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哎呀呀,李菲菲同學,你好歹是個女孩子,雖說你喜歡搖滾樂,但女孩子怎麼也得淑女一點啊!哎哎哎,你竟然打老師!你這有點不像……疼啊!打人不打臉啊!”

“我不管!誰讓你說我跳舞差的!我說老林,你不能仗著自己是老師,是我的班主任,你就欺負人啊!我一個女孩子,我容易嗎我!我也很努力了啊!”

“死道破!”

頓時間,在被李菲菲追趕之下,林飛終於是抬起手來,說了一句蹩腳的英語來。

看著李菲菲,林飛無奈說著。

“好了好了,我是開玩笑的啦,你跳舞其實真的不錯的。”

“真的?”

“當然!不信你問舞蹈老師呀,我剛剛就是想玩個梗而已。”

“這……”

李菲菲疑惑的看向一旁的舞蹈老師。

後者淡然一笑。

“是的,這位小妹妹的舞蹈還是不錯的,身體靈活度很好,我想,多加練習一段時間,一定會非常熟練的,到時候,當然時候給這首歌,賦予一個新的靈魂!”

“這……真的?”

李菲菲看向周圍眾人。

大家麵上帶笑的點頭。

林飛也笑了。

自己剛剛,確實是想活躍下氣氛的。

他也是看李菲菲訓練的有些太累了,想著放鬆一下。

要知道,李菲菲的舞蹈能力可是有著六十分的。

這已經是達到了及格線。

也便是證明著,這丫頭的舞蹈實力,絕對是不會差到哪裡去的。

而剛剛的舞蹈,雖然說屬於古代的將士武,但是動作並不複雜,到時候隻要李菲菲掌握熟練,林飛相信,這必定是會給整首歌帶來不一樣的東西!

林飛甚至說已經在期待了起來。

期待著這首充滿少年壯誌和中年豪邁的歌曲,會如何的讓聽眾們……

熱血沸騰起來了!

“好!”

終於,得到了大家的肯定,李菲菲開心的笑了。

她看著許悅和舞蹈老師說著。

“徐悅姐姐,舞蹈老師姐姐,你們放心!我一定會努力跳好這段舞蹈的!”

“嗯嗯,我們相信你!”

就這樣,許悅和李菲菲開始排練起來這簡短的舞蹈來。

舞蹈雖說不長,不過半分鐘而已。

但其中蘊含的神韻,卻是需要不斷的體會的。

整個練舞室內,不斷的放著上午兩人錄製的歌曲。

終於,時間來到了下午的三點鐘,李菲菲這邊已經是完全熟悉了舞蹈。

和許悅進行了一番合拍後,很快舞團的人來到,大家換好了衣服,麵對著鏡子排練了兩三遍。

場景開始佈置,大片的綠幕安裝完畢,一群人站在綠幕前又是跳了五遍。

時間來到了晚上的五點鐘。

“呼!”

換好了衣服,從更衣室中走了出來。

許悅和李菲菲二人早就是臉上掛著香汗,二人長出口氣,臉上帶著笑容。

“終於結束了,林飛,我們回酒店吧,洗個澡,換身衣服,六點半就要參加慶功宴了。”

“唔……好!”

打了個哈氣,林飛這纔是起身,和二女一同離開了攝影棚。

六點,夜色降臨。

天空之上,繁星點點,微風拂麵,給無數行人躁動的心情開始降了降溫。

洗了個澡,換上合身的衣服,一行數十人,奔著慶功宴所在的區域而去。

坐在車上,林飛看著窗外。

無數人都在為生活而努力而奔波著。

自己……

亦是如此!

……

“嘎吱!”

海州,某處郊區的鄉間菜館門前。

兩輛價值數百萬的豪車駛來,停在了這裡。

車門打開,率先走下來的是一身黑衣的司機。

司機目光如炬的打量了一番周圍,旋即打開了後麵的車門。

隻見到,在兩輛車上,緩緩走下來了三人。

一對看上去二十六七歲的年輕男女,一位看上去五十多歲的男子。

男子臉上皺眉不少,但那黑色的頭髮,銳利的雙眼,再加上其走路帶風一般的氣勢,可謂是給人一種不怒自威的感覺。

“明山大哥!您終於來了啊!嗬嗬嗬……”

飯館的門口,早就是等待了許久的朱嶽和父親朱明智終是臉上掛起了笑臉來。

隻不過,朱嶽的笑是皮笑肉不笑。

而朱明智的笑?

則是諂媚,阿諛奉承的笑!

連忙的走上前,看著朱明山,朱明智急忙的伸出手來和其握手。

“明山大哥,大駕光臨海州,真是讓海州蓬蓽生輝啊,也讓我們朱家受寵若驚啊。”

“嗯。”

朱明山眼神中不動聲色。

但若是細看的話,還是能夠看出來那副不耐煩和厭惡的居高臨下情緒。

身後一男一女,便是冇有這般的眼神功夫了。

二人的眼神中,都是不經意間流露出了一絲輕蔑的情緒來。

這一抹情緒,頓時間被朱嶽捕捉到。

朱嶽皺起眉頭,心中稍有不爽。

朱明山。

朱家的長子,現任苝京監管司副司長,可謂是一人之下,半隻手遮天的存在。

而這個位置,上一任正是朱明山的老子。

雖說自己也是叫爺爺的,但這層關係之中,卻是有著千絲萬縷的隔閡。

而朱明山此時身後的一男一女,是朱明山的兒子和女兒,兒子為大,名叫朱蒼,女兒為小,名叫朱瓊,現如今都是在朱明山的手底下。

朱家,為了這些直係,可謂是動用了很大的關係,也均是在苝京落戶,站穩了腳跟。

但……

朱明智一家……

卻冇有這麼幸運了。

朱明智是朱家的私生子,當年朱家老爺子可以說是無比風流,四處沾花惹草,後來遇到了一些事情,纔算是收斂了起來。

但顧忌家中大姨太的想法,朱明智一家便是來到了海州發展,在一路順風之下,也算是發展的如魚得水了。

不過朱嶽知道,這輩子,恐怕他們一家就隻能夠這樣了。

想回到朱家主家之中?

癡心妄想了……

但為了在海州能夠發展的順風順水,這一切,還是要仰仗著朱家的支援。

也便是俗稱的,靠山!

有著朱家這樣的靠山,在海州,很多事情,對方還是要賣一個麵子的。

這要是朱明智一直到現在還能夠如此穩坐職位的原因。

但也正是因為如此,朱明智不高升,也冇被下放。

而在今天一早,朱嶽便是收到訊息,說這自己的大伯朱明智今天要來到海州視察工作。

朱明智冇有任何猶豫,連忙的打了電話,試圖邀請他共進晚餐,接風洗塵。

這也是為了拉進一下雙方之間的關係。

天知道以後會不會有什麼事情需要朱家出麵。

這一頓飯,很有可能,就是一個人情,就是一把解開謎團的剪刀!

“明智老弟這些年來,還是帥氣依舊啊?看樣子,最近生活的還挺不錯的吧?”

“明山大哥您這是哪裡話?”

朱明智諂媚的笑道。

“我再怎麼生活的不錯,也不如您啊?聽說,明山大哥最近要高升了?到時候,老弟我可是要好好的祝賀一番。”

“哎?”

朱明山毫不在意的擺了擺手。

“這都八字冇有一撇呢,不要亂說,小心被人言語了,不過,司長最近確實是有退位讓賢的打算,老爺子也打算,讓我來接替這個位置,畢竟,司長也是老爺子當初一手提拔起來的。”

“嗯嗯,是的。”

朱明智點頭。

“想憑藉明山大哥您的能力和才華,這個位置,非您莫屬了,哎呀!你看我,這光顧著大家相聚了,快進快進,裡麵已經備好了飯菜酒水,咱們一同接風洗塵一番。”

“好,那就麻煩明智老弟了。”

“明山大哥哪裡的話?這都是做弟弟我該做的!”

說著,幾人這纔是邁步向著裡麵走去。

……

“各位,下車了。”

很快,到了一家會所。

許悅也是大氣的直接包下了一間足夠容納三百人的大廳。

眾人下了車。

林飛抬頭望去。

當看到麵前這裝修的碧麗堂皇的會所之時,林飛有些躊躇了。

身邊,許悅停下腳步。

“怎麼了?”

林飛苦笑搖頭。

“冇什麼,隻是覺得,這種地方,很是不適合我這種人呢,我不過是普普通通的一個老師罷了,卻是難以享受這等的環境和待遇。”

“這……對不起。”

許悅出乎意料的道歉。

“林飛,對不起,可能,我是冇有考慮到你的身份,但我也是想著大家辛苦這麼久了,大家也應該享受一番纔是的。”

“嗯,冇事的,妮子,你不必說對不起,你本就冇錯。”

林飛淡淡一笑。

“我隻是有些感慨罷了,再者說了,人嘛,這輩子總是要去嘗試新的東西,要去喜歡新的事物,走吧,我們進去咯!”

說著,林飛一臉自信的邁步走了進去,嘴中還在嘀咕著。

“吃席咯~我要做老頭那桌,老頭吃不了油膩的,我能吃啊!”

“嗯?!!”

身後,許悅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