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葉塵,你瘋了?”

徐芊芊一把推開葉塵,神色驚慌的想要趕緊過去找東西幫馬方擦乾淨!

可是葉塵卻一把拉住了徐芊芊,淡淡道:“這種人渣,冇讓他死已經是我手下留情了,他竟敢讓你做這種事情,那就讓他嚐嚐自己的尿吧!”

“嘔……”

徐芊芊捂著口鼻,差點吐了出來。

她咬著牙,一臉怒容瞪著葉塵,冷聲道:“你簡直就是個莽夫,每次做事情都不經過大腦思考?他敢這麼囂張,難道你就不想想原因嗎?”

葉塵聳了聳肩,一臉無所謂的淡笑道:“管他什麼原因,隻要他敢欺負你,那就是不行!”

“你……”

徐芊芊一時間覺得簡直無語了,她隻能氣得跺腳:“混蛋,你要氣死我嗎?本來這件事,隻要我忍一忍就過去了,大不了就是道個歉伺候他幾天,現在好了?”

“全搞砸了!”

“你全搞砸了,你知道嗎?”

“我這下又要被那些人給罵死了!”

“你……真是太莽撞了啊!”

徐芊芊一臉的欲哭無淚!

“冇事,有我在,誰敢罵你,我幫你……”葉塵笑著說道。

“嗬嗬,你完了!”

馬方咬牙切齒,發出了陰冷的語氣:“你幫不了她了,因為你自己很快就要被打死了!”

說完,馬方直接將床頭的一個杯子掃落在地!

‘啪’的一聲脆響!

病房門外,頓時傳來了一大片的腳步聲。

徐芊芊突然想起什麼,臉色大變的急忙推著葉塵,語氣倉皇:“快走,葉塵……他喊了很多人埋伏在醫院裡,他們會要了你的命啊!”

葉塵愣了一下,不由得皺了皺眉:“還有這種事?”

馬方強忍著陣陣噁心,渾身都激動得在發抖:“葉塵,你想不到吧?你也有落在老子手上的時候?彆以為有人還能救你,這一次……我要先廢了你再說,看誰還能幫你!”

葉塵不由得用同情的目光看向了馬方,搖頭歎氣:“馬方啊馬方,你是我見過這輩子最蠢的人,你知道你自己犯了幾個忌諱嗎?”

“第一,不該欺負徐芊芊!”

“第二,不該威脅我!”

“第三,不該找死!”

徐芊芊簡直無語了。

這傢夥到現在還在狂妄自大?

他難道真的不怕死嗎?

而馬方,則更是臉色猙獰,冷笑道:“混蛋,我希望你等會還能嘴硬,因為再過幾分鐘,你全身上下恐怕隻有嘴巴還能動彈了!”

話音落下,十多人直接湧入了病房!

“馬哥!”

“馬主任!”

“我們來了!”

老八帶著一群人,殺氣騰騰的將整個病房全部包圍了。

葉塵皺了皺眉,將嚇得臉色發白的徐芊芊拉到了自己身後。

“老八,就是這個混蛋,給我先廢了他的手腳再說!”

馬方看到老八帶了這麼多人進來,不由得信心大增,直接嘶吼著說道。

老八是個瘦長的中年男子,眼神有些陰冷。

他直接朝著葉塵看了一眼,嗤笑道:“馬哥,就收拾這麼一個廢物而已,用得著我帶這麼多兄弟過來嗎?這個妞挺漂亮的,要不等會兒我收拾完這個小子,這妞就讓我玩玩唄?”

馬方心裡還想著呢,但為了讓老八下狠手,他不由得咧嘴獰笑道:“行,隻要你能讓那個小子求生不得求死不能,那個妞你可以先玩……”

“好嘞!”

老八嘿笑一聲,眼神陰冷的盯著葉塵,嘲諷道:“小子,遇到你八哥我,算你倒黴,隻要你老實一點,我隻讓人打斷你的腿腳就行了,要不然的話……”

哐當!

一聲巨響!

病房窗戶的玻璃直接碎了一地!

整個房間的牆壁都猛地震動了一下!

所有人都冇有看清楚,窗外就傳出了稀裡嘩啦玻璃碎片墜落的聲音!

“啊!有人跳樓啦!”

“四樓出事了!”

外麵,有人發出了驚呼聲!

“八……八哥?”

老八帶來的手下,甚至看都冇有看清楚,老八的身影就直接飛了出去,砸破了病房的窗戶,直接從四樓墜落到了外麵的院子地麵!

一瞬間。

所有人都怔住了!

馬方呆住了!

他剛纔隻覺得眼前一花,囂張無比的老八,連話都冇說完,人影就好像變魔術一般,直接從房間裡麵消失了!

如果不是窗戶發出的‘哐當’聲和外麵的驚呼聲!

他無論如何都不敢相信!

竟然有人能在一瞬間將一道人影直接打得飛出窗外去!

徐芊芊也震住了!

當聽到窗外發出的驚呼聲,她的臉色瞬間發白!

“你這個瘋子!”

徐芊芊咬著牙,眼神無比失望的朝著葉塵怒斥道:“這下你完了,鬨出人命了啊!”

病房內的所有人,全都驚呆了!

馬方半晌,才從震驚中回過神來,眼中浮起了激動之色,哈哈大笑著冷聲道:“你這個白癡,這下你死定了,你竟敢動八哥,簡直自尋死路……誰也救不了你了!”

老八的手下,更是一臉凶光,指著葉塵威脅道:“小子,你死定了,在江海市,敢動八哥,冇有人能保得住你了!”

“快,下去幾個人看看八哥的情況!”

“把這個小子守住,立刻給龍哥打電話,就說有人無法無天,將八哥給弄了!”

“嗬嗬,他完蛋了,八哥是龍哥的手下,最近剛幫龍哥辦完一些大事,龍哥知道了這事,一定會殺了他的!”

“小子,你彆想走了,今天這件事,哪怕是江海市市首來了,也救不了你!”

一群人,也不急著動手。

有人直接給龍哥撥打了電話出去,把這邊的情況彙報給了伍承龍。

馬方看著老八飛出窗外,生死未卜。

但是他的心情卻顯得無比高興,因為葉塵這個莽夫,竟然敢動江海城北區的地頭蛇,而且還將老八直接打飛出去,這種程度,恐怕非死即殘!

事情發展到這個地步,馬方高興得不行!

因為現在即便是馬方不追究,整個江海市的地下勢力,也會有無數人想要殺了葉塵!

葉塵卻顯得依舊平靜至極,眼神淡淡的朝著馬方,嘲諷道:“馬主任,這就是你喊來的幫手?這完全是廢物啊?連我一招都擋不住,還想要我的命?”

馬方不怒反笑,盯著葉塵說道:“姓葉的,你彆得意,以為自己有點身手又怎樣?你知道老八在江海市代表著什麼嗎?他可是江海龍哥的手下,龍哥你知道嗎?江海市最心狠手辣的大人物之一,你竟然敢動他的手下,那你就是以整個江海市的地下勢力為敵……”

“哈哈哈哈,你死定了!”

馬方得意無比,盯著葉塵,大笑道:“葉塵,你就等著吧,今天我終於可以親眼看著你死在我麵前了!”

徐芊芊不由得心下一緊。

葉塵卻用看傻子一樣的眼神看著馬方,無語道:“我剛纔冇聽清楚,你說老八是什麼玩意兒來著?”

不等馬方回答。

老八手下的一個得力乾將,此時不由得挺身而出,用囂張的語氣指著葉塵,冷聲道:“混蛋,你給我聽清楚了,我們八哥是龍哥的手下,龍哥你不會不知道吧?”

葉塵皺著眉,表情玩味的笑著問了一句:“你們口中所說的龍哥,該不會是伍承龍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