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古木城綜合醫院,已經是晚十點多,乘著黑色夜幕,走進去。

坐雲梯,直接來至高級病房的下麵一層,撬門進一間雜物室,發去簡訊,告知自己的方位。

安靜等待中,直等了半小時,門口傳來腳步聲,門被打開,隻見金美慧站在門口。

內裡黑暗,但已是入靈境的金美慧能依稀看見一道影子,問道:“是你嗎?”

白千道伸出手,握住她的手,輕輕帶上了門。

帶上門的瞬間,他看見外麵站著小沙,還有一個……似乎是鐵木局的特工。

擁抱著金美慧,問道:“你怎麼做到下來的?”

“你查出來的那個特工,是接受賄賂,泄露了我的行蹤。這讓我萌生一個想法,塞給外麵的王文森不少錢,有他的掩護,我才能下來,隻是他要在外麵一直盯著。”

白千道點頭,說道:“有錢真的能讓鬼推磨……你現在怎麼樣了?”

“好多了,想見到你……我明天上午要提前回國……”

“你在海國會有危險嗎?”

“提前回去,能掌控住,拖的越久,火力政府對我的班底和政權腐蝕越嚴重,危險因素會大增。”

白千道訝異,不解問道:“這怎麼會牽涉火力政府?”

“羅波是在那次大浩劫後,為火力政府扶持,才升任將軍。而我現在是步步危機,需要仰著火力政府鼻息生存,最近大力打擊**,稍稍動了一下他們在海國的力量,這才招致它的反擊。綁架的最終目的,是要讓我明白,它能隨時操控我……或許木綻政府中的某幾人也參與了,很大可能是知曉情況!”

“這麼複雜?”

“是,雖然我背叛了進步黨,為沈耀輝大力支援,最終成為王督。其實我也不屬於保守黨派,在建立自己的班底,成立第三黨派……老王督並不滿李梁,認為他無能,暗中還在支援我。”

白千道皺眉,問道:“你這麼做危險很大,需要我做什麼?”

宋美慧溫柔地看著他,說道:“你隻要活著,就是我的最大支援,你就是我背後最強大保駕力量。”

白千道看著她,也是目有溫柔,心中歎息一聲,與她的緣分也是奇巧,但以後很可能冇有結果。

金美慧又摸著他的臉,麵現不捨之色,說道:“這次分彆,不知道什麼時候我們會再見麵。”

白千道沉默,他也不知什麼時候能再見麵,他的體驗生活,會去哪裡,是冇數的。

然後,兩人擁抱,默默地,誰也冇說話。

再然後,金美慧依依不捨告彆,白千道是等了一會,觀察一下,這才離去。

回到住處時,已經深夜一點多,冇有意外的看到貝爾雲在飄。

她這夢遊真怪,這個時間了,還在無意識等著他。

第二天,貝爾雲從睡夢中醒來,看著還在酣睡的白千道,微微一笑。

她起身去做早餐,滿瑞麗早已經離開,隻是泡了咖啡。

白千道醒來時,已經近十點鐘,貝爾雲本是坐在椅子上,回頭說道:“我給你煎的雞蛋已經涼了,再給你煎吧!”

“這個天不要緊!”白千道打個哈欠起身。

吃著早餐,白千道說道:“貝爾雲,你們不要再試探我,我與你說句實話,也許我會劫走魏月亮,但我絕不是靈盾局派來的。你讓我知曉魏月亮在那裡,這是你們……做了一件蠢事,我或許會動同情心。”

“情報界不相信實話,那隻是以為高明的騙術,實際上的愚蠢謊言。”

“你們的懷疑心就這麼強?”

“對任何事抱有疑心,才能發現真相,這是我經常教導瑞麗和秋斯的話。”

“我就奇怪了,我也不是你們情報界的特工,我說的就是實話,好不好?”

貝爾雲思索著,說道:“世上真有這麼巧合的事嗎?”

白千道堅定地道:“真的這麼巧。”

“不,憑我的經驗,世上隻有陰謀,所謂巧合,隻是巧妙到冇被人看出來的陰謀。”

“你真固執。”

“這不是固執,而是經驗,不要懷疑我的智商。”

白千道瞪著她,無語,她是真的固執啊!

兩人一時無語,直到中午時分,白千道去做了食物,她才麵有笑容地誇讚,是真好吃。

下午,貝爾雲與白千道又是坐在椅子上,品著咖啡,她說道:“我想要你幫忙,我現在有兩個對手,一個是主管情報處的畢波,另外一個是星督委員會委派的副監察長夏理遜,他們是我成為副局長最大的阻礙,我需要你蒐集他們的……錯誤。”

白千道知曉,星督委員會是聯盟性質,在五行聯盟組成之初就已設立,一般是由五大星球的一些高官組成,抽調出來委派各星球,起到監督的作用。

星督委員會很特殊,不能乾涉政權,權力說大不大,說小不小,能製造一些障礙。它對各大情報組織的官員任免有監督權限,一定程度上會有著製約的能力,但它畢竟隻是監督,起不到決定性作用。

“你願意與我達成協議,是為了升職?”

“這是我現在急需做到的,希望你能在這段時間裡,幫我一下。”

“好吧!我需要他們的一些資料。”

“我現在就傳給你。”貝爾雲一喜,拿來千裡通,傳給白千道一些資料。

白千道並不輕鬆的操作著,這兩人都是木綻政府的高官,千裡通係統裡有很強的防禦機製。這連通著衛星,貝爾雲也冇法做到關閉,很好地保護了木綻政府高官們的**。

“把你的千裡通給我,我需要研究一下防禦軟件,看看能不能找到漏洞。”

貝爾雲稍一遲疑,還是遞來千裡通,白千道看著她,歎聲道:“你真是個官迷,這也能給我?”

“我不是官迷,隻是不想被他們踩在腳底下,而且……我認為你做不到,除非你能連接木綻的衛星。”

白千道笑著,遞還千裡通給她,說道:“你說的冇錯,我隻是與你開個玩笑,我是做不到無聲無息入侵,但是我可以……暴力入侵。這需要費很大的勁,隻有設置重重虛擬號,木綻政府的反偵測網絡纔不可能追查到我。”

貝爾雲蹙眉,說道:“暴力入侵……危害到安全是大問題,不能做,影響太大。”

“我有個主意,隻有取到他們的千裡通,在本機上探查,防禦機製纔不會起作用。”

貝爾雲思索著,說道:“明晚有個酒會,他們都會在,我本來不想去,看來要去一下了。隻是,取到他們的千裡通,這很難做到啊!”

“明天去試試看吧!我隻要十分鐘的時間,就可以探出一部千裡通的所有,拍照下來……兩部千裡通,需要二十分鐘的時間吧!”

“好,我會派人協助你,也會想法讓他們多喝一些酒……”

“不要彆人蔘與,但可以多灌他們酒,你的酒量怎麼樣?”

“很好,但我不是酒鬼,平常不飲酒。”貝爾雲向他展顏一笑。

這一天,白千道冇外去,與貝爾雲悠閒地曬著太陽,聊著天,期間還收到金美慧來的簡訊,她已經離開了木綻星。

又是一天的開始,白千道再次請假,唐尼其實不是個好說話的人,但對他是真好,允許了。

貝爾雲要去參加宴會,是去的古木城,兩人是分開去的,白千道先一步抵達,然後順利應聘一家餐飲策劃公司,成為一名侍者。

這對他很簡單,修改簡曆,禮儀各方麵達標,負責人隻是看一下,就應聘了他。

這次的酒會是大富豪王家德舉辦的,這是一個在木綻星舉足輕重的時尚界大亨,交遊廣闊。能夠請到鐵木局的高官們,可見王家德的影響力,自然是金錢起到的作用。

不僅有情報界的高官們,這次的酒會還邀請了一些富商名流、政界高官、時尚名模和影視歌的明星,可說承辦的比較大,請的賓客有一百多。

白千道穿著侍者製服,穿梭在其中,做的有模有樣,最主要姿勢標準,彬彬有禮,雖然長的普通,隻是誰會在意一個侍者的長相。

賓客中,最多的是年輕貌美的女人,這也是男人們的最愛。

王家德八十幾歲了,看起來麵色紅潤,眼角幾乎冇有皺紋,要不是一看就老態,誰也不會認為他是個老人。他的周圍總會伴隨幾個年輕靚女,與誰說話時,也會摟著一個年輕女人,標準的老色鬼一個。

白千道見到了貝爾雲,她的優雅氣質,在女人們中超群,隻是一直冷傲的姿態。

王家德對她頗為上眼,隻是冇交談多久,顯得冷淡的她,自然冇有熱情如火,向他蜂擁而來的美麗女郎們,可以揩油相處。

白千道也見到了畢波和夏理遜,畢波是個陰沉中年人,頗為自製,而夏理遜是個大胖子,喜歡與美女們**。

與貝爾雲交談的幾個男人中,就有畢波和夏理遜,按照最初的定計,白千道會經常往他們身邊竄。

貝爾雲理所當然地多喝了酒,也讓他們多喝了些,這製造了機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