震驚!

全場都被李菲菲的開口給震驚到了。

好有力量的聲音。

其中那充滿滄桑感的情緒,完全和其的形象不符啊!

瞬間這樣的反差,讓全場的觀眾們沸騰了起來。

媽耶!

絕了!

這真的是開口跪了啊!

嘶!

就連林飛,此時也是倒吸了一口涼氣。

好強。

這是什麼?

這特麼就是天才的實力啊!

那97分高分的演唱能力,你以為是在開玩笑的嗎?

舞台之上,許悅也不禁愣神了一下。

她側過頭來看了看李菲菲,又是看了看台下的林飛。

後者清楚的看到其的眼神中驚歎的情緒。

嗬……

林飛淡淡笑了。

不知為何,他忽然間發現,這李菲菲……

竟是有許悅大學時候的影子。

那種氣質,那種對音樂的執著,簡直就像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一樣啊!

終於!

隨著一聲鼓點的響起,許悅這纔是反應了過來了。

到自己了。

她連忙的扶住麥克風。

“我也明白

過去是多麼愚蠢……

站在街頭

我看到熙熙攘攘

才明白

我,早已告彆了無趣!”

“嘩!”

全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來。

絕了!

大家發現,這倆人簡直就是絕配啊!

李菲菲的青春活力,許悅的生活閱曆,在這一刻瞬間碰撞到了起來。

“轟轟轟!”

頃刻間,高昂的音樂響了起來。

煙花四散,全場再次沸騰!

歌曲的**,來了!

李菲菲:“我多想再次回到過去

告訴我自己

你永遠

彆後悔!”

許悅:“因為那是你的青春

獨有的記憶

它陪伴

你長去!”

合唱:“我們曾經的青春

是如此的熱血

高歌!呐喊!哭泣!

用它

來祭奠我們老去的記憶!!!”

李菲菲:“我們曾經的……

青春!!!”

臥槽!

全場起立!

怒……

怒音!

所有人震驚了。

媽耶!

誰特麼能夠想到啊!

李菲菲這看上去瘦弱的身體裡,竟然蘊含著如此強大的力量。

那“青春”二字,瞬間伴隨著怒音出現,瞬間讓所有人頭皮發麻。

歌曲的伴奏響起,台下的觀眾們纔是漸漸緩和了過來。

“臥槽!我特麼渾身雞皮疙瘩都起來了啊!”

“冷知識,我們……是不是可以同時喜歡兩位小姐姐?”

“嗯?你幾個菜啊,喝成這樣?醒一醒,那是我老婆!”

“樓上這位更是個寄!”

“我現在就感覺,這位觀眾小姐姐是負責‘殺’我的,而許悅小姐姐是負責埋我的,太強了吧!”

“臥槽!我的天靈蓋啊!”

“麻了麻了,我的雞皮疙瘩啊!壓不住了!”

大家紛紛的回味著剛剛所聽到的,無所謂震驚了。

他們甚至在懷疑,這真的不是一個專業的歌手嗎?

為何會有如此的唱功。

強!

很快,歌曲間歇結束,第二段來到。

許悅:“我曾經無數次回想……

什麼是熱血?”

李菲菲:“難道是麵對質疑

永不退卻嗎?”

許悅:“我曾經無所謂質疑

我是否對得起自己?”

李菲菲:“直到多年以後明白

什麼叫做青春記憶!”

合唱:“我永遠記得!

我在每次遙望星空!

我彷彿看到

自己無所畏懼的身影!”

“那……”

忽的,聲音婉轉低沉。

許悅富有感情的聲音響起。

“不正是青春嗎?”

“那正是青春!!!”

李菲菲默契十足的高聲呐喊著,隨之而來的,還有音樂的瞬間高昂。

“哇!”

全場再次沸騰。

大家歡呼著,雀躍著,激動著!

哪怕是林飛身邊這兩位早就四十多歲的家長,此時也激動的握緊拳頭,隨著大家一同……

呐喊!

那是青春的樣子!

那是熱血的樣子!

所有人都在這一刻,被李菲菲的呐喊給點燃了。

就像是在冬日漫天雪花之中,升騰的一團火焰,讓所有人看到了不同的光芒。

“青春!”

“熱血!”

兩人不斷的重複著這兩個詞語,一聲比一聲高亢,也一聲比一聲嘶吼。

終於……

“青春……用熱血紀念……”

最後七個字,平和的收尾,彷彿是拉回了大家的思緒。

全場數萬名觀眾,也漸漸的平複下了自己的情緒。

但……

這顯然冇有結束!

“再來一首!”

“再來一首!”

不知道是誰喊了一聲,隨後大家紛紛跟著大喊了起來。

“呼!”

許悅長出口氣,旋即笑了。

她轉過頭來,看向了一旁的李菲菲。

後者也在看著她。

走上前來,放下麥克風,許悅給了李菲菲一個深情的擁抱,旋即用著隻有二人能夠聽到的聲音說著。

“小妹妹,你很有天賦,我已經能夠看到你未來的天賦,不要放棄音樂,相信我,也相信……大家!”

“大家?”

李菲菲疑惑。

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啊?

她為什麼會知道自己要放棄音樂?

難道說……

……

“我很喜歡這首歌!”

在觀眾席之中,林飛雙手環抱,一臉開心的笑著。

“就像是它的名字一樣,用熱血,紀念青春。”

“不論是我的,還是二位的,你們覺得呢?”

“嗯……”

終於。

不同於之前的礙於顏麵。

此時的李安寧夫妻二人,也算是放開了自己。

兩人完全的被現場的氣氛點燃了不說。

在當看到舞台之上的李菲菲徹底的放飛自我之後,夫妻二人被深深的觸動了。

“林老師……”

“哦?”

忽的聽到李安寧如此聲音,林飛有些意外了起來。

什麼情況?

這李安寧的語氣,可是和之前的冷漠大相徑庭了啊。

反而林飛從其的語氣之中,聽到了一絲的內疚?還有欣慰的情緒?

他要說什麼?

好奇之下,林飛側過了頭來。

終於,李安寧和陳冉夫妻二人同樣轉過頭來。

二人看著林飛。

前者終是開口。

“真是抱歉,之前的我們,可能對您有些蔑視,有些瞧不起你的。”

“……”

林飛麵色平和。

他知道,這絕對不是他們要說的重點。

果不其然!

陳冉:“而現在我想說的是,謝謝你,謝謝你能夠給我們這個機會,能夠讓我們身臨其境的看到我們女兒的快樂。”

“就像是你之前說的,讓一個人去從事一個她從來都不喜歡,甚至還牴觸的行業,那會很痛苦的!”

“我和老李年輕的時候,也有許多喜歡的歌手演員,但漸漸下來,我們被金錢矇蔽了雙眼,直到今天……”

“我明白了!”

“是啊。”李安寧在一旁笑了。

林飛撇嘴。

您特麼這笑……

比哭都難看啊!

不過很快,林飛也笑了。

“看來,今天這兩個小時,真的很值啊!”

“是啊……”

夫妻二人,不約而同的笑了。

二人旋即動作統一的轉過頭,看向舞台。

他們看到了李菲菲那開心的笑容。

看到了李菲菲在舞台上那快樂的樣子。

這……

纔是他們的女兒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