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棒了!

此時的裴雲,對林飛的情感,已經是猶如滔滔江水,連綿不絕了啊!

特喵的……

真就這麼離譜的嗎?

本來的他,對於林飛如何來解決自己的家庭問題而擔憂。

但是現在?

他徹底的服了!

甭管這是魔法還是啥了。

隻要是能夠解決自己現在麵臨的最大問題,那就足夠了啊!

“兒子,對不起,對不起……我……嗚嗚嗚……”

反觀裴高永,此時狠狠的擁抱著裴雲,一直重複著對不起這句話來。

彆看他喝了那麼多的酒,此時吐出來後,腦子早就是清醒了大半了。

此時的他,腦海中隻有一個情緒。

後悔!

濃濃的後悔。

“老林,這……”

看了看林飛,裴雲遲疑了。

林飛反倒是淡然一笑。

“冇事,人嘛,總是需要在一個特定的時間,一個特定的契機下,去宣泄自己的情緒,老話說得好,男人哭吧哭吧不是罪!”

“呃……這不是一首歌詞嗎?”

“啊?難道魯迅先生冇說過?”

“……”

我圈圈你個叉叉啊!

裴雲一臉無奈。

特喵的,這時候是玩梗的時候嗎?

但很快,幾分鐘過去。

裴雲感覺自己的肩頭早就是濕了,還帶著一絲的酒味。

也不知道是自己父親的眼淚,還是口水了……

但,裴雲承認。

自己絕對是頭一次見到自己的父親如此的情緒激動。

此前?

從未有過!

“兒子,你,你能原諒爸爸嗎?”

終於,裴高永坐直身體,抓著裴雲的手,一臉期待的問著。

“我……”

裴雲猶豫了。

這麼多年來,自己承受了太多太多的委屈和不滿。

要說馬上就冰釋前嫌的原諒,那是鬼話!

如此情緒,林飛自然看出來了,他笑道。

“裴先生,我覺得,想讓裴雲同學原諒你,還需要做一件事情!”

“什麼事情?”

裴高永急忙的問著。

他現在就是後悔。

他現在也隻想儘快的彌補自己過往的錯誤。

“你說呢?”

“我……”

裴高永腦子再次清醒了一分。

他明白了。

連忙的拿出手機來,裴高永撥打了通訊錄中一直置頂卻是從來冇有撥打出去過的電話。

看到上麵顯示的電話號碼。

裴雲急忙來到了林飛的身邊坐下。

“唔……”

看著自己父親緊張的撥打著電話出去。

裴雲一時間有些緊張了起來。

八年來,他一直都是想著能夠有這麼一天的出現。

而在今天,終於要來了!

但很快,他轉過頭來,看著林飛,抓著林飛的T恤,緊張的問著。

“老林……你說,如果我媽她不同意複合怎麼辦?”

“不同意?嗬!”

頓時間,林飛自信的笑了。

“如果不同意,那明天我請個假,咱倆約她出來吃個飯,到時候我讓她後悔!”

林飛笑了。

自己可是還有後悔藥丸的啊!

如果說之前,這後悔藥丸對林飛來說,他還有些官網的態度,但現在?

絲毫不懼了啊!

裴雲母親不答應?

一個後悔藥丸,直接讓你原地複婚!

但……

說實在的。

林飛還是蠻期待的。

他能夠看的出來,也能夠聽的出來。

這裴高永的心中,是滿是愧疚的。

而在後悔藥丸的作用下,瞬間讓他反省到了自己過去的錯誤,同時,還能夠讓他來徹底的改變這種心態。

就是吧,這藥丸的藥勁……

有點太大了。

林飛也是冇想到,裴高永竟然會有如此大的反應。

但終究,麵對達到了。

從裴高永之前的隻言片語之中,林飛能夠大概判斷出來。

裴高永和他的老婆之間,其實並冇有多大的矛盾,反倒是當初裴高永的一句話,傷了對方的心。

而其老婆能夠如此造就出在海州和其平起平坐的產業,為了什麼?

為的不就是能夠讓裴高永悔改嗎?

卻是一直礙於自己的麵子,裴高永從來冇有悔改過,反倒是每天逃避這些事情。

那句話怎麼說的?

嗬!

死要麵子活受罪!

何必呢?

現在好了。

後悔藥丸藥效發作,直接就讓裴高永徹底的後悔了起來。

“嘟嘟嘟……”

電話終於接通。

“喂?阿影!我是裴高永,你聽我說!”

不由分說?

還是那邊根本就冇有任何的應答?

總之,電話接通後,裴高永開始激動的說著。

“我對不起你,當年的我,真的是個王八蛋,我糊塗啊!我被金錢矇蔽了雙眼!”

“那一天,我不應該對你說出那句話來,我明白,我一直都明白,你是愛我的,你什麼事情都會來征求我的意見,也付出了自己的大好年華,給了我和咱們的兒子。”

“但我太不是個東西了,海州首富又如何?就算是我坐擁萬貫家財,但身邊,卻是冇有了一個能夠愛我的家人,我這輩子還有什麼意思?”

“我後悔了,我一直都在後悔!但礙於男人那所謂的該死的麵子,我卻從來冇有勇氣來跟你說出這句話來。”

“阿影,對不起……你願意原諒我麼,我願意用我的餘生,來好好的愛你和兒子,嗚嗚……”

“嗯!嗚嗚嗚……”

裴高永掛斷了電話,再次埋頭痛哭了起來。

“嗚嗚嗚……”

裴高永頓時間哭泣了起來。

“八年了!八年過去了啊,今天,我終於有勇氣說出來了!我終於能和她複合了啊!”

“複合?”

聽到這兩個字,裴雲的眼神瞬間欣喜了起來。

難道說……

“林老弟,不!林老師,林先生!”

猛然間,裴高永抬起頭來,看著林飛,又是飛快的衝上前來,握住了林飛的手。

“謝謝你,謝謝你讓我能夠懺悔我過去的罪過!謝謝你,讓我今天有勇氣說出這些話來!”

“沒關係,嗬嗬。”

林飛淡淡一笑,旋即抽出手來。

彆以為我冇看到你剛剛差點吐了,用手捂住的!

媽耶,黏糊糊的,好噁心!

你這人,表麵看上去風風光光的,怎麼私下裡這麼不講衛生!

也不知道是誰讓你喝這麼多的,酒有什麼好的?

哦,是我啊,那冇事了。

看著裴高永,林飛淡淡笑道。

“裴先生,其實,說來,我這次來家訪是假,讓你和愛人複合是真,這也是裴雲同學拜托我的事情。”

“我兒子?”

裴高永看了看一旁的裴雲,沉默良久,終是張開雙臂,狠狠的再次抱住了他。

“兒子,謝謝你!真冇想到,我裴高永活了大半輩子,活的竟然不如自己的兒子。”

“冇什麼。”

裴雲冷漠的表情中閃過了一絲溫柔。

“我隻是渴望一個家庭罷了!”

“我……”

裴高永語塞了。

他能夠聽得出來自己兒子話語中那弄弄的怨恨。

自己錯了。

徹徹底底的錯了啊!

不過好在,懸崖勒馬。

這一切還來得及!

“對了!”

忽然想到了什麼,裴高永說著。

“咱們彆乾坐著,我去倒茶!”

看著裴高永在廚房忙活著,裴雲感慨的說著。

“以前,我爸最喜歡的,就是給我媽展現他那拙劣的茶藝……”

“……”

林飛沉默不語。

一切,都回來了!

很快,茶水沏好。

林飛嚐了一口。

嗯!

果然!

拙劣的茶藝啊!

等會!

不對勁……

不對勁啊!

忽然間,林飛看著裴高永,一時間愣了一下。

這老哥看自己的眼神,怎麼不對勁啊?

‘教師眼鏡,檢視裴高永個人資訊……’

說著,林飛的眼鏡片出現了裴高永的資訊。

這也是林飛抽獎兩百次所給到的新能力,便是能夠檢視所有人的個人資訊。

對於裴高永的個人能力,林飛不太關注。

很快,他看到了自己想要看到的。

崇拜值:78!

嗯?

特喵的……

林飛懵了。

你特麼崇拜我搞毛線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