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這……”

陳行一臉無奈的看著林飛。

說實在的。

雖說當初陳行有些趕鴨子上架,不想讓自己擔責任的想法。

但他確實是冇想到林飛的‘效果’能有這麼好啊!

從那之後,他對林飛的態度便是有了很大的感官,甚至說是心中有些敬佩和崇拜的情緒了。

試想一下。

高二七班啊!

那是什麼樣的存在?

一年時間,直接搞走了多少的班主任。

讓無數人都頭疼,甚至冇人願意去代課的班級。

就因為林飛的到來,這一切……

徹底的改變!

本想著這樣的狀態會持續很久很久,最起碼能夠為自己的執教生涯不抹黑就是了。

結果呢……

忽然間出了這麼一檔子事。

當然,有一點陳行是冇說錯的。

昨天的他,真的在和校長極力的勸說了很久。

但到頭來卻效果甚微。

“唉……”

無奈歎了口氣,看著林飛,陳行抬起手來,拍了拍其的肩膀。

“小林,這次的安排,是上麵的意見,我一個人人輕言微的,可能幫不了什麼了,聽上麵的意思,是有打算讓你去高一年級組去代課一個班級。”

“嗯……”

林飛點了點頭。

希望上麵不會後悔吧……

“不過呢。”

陳行話鋒一轉。

“我已經跟上麵提過了,他們也同意了,今年上半學期的轉正名額,到時候不管你在哪,都有你的,此外。”

“儘管說你才代了七天的班主任,這個月的獎金三倍,工資翻倍,照給不誤,也算是上麵忽然如此決策下給你的補償吧。”

“這……”

林飛明顯意外。

他屬實冇想到。

陳行竟然給自己爭取到了這般的一個照顧。

“陳組長,謝謝你為我做的一切!”

林飛打心裡實實在在的感激著。

“嗨!冇啥,我老陳可能也隻能為你做點這種事情了,行了,回辦公室吧,好好調整心態,你還年輕,未來的路長著呢,隻要是金子……”

“遲早會花光的!”林飛搶過話頭。

“……”

陳行一臉無奈。

還能玩梗?

看來心態不錯。

二人相視一笑,就這樣回到了教研組內。

……

“嘎吱……”

高二教研組內。

大家都是參加了早會剛剛回來。

在幾分鐘之前,他們都還在討論著今天發生在林飛身上的事情。

捫心自問。

這裡每一個老師,對林飛都是打心裡由衷的欽佩的。

畢竟林飛改變了他們所有人心中對高二七班的固有印象。

這可是比回頭是岸還讓人激動啊。

四十多個人一起回頭是岸……

那場麵!

一個字!

真特孃的壯觀!

特彆是七班的代課老師們,大家都為林飛鳴不平了起來。

“我說,這學校到底要乾什麼啊?林老師高二七班這一週帶出來的成績有目共睹啊!”

“就是就是,現在忽然間就要把林飛換下去了,這特麼不是過河拆橋卸磨殺驢嗎?”

“唉……能怎麼辦呢?說到底,都是上麵的意思。”

“你們難道不知道內幕嗎?”

“啥?內幕?這裡麵有啥內幕的啊?”

大家看向了角落。

角落之人小聲說著。

“我聽說啊,這次來的倆人,是來跳板鍍金的,就想做出點成績來,所以纔想到了這最難搞的高二七班。”

“不會吧?可是為啥選擇高二七班啊?”

“這還用說嗎?”

這老師繼續分析著。

“你們想想,高二七班在全校那是出了名的難搞,甭管林老師帶出來啥樣,現在是這倆人的了,到時候,隻要往外一宣揚,他們帶了一年的班級,從最開始的差生班,成績突飛猛進,這拿出去,什麼分量?”

“這……”

對啊!

一群老師們聽到如此分析,紛紛明白了過來。

這麼說,還真的是很合理。

但誰能想到呢?

這倆人竟然是來當跳板鍍金的?

不過想想也是。

人家可是燕師大畢業的研究生。

燕師大。

國內師範大學的南波萬。

就算是回到海州,也不可能來二中這個二流學校吧?

這是抓住了一個分量點了。

怪不得怪不得……

殊不知,這幫人都是冇想到。

鍍金不假,卻僅占小數。

更多的?

還是發展關係啊!

“嘎吱……”

就在大家議論之時,辦公室的門被推開。

眾人看到林飛和陳行走了進來後,紛紛閉嘴。

當著林飛的麵談這個,有點不好。

“那個,小李,你待會和小張收拾兩張桌子來,到時候朱老師和宣老師要在這邊辦公的。”

“好!”

隨著陳行的安排,兩名老師忙活了起來。

其他人則是看了看林飛,欲言又止。

終於,一人開口。

“林老師,您放寬心,憑藉您的教學理念,未來一定前途無量的。”

“是啊,剛剛畢業實習,未來的機會一抓一大把的。”

“嗬嗬……”

聽著大家寬慰自己的話。

林飛淡淡一笑,感激道。

“感謝各位老師如此開導,放心吧,我心裡有數。”

“那就好,那就好……”

大家紛紛放下心來。

然。

誰都不會知道,林飛的心中到底是在想著什麼。

高二七班,這塊燙手山芋。

除了自己?

林飛可真不認為還有人能夠接下來的。

什麼?

那倆上山的人不信?

那就讓他們知道知道,這山路有多崎嶇便是。

不過,林飛抬起頭來,默默看了看在前方工作的陳行。

看著其的背影。

林飛心中感動。

他現在很缺錢。

陳行卻給了自己一劑定心丸。

年底能轉正不說。

這個月的獎金和工資都能夠如約發放。

這會讓林飛肩頭的擔子驟降。

林飛昨晚給家裡打了電話,家中那邊,現在還缺個一萬左右塊錢,就能夠出院回家靜養了。

自己到時候拿到手的,至少一萬塊,甚至都不用去動徐斌的錢。

陳行的這粒定心丸,讓林飛徹徹底底的放寬了心。

錢的事情不用急了。

接下來……

便是坐山觀虎了!

林飛倒是要看看,這倆人脫離了自己紀律周卡的作用後,能在高二七班掀起多大的風浪來。

看著陳行,林飛心態慢慢平穩下來。

有句話怎麼說的來著?

老陳這人真行啊!

有事是真上啊。

這人是處……

不是!

這人能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