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惡!可惡啊!明明隻是無垢境!為什麼會有如此強大的壓迫感!快給我去死!”

迎著撕狂的罡風,洛成玉瘋狂催動著魔爪朝夜雲撲殺而去,可每次邪蟒琉璃塔都會緊隨而至,擋在他的麵前。

而在這強烈罡風下,望著半空中,渾身燃燒著八種顏色火焰的夜雲,沐晴雪與林靈內心難以平靜。

沐晴雪自己也經曆過無垢境,確實是個很特彆的境界,遠遠不是金血境能夠比擬的,但它也隻是元淬境內的境界,當自己踏足元府境後便不覺得無垢境有多強大了。

可為什麼,夜雲踏足無垢境的過程會引發天地異象,為什麼會引起天地色變,無數元氣環繞其身,甚至將其托起,腳踏虛空!彷彿迎接著王的到來。

還有這難以理解的強大壓迫感究竟又是怎麼回事?

這真的隻是元淬境第七重的無垢境嗎!?

夜雲身上的光芒漸漸收斂,神火散去,顯露出了他那修長勻稱的身形,和剛毅的麵容。

神色悲傷之下,夜雲雙手輕輕捧起一小團火焰,隨後緩緩朝遠處灑去。

“紅塵來去散無痕,醉酒當歌思故人...”

“永昌兄...我永遠不會忘記你的,因為我夜雲欠你一條命!”

而這時,洛成玉突然抓到一個機會,瞬身來到了夜雲身側!

“去死吧!”

兩個龐大的紫色魔爪帶起滾滾黑炎,無情地朝夜雲刺殺而去。

“哈哈哈,無垢境又如何,隻是一個不大不小的境界罷了,你就這麼嘚瑟了嗎?哈哈哈!”

洛成玉癲狂地大笑著,然而等待他的確實,夜雲那血絲縱橫、凶狠無情的雙眸的一瞪!。

“邪蟒意!無垢金身!”

夜雲渾身金光大放,甚至堪比當初的夏子悠,他的氣勢頓時間增幅不知多少倍!

“砰!”

兩個本該勢不可擋的巨大的紫色魔爪竟然被夜雲肉掌生生抓住,不得寸進!

“這!怎麼可能!”

洛成玉麵色驚駭,就在剛剛,夜雲突然極度增幅的威壓讓他心臟都瞬間停止了跳動。

然而還未等洛成玉有接下來的反應,就聽夜雲冰冷無情地說道。

“無垢琉璃神火!”

“咻!”

刹那間,夜雲手掌上燃燒起八色神火,並以難以想象地速度侵襲入巨大的紫色魔爪上。

“呃啊啊啊啊!”

洛成玉瞬間疼痛難忍,紫色魔爪雖然不屬於他的身軀,但卻與他周身黑暗魔息伴生,所以當紫色魔爪受到傷害時,那種疼痛感也會反噬己身!更彆提是被神火灼燒!而且很快這股火焰就要侵入他真正的身軀了!

“這火焰!究竟是什麼!為何比之前還要古怪!”

情急之下,洛成玉隻能將魔爪生生剝離開來,隨後身形暴退,麵色無比忌憚地看著夜雲身上的神火。

為什麼這火焰會變得更強!?難道之前的還不是完整體嗎!?這到底是什麼力量!?

“嗖!”

不等洛成玉繼續多想,夜雲腳尖輕輕一點,刹那間便消失在了原地,留下一抹殘影。

“好快!”

洛成玉渾身汗毛束立,急忙擺起架勢,全力凝聚魔軀準備防禦下這一擊。

然而出乎他意料的是,夜雲的攻擊卻冇有攻來,而當他再次察覺到夜雲的資訊轉頭看去的時候,夜雲已經來到沐晴雪與林靈身處。

“這...究竟是什麼時候!為什麼,他的速度會變得這麼快!”

洛成玉眼神複雜的看著夜雲,他突然意識到自己可能會敗,但很快這個念頭便瞬間被怒火澆滅。

“這不可能!我可是被魔主大人恩賜了魔源!怎麼可能敗給一個無垢境的螻蟻!去死!我要你死!”

洛成玉陷入了瘋狂,手爪不斷抓撓著自己的臉龐,留下道道血淋淋的抓痕,隨後魔威浩蕩,魔息沖天而起!無數黑暗潮流朝夜雲鋪天蓋地的衝去,隱約間甚至能看到黑色的閃電在其中肆虐。

“你們狀態如何?”

夜雲似乎對洛成玉的攻勢視若無睹,而是和煦地對沐晴雪與林靈關懷道。

“夜公子,我們冇事,隻是...”

目光看向夜雲身後步步緊逼的黑暗,沐晴雪臉上些許忐忑。

“等我...”

夜雲柔聲說道,隨後便轉過身朝無儘的黑暗走去。

“引氣蛻凡、氣勢如蠻、筋腱如飛、骨若猛虎、固若金湯、髓若遊龍、翩若驚鴻、金蛇熾血、生生不息、涅槃重生、無垢神軀!”

一邊感受著自身強大無比的力量,夜雲一邊右手手掌一翻。

遠處斷裂的龍闕劍便回到了自己的手中,而無儘黑暗潮流已經近在遲尺,夜雲甚至能看到其中洛成玉醜陋的容貌。

“轟!”

無垢琉璃神火沖天而起,在斷卻的龍闕劍上熠熠生輝,甚至龐大的火浪似乎還在空中形成了一把巨劍,宛如龍闕劍的新生。

邪蟒琉璃塔不知何時來到了夜雲頭頂,而這散發著無儘神威的無垢琉璃神火正不斷融入到塔中,並在頃刻間達到極致,整個塔身綻放著八色神光!

“你就在地獄下懺悔吧!我要你為死去的永昌兄陪葬!”

夜雲一陣怒吼,手上捏起奇怪的印決。

“邪蟒琉璃塔絕滅技——邪蟒座天印!”

“轟!”

龐大的邪蟒琉璃塔底綻放著古怪的符文,隨後如彗星般朝無止境的黑暗砸下。

所有觸碰到這縷符光的黑暗頃刻湮滅,毫無抵抗之力!

“不!”

感受到死亡的逼近,洛成玉不甘地嘶吼著,瘋狂動用魔源之力,然而這隻是蚍蜉撼樹。

“轟!”

邪蟒琉璃塔直接將洛成玉砸入地麵,產生一個巨坑!隨後一層又一層!不斷砸落。

沐晴雪與林靈也一步躍下巨坑跟隨著邪蟒琉璃塔,何永昌的犧牲他們悲痛不已,而這時能將洛成玉抹殺他們自然無比舒暢。

然而他們還非常清楚,還有一個巨大的威脅等待著他們,那個祖魔便是幕後的始作俑者,若不是他,夜雲的妹妹也不會命在旦夕,何永昌也不會死,沐燕婉師姐也不會被抓,謝師兄也不會失蹤。

巨大的撞擊聲響徹整個洞府。

站在邪蟒琉璃塔塔頂,渾身浴血的夜雲目露凶光,冷漠無情地看著已經冇有氣息但仍然被寶塔往洞府深處砸去的洛成玉。

而於此同時,他也感受到了另一股強大的與眾不同的魔息。

“轟!”

在最後撞破一層石壁後,塵土飛揚之下,邪蟒琉璃塔飛到了一個石殿內。

這個石殿破敗不堪、千瘡百孔,似乎不久前經曆了一場大戰。

地上有一個巨大的血色法陣,而在法陣中央躺著一名高挑的女子。

“是沐師姐!”

“姐姐!”

沐晴雪和林靈很快便認出了這名女子,心中頓時一喜,但在感受到沐燕婉已經氣若遊絲後心裡也瞬間一涼。

血色法陣周圍充斥著濃鬱的魔息,這股魔息遊蕩在無儘的黑域之中,不知勝過洛成玉多少倍。

而在這黑域之中,有一個魔影,正麵無表情地看著夜雲三人。

夜雲緩慢沉重地眨著雙眼,因為他看到了一抹嬌小的身影,那抹他無比思念,讓他無比自責愧疚的身影。

而此時這抹身影竟然被兩個巨大正不斷鼓動的血色魔爪死死抓住。

握著龍闕劍的右手不經一緊,龍闕劍似乎也感受到了主人心中的暴怒,殘缺的劍身蘊含著不屈的意誌,開始綻放神光。

渾身浴血,夜雲目眥欲裂,虎口不斷髮顫,煞氣四射!

血瞳緩緩轉過,看向了魔影,夜雲冷漠無情地如看一個死人一般。

他緩緩說道:“你...想好怎麼死了嗎?”

聞言,魔影緩緩露出了詭異且邪魅的笑容。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