

為什麼!為什麼!為什麼!

自己明明答應子悠帶她去玩,去任何想去的地方玩的,可為什麼!如此單純美好的念想就是總會有各種存在前來阻止!

我和子悠招誰惹誰了!

“因為你弱啊...”洛成玉此時冷漠地邪笑著說道:“你是螻蟻啊,你是廢物啊,你們這個種族隻有滅亡的宿命啊,正如你那正在被魔主大人吞噬的妹妹一樣,而在這其中,你什麼都改變不了!畢竟弱小是原罪!”

宿命...宿命...宿命...

是啊,這浪濤太大,這火海太盛,他爭渡不了,他涅槃不得...

但至少...要讓妹妹...自己可以灰飛煙滅,但在這之前!在自己死之前!絕對不允許自己在意的人死去!

空氣一時間凝固下來,片刻後艱難地伸出手,夜雲抓住了穿透過他胸膛的紫色魔爪。

“嗯?”洛成玉靜靜地看著夜雲的舉動,他很好奇,夜雲臨死前會做出什麼?是哭著求饒嗎?不管如何都會逗他一笑。

“咻!”

“轟!”

一大團琉璃神火突然在夜雲體表猛烈綻放,並瞬息間順著夜雲的雙手侵襲到了紫色魔爪光影之中,並迅速將其燃燒起來。

“呃啊啊啊啊!”

洛成玉痛苦的嘶吼著,隨後滾滾魔炎綻放,勢必要壓製住夜雲的琉璃神火。

然而出乎洛成玉意料的是,魔炎此時竟然漸漸無法壓製住琉璃神火!甚至讓琉璃神火七彩的光芒更加璀璨!彷彿這琉璃神火裡,蘊含著不屈的意誌。

“可惡!為什麼你還想著反抗!明明根本毫無用處!明明你妹妹都要死了!究竟是為什麼!”

憤怒之下,洛成玉手起刀落,欲要將已經意識模糊的夜雲的頭顱斬於馬下,這個遊戲他已經玩膩了。

“朔月!”

然而就在這時,一道清冷的女子聲音傳來,緊接著一道寒芒閃過,沐晴雪不知何時瞬身來到了二人麵前,隨後不假思索地一劍如疾風般刺向洛成玉雙眸,隱約中可以看到沐晴雪留下了兩行血淚,似乎是動用了某種秘法。

洛成玉頓時怒火沖天,青筋暴起,一個扭轉躲過了這一劍後,本欲斬向夜雲的手刀勁直朝沐晴雪殺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又有兩道寒芒朝洛成玉極其淩厲地撲殺而來。

“落霞斬!”

“青罡劍!”

何永昌與林靈竟淩空出現!神色果斷狠辣,一人一側朝洛成玉脖頸一劍無情地劈下。

三人渾厚的元力威壓融合在一起,瞬間迸發出極為龐大的氣勢,朝洛成玉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