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所要做的就是解決德赫瑞姆的圍城問題,給卡多克送去補給,隻要有了充足的補給,卡多克就能夠發揮出他應有的實力,庫吉特汗國的那一幫雜碎根本就不是卡多克的對手。

對於亞羅格爾克國王的這一個決定,那些維吉亞王國的領主和騎士們根本就不敢有任何的異議,他們曾經都是卡多克的敵人自然明白卡多克的可怕之處。

他們可不敢和卡多克成為敵人,他們默默的替庫吉特汗國感到擔心,或許庫吉特汗國在經曆這一次戰鬥之後,隻要有卡多克在,庫吉特汗國說不定就永遠不會前來進犯他們國家的。

浩浩蕩蕩的,亞羅格爾克國王的大軍就開始向南方挺進救援德赫瑞姆,在薩哥斯的拉格納光一接到這樣的一個情報,立刻就帶著他一部分資曆較老的那些老領主開始向伊斯摩羅拉堡進吧。

諾德王國的士兵全部都是重步兵,他們擅長徒步作戰和攻城作戰,因此隻要給予他們一定的時間,讓他們到達目的地,他們能夠瞬間攻取一座城市。

庫吉特汗國則完全相反,他們全部都是騎兵,因此他們移動速度極快,擅長騎馬作戰和野外作戰,對於攻城他們是遠遠不如諾德王國的,拉格納國王決定首先就攻下伊斯摩羅拉堡。

魯德雅爾和伊阿亞雅爾這兩個老領主被派遣到前方作為第一波進攻的領主,諾德皇家侍衛首先登上伊斯摩拉城堡的城牆之上。

那些維基亞士兵在看見那洶湧如潮的諾德王國的軍隊的時候就感覺到膽戰心驚,維吉亞神箭手在伊斯摩拉城堡並不多,偶爾有一兩個神箭手射穿的諾德皇家侍衛的腦袋。

但是更多的諾德皇家侍衛不斷湧上,他們高級的皇家侍衛元盾,這樣的盾牌可以為他們抵消大部分傷害,維吉亞神箭手的弓箭一時半會兒也射不穿這樣一種堅硬的盾牌。

在諾德皇家侍衛的後麵是一群諾德資深士兵,他們距離成為諾德皇家侍衛隻差一步之遙,實力雖然在諾德皇家侍衛之下,但是也在普通市民之上,對付那些未嫁王國的衛士簡直是綽綽有餘。

潮水一般的敵軍漸漸湧上依斯摩拉堡的城牆之上,為家王國已經軍心動搖,守城的領主已經落荒而逃,整個城堡已經淪陷敵手。

“很好,魯德雅爾和伊阿亞雅爾,你們兩個的所作所為我都看在眼裡,冇錯你們這一次做得非常不錯的號用極短的時間就攻下了這樣的一座城堡,為我們下一步的計劃提供了很大的幫助。

這一個城堡的封賞,我會聽從你們兩個人的意見的,現在是時候我們準備下一步的作戰計劃。我相信那一個光頭亞羅格爾克已經得到了我們攻破伊斯摩羅拉堡城的情報。

現在我們要趕緊派遣一支軍隊立刻攻下骷髏,敵人已經知道我們的動向了,那些在王國內部的年輕領主們也應該出動了,蘇洛位於羅多克王國的北方,在速度由沃爾斯來鎮守。

相信羅多克王國一時半會兒是不敢出擊進攻我們的,我們現在可以安心作戰來對付維吉亞王國,隻要吞併了維吉亞王國,鞏固了我們的霸主地位,那麼就算羅多克王國和薩蘭德蘇丹國聯手在一起,我們都有一搏之力。”

拉格納國王講述了他的雄心壯誌,這一番豪言壯語自然是將在中的那些領主都說的熱血沸騰,當然了除了那些有的自己的思想的領主之外,顯然他們對於拉格納國王的雄心壯誌毫無興趣。

但是作為拉格納國王的手下,他們還是裝作高興的樣子,和那些忠誠的領主一樣熱血沸騰。隻不過他是在裝模作樣。

訊息迅速就傳到了亞羅格爾克國王的耳朵裡麵,此時亞羅格爾克國王正從日瓦丁開始出發向南邊的德赫瑞姆中進發,在得到這個訊息之後,他知道自己如果在這一個時刻就分兵的話。

一定是打不過諾德王國那一幫軍隊,就算打得過諾德王國,那麼拖延的時間足以讓德赫瑞姆陷落,為了不讓德赫瑞姆陷落也為了不讓諾德王國搶奪自己的領土。

亞羅格爾克迅速派遣自己的傳令兵向全國各處的領主發出通告,要求他們集結兵力對付諾德王國,伏爾德拉特波耶作為這一支軍隊的元帥。

雖然說處在全國各地的那些領主所召集起來的軍隊素質和數量是不如亞羅格爾克國王自己親自率領著。

但是能夠拖延諾德王國進攻的時間那麼是最好的,隻要等到自己解決了德赫瑞姆的城池包圍,擊退了庫吉特汗國,自己就可以大搖大擺的回來收複北方失去的領土。

亞羅格爾克對於自己的計劃很是上心,認為自己的計劃天衣無縫,畢竟有了卡多克在手,亞羅格爾克國王覺得自己是天不怕地不怕。

其實如果說他能夠再聰明一點,或者說他能夠再理智一點,他可以派遣一名使者到南方的羅多克王國,讓羅多克王國發兵進攻諾德王國。

這樣的話更能夠拖延諾德王國的時間,說不定還有機會能夠狠狠的打擊一下諾德王國,隻不過現在的他已經被衝昏了頭腦。

很快,諾德王國派遣自己的大軍前去進攻維吉亞王國的訊息已經在大陸上麵傳開了,處在諾德王國南邊的羅多克王國,這一個時候正在猶豫不決。

葛瑞福斯國王現在正在籌劃著如何進攻諾德王國,在這一個時刻是不是他進攻諾德王國的最佳時刻。

雷蘭德伯爵在葛瑞福斯國王的身邊,其實格瑞福施福王自始至終都待在維魯加這樣的一座城市裡麵,為的就是能夠快速的找到合適的戰機來進攻諾德王國,諾德王國自從消滅了斯瓦迪亞王國之後。

就一直是大陸上麵的霸主,大陸上麵現存的五個國家當中,諾德王國擁有的領土是最大的,聯合薩蘭德蘇丹國消滅諾德王國,對於葛瑞福斯國王來說是一個重大的戰略。

“陛下,我認為我們的時候到了,現在這個時刻不進攻諾德王國的話,那麼我覺得我們等不到下一次機會了,等到諾德王國我安全的吞併了維吉亞王國。

到時候我們再去消滅諾德王國將會是難上加難,此時不發放過了這一次機會,下一次或許就是諾德王國來吞併我們。”雷蘭德伯爵發話了,其實這一句話和葛瑞福斯國王內心所想是相仿的。

格瑞福斯國王也表示想要進攻諾德王國,以達到製約諾德王國的目的,但是他也聽說了,替諾德王國鎮守蘇諾的領主正是沃爾斯,沃爾斯能夠殺掉被斯瓦迪亞王國譽為三大英雄之一的霍斯本斯。

那麼可想而知他是有一點本事的,這樣的話,格瑞福斯國王心中略有擔憂他擔心沃爾斯會將他的大軍通通打敗。

“陛下,雖然說鎮守蘇諾的是那一名鼎鼎有名的沃爾斯,但是你想一想沃爾斯就算再厲害,他也隻是擁有數百名士兵的一個大領主而已,難道他一個人就可以和我們全國的人對抗嗎?

如果我們招集大軍足足有數千人,以十倍之力供起一個蘇諾,剿滅沃爾斯,難道不是唾手可得的一件事情嗎?”

“不,我覺得我們還是前去進攻帕拉汶比較好,哈倫哥斯堡已經在我們的掌控之中,攻取特瓦林堡和帕拉汶,我們就可以避開沃爾斯的抵抗,這些地方都冇有厲害的領主作為守將。奪取這兩個地盤可以說是易如反掌。”

葛瑞福斯國王說出了這樣的一番話,表明瞭他的擔憂,雖然說按照葛瑞福斯國王的計劃,特瓦林堡和帕拉汶這兩座城市可以輕鬆的取得,但是在攻陷的這兩個地方之後,還是要和蘇諾的沃爾斯麵對麵的作戰。倒不如直接集中兵力首先攻取蘇諾。

“陛下,奪取了這兩個地方之後,我們還是要和沃爾斯正麵相撞,在奪取了特瓦林堡和帕拉汶之後,我們的士兵的士氣絕對會有所打擊,打了這麼長時間的仗厭戰的情緒會在軍隊當中蔓延。

倒不如直接以全勝之力首先攻取蘇諾,這樣的話我們戰勝沃爾斯的機會還要更多一點,這樣的話何樂而不為呢?”雷蘭德伯爵開始勸說著葛瑞福斯國王,雖然說直接麵對麵的和沃爾斯進行戰鬥。

對於雷蘭德伯爵也冇有多大的好處,但是雷蘭德伯爵指導,如果格瑞福斯國王采取他的建議進行刑事,最後一定會獎賞自己的。隻要自己的計劃能夠成功。而雷蘭德伯爵也覺得自己的計劃會成功。

“好的,既然說你這樣說的話,那麼我也就招集部隊開始向蘇洛進發,首先把我們最大的憂患沃爾斯給解決掉,之後我們再攻取特瓦林堡和帕拉汶。”

葛瑞福斯國王在最後的時刻做出了決定,決定采納梅蘭德伯爵的計劃,全國各地的部隊紛紛向維魯加開始聚集,目標直指前方,沃爾斯的危機開始到來了。泥塑百人對戰數千人。

在軍事戰爭史上有過先例取得勝利,以少勝多的例子不是冇有,但是完成的人少之又少。

此時的沃爾斯正在招兵買馬,大肆擴張自己的勢力,有了領地就有了穩定的收入,沃爾斯在自己的領地裡麵開辦了一些工廠,增加自己的收入,投資雖然大。

但是也可以有著穩定的收入,再過一段時間之後相信沃爾斯就能夠回收自己的成本,進而進行盈利。

在最近的一段時間,又有著幾名人才得沃爾斯給招募,一個被稱之為尼紮的年輕人,她皮膚全身又黑,使用的是一把彎刀,騎著一匹駿馬。

還有一個人是一名有著年紀的女人,他是德賽維,德賽維使用的是一把長弓,他原本是一名劫富濟貧的強盜,但是最近的時候,被沃爾斯也招募到自己的手下。

還有一位騎馬軍官,法提斯拿著一把長劍,這三個人加入到沃爾斯的陣營當中,無疑是讓沃爾斯提升了一個檔次,在諾德王國進攻維吉亞王國之後,沃爾斯就開始積極防備南邊的羅多克王國。

拉格納國王可以說是很信任模特,把整個南邊的事物都全部交給了沃爾斯一個人處理,簡直比某些老領主還要受到重用,無疑是讓人感覺到嫉妒。但是嫉妒歸嫉妒。

能夠擺平羅多克王國的恐怕隻有沃爾斯一個人,整個諾德王國當中的年輕才俊,以及那些經驗豐富的老領主都比不上沃爾斯能夠鎮壓住羅多克王國。

這樣的情況也就造成了當格瑞福斯國王召集了全部的兵力到達了沃爾斯的城池下麵,看見的是一排排戰意昂然的士兵,他們訓練有素整齊劃一,裝備精良。

全部都是一些經過有效訓練的士兵,在雷薩裡特的訓練之下,這一群士兵很快就從新步入了老兵的行列。

這還不止,雷薩裡特還將自己的部分劍術教授給了那些士兵,這些劍術簡單實用,部分戰鬥技巧刻在了這些士兵的骨子裡麵,標示著這一群軍隊將成為一支精銳的部隊,百戰雄師。

“雷蘭德伯爵,你覺得我們要攻下這一座城市將要花費多大的兵力,我覺得如果我們的軍隊能夠損失三分之一的話就還算是幸運的。”葛瑞福斯國王審視著這些城牆上麵的士兵。

“領主大人,羅多克王國的軍隊已經兵臨城下,我們可以清楚的看見葛瑞福斯國王的旗幟正在那一支軍隊的正中央,相信在他們安營紮寨準備好了攻城器械之後就要開始攻城了。”

波爾查將自己的所見所聞報告給了沃爾斯,沃爾斯其實從一開始就已經察覺到了這一支軍隊朝著自己的領地前進,似乎是打著速戰速決的主意,格瑞福斯國王冇有搶奪附近的村莊裡麵的糧食財物,屠殺那些村莊裡麵的無辜平民。

這樣的做法顯然是幫助的沃爾斯,雖然說沃爾斯的蘇諾城市已經被敵人給包圍了,但是周邊的那些村莊還留存著的話,無疑是在戰爭結束之後會大大的幫助沃爾斯恢複到戰前的水平。

沃爾斯並不畏懼那些羅多克王國,這一次羅多克王國吉吉的大軍從情報上來看總共有2000多人。

這2000多人和沃爾斯的300多名士兵對戰起來,似乎勝負就已經見小了,但是沃爾斯絕不會就這樣輕言放棄。

早就察覺到葛瑞福斯國王的動向的沃爾斯,已經向諾德王國的那些領主派出的求救信,沃爾斯指導,以自己數百人的兵力無法對抗那2000多人的葛瑞福斯國王。因此派遣傳令兵去集結援軍纔是最重要的。

儘管說諾德王國的那些老一輩的領主都已經跟隨拉格納國王出征維吉亞王國,但這不意味著所有的兵力都已經被拉格納國王所調遣,拉格納國王還是留下了一手,那些大多數年輕一代的領主都可以被沃爾斯給征調。

這樣的做法當然是無形之中提高了沃爾斯可以生存的力量,援軍已經在趕來的路上,集結過來的經曆或許纔剛剛過一千人。

但是沃爾斯的名聲早已經在年輕一代的領主當中被知曉,因此這些領主都不約而同的認為沃爾斯僅僅隻是率領的一千多人的軍隊也可以打敗擁有2000多人的格瑞福斯國王。

“就算沃爾斯的士兵都是精銳的士兵,但是他們隻有區區300多人,而我們有著2000多人,數倍於敵軍的實力,難道說我們不可以打敗他們嗎?”

雷蘭的博潔姐仲為領主打氣說道,這番話大家都知道,因此在看見了沃爾斯的軍隊水平之後,那些心理開始顫抖的領主也稍稍安心的,不過,損失是有必要的,就是不知道哪一個倒黴鬼損失最為慘重的。

葛瑞福斯國王沉默不語。

現在,所有跟隨者格瑞福斯國王的領主們都已經集結在這一座大帳裡麵,他們在商量如何奪取這一座城市,很顯然奪取這座城市並非易事,損失的人手絕對在預估之上,葛瑞福斯國王想要想出一條妙計來減少自己的人數損失。

“陛下,你知不知道當初的時候,諾德王國是如何攻陷蘇諾最多城市的嗎?他們派遣的間諜潛入了蘇絡,不如這樣吧,我們也可以派遣間諜到達速度裡麵。

等他們到了晚上的時候,偷偷的打開城門,這樣的話我們來一個裡應外合,一舉攻下這座城市。那麼想一想,我們的人數起步就可以減少損失,諾德王國的士兵都是重視徒步作戰。

他們在遠程也就是弓箭的使用上是遠遠不如我們的,而我們國家的羅多克弩手卻是大陸上麵最強大的弩手,我們可以選擇和他對射,相信在遠程火力這一個方麵上,我們是要遠遠強過諾德王國的。

這兩個方案都可以減少我們的損失,希望陛下您可以早做決斷,沃爾斯這個人詭計多端,恐怕這個人早就已經察覺到我們集結大軍要來攻打他,他的那些傳令兵已經都發往了各地。

請求那些領主帶領援兵前來援助他,如果不趕緊攻破這一座城市,等到援軍到來之後,我們再想攻取最多城市恐怕是難上加難。

況且,拉格納國王現在正在攻打維吉亞王國,如果我們還不趁早攻取最多城市,等到拉格納國王解決了維吉亞王國哪一方麵的事情,恐怕我們這一次的計劃就要徹底破產。”雷蘭德伯爵省14度,直接將自己的作戰方案說出來了。

他一共說出了兩個方案,一個是派遣間諜,另一個就是使用羅多克弩手和若得弓箭手對聖,羅克魯手的射程與火力要遠遠超過若得弓箭手,使用遠程火力雖然說要損失大量的彈藥,但是這也可以減少傷亡。不失為一種辦法。

原本在一旁一句話也不說這圖比頓伯爵,此時在這個時刻卻突然說話了。

“陛下,我覺得這兩個辦法並不是兩個相沖突的辦法,我們可以一邊派遣間諜潛入城內,一邊在城外與洛德弓箭手對射,就有兩個辦法綜合起來。

將大大的提高我們攻取這座城市的速度。”圖比頓伯爵顯然是想要將這個兩個辦法綜合利用起來,這一個辦法得到了眾位領主的肯定,葛瑞福斯國王也對此肯定。很快這兩個方案被綜合時出來。

其實,現在城門緊閉,格瑞福斯國王已經把整個城市都給圍的死死的,根本不可能有任何人潛入到城市裡麵。

不過幸運的是,格瑞福斯國王為了攻取蘇諾這座城市,早就安排了一部分間諜潛入到了這一座城市裡麵,現在隻要通知他們在安排的時間打開城門,就可以裡應外合擊破蘇諾。

在白天的時候,葛瑞福斯國王又命令麾下的羅多克弩手朝著城牆上麵的手機進行瘋狂的射擊,兩方軍隊不停的對射,很顯然,諾德弓箭手的射程與火力是比不上羅多克魯索的。

唯一占優勢的便是射速,在羅剋剋弩手的前麵是一排盾牆,這些盾牆可以有效的抵禦諾德的弓箭手的攻擊,他們的作用就是為了防備洛德弓箭手的襲擊,羅多克的士兵大部分都拿著一麵大盾牌,可以有效的組建起一麵盾牆。

而在城牆上麵的諾德弓箭手,所有的城牆作為防禦,但是遠程火力不足,導致他們在這場較量當中漸漸落於下風。初次交手,沃爾斯就落於下風,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

德賽維是沃爾斯最近招募的一名弓箭手,他有著出神入化的弓術,由他一個人可以在城牆上麵射殺多名羅多克弩手。

這些羅多克弩手都是射手當中的佼佼者,有著優秀的射擊技巧,這些被德賽維給殺掉的羅多克弩手都是一幫羅多克神射手,因此殺掉了他們之後無疑是給沃爾斯帶來一個很大的福音。事實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