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為一位皇帝,從這幾個月來模擬器中收到的教訓,梁秋已經明白了永遠不要去揣度人性,因為你不知道對方到底會有多瘋狂。

畢竟坐在那個位置上,就是至高無上的王,冇有誰會不貪婪。

這件事敲定之後,梁秋又和郭嘉他們討論起了韓信回國之事。

根據韓信傳回來的戰報,彙報了他們在胡國的戰果與損失。

讓梁秋冇想到的是,這一場戰役韓信他們以最小的代價拿下了胡國,基本冇有傷到自身的根基,所以現在他們還保留著足夠的兵力。

並且直接抓到達克明,不會讓對方逃離到安全處再發展的威脅。

畢竟斬草要除根,永遠不要給自己留下後患。

而現在的情況是韓信打算班師回朝,回信征求梁秋的建議。

於是與郭嘉他們討論之後,梁秋寫下了回信。

那就是先讓韓信帶兵回到林羲關,到時候直接給北部的兩位封王封鎖後路。

相比起南部的複雜程度,梁秋並不擔心北部的情況,現在的他隨時都能收回北部的領地。

畢竟兩位封王就算再怎麼強大,兵力加起來也不會超過五萬,他們各方麵的情況不允許他們養活太多士兵。

而皇城本身就位於北方,而梁秋他們經過這幾個月招收,皇城現在已經有了足足三萬五千名士兵。

這是梁秋不計後果所收下來的士兵,基本上把自己的管轄內城市的所有青年給招募了。

不過差的一點是這些人大部分都是新兵蛋子,上了戰場不知道是否能發揮到半成。

但梁秋不是很擔心這方麵,他已經讓甘寧開始負責訓練這些士兵,雖然效果不一定有上戰場那麼好,但終歸是能起到些作用的。

這些戰力加上韓信率領的林羲軍,從字麵上士兵的數量就已經大過對方了。

而這還冇有算上已經被自己暗中收買的謝王謝安,到時西南北三處全麪包夾,位於中間的唐齊兩王就算能力再強大,梁秋也量他們掀不起大風浪!

至於為什麼不直接先將對方除掉,那是因為南北戰事需要統一進度。

不然到時候北部行動,南部的封王自然會收到訊息,到時候對方說不定能集合起來對付梁秋,這是他不想看到的情況。

畢竟他在皇城能限製對方的細作探子,但在其他城市,哪怕鳳凰閣的成員再怎麼神通廣大,也冇法做到全麵監管。

現在的情況對梁秋來說,就是純粹等時間過去。

一切已經全部準備就緒,隻欠東風!

……

隨著梁秋他們的討論結果決定後,許安將決定下達到了鳳凰閣之中。

隨著資訊傳達,僅僅不到一天,任務就從皇宮傳達到了南部三座封城的鳳凰閣成員之中。

資訊之快,是其他封王的探子無法比擬的。

華慶街,這是何王城市下的一條偏僻街道。

此刻夜色幽暗,周圍的人家已經漸漸關店休息。

小巷之中,身穿一襲白衣的白裡輕搖紙扇,與同行的書生學子們告彆。

“白裡兄,確定不去梨花院了,盛雪小娘子可等著你呢。”

白裡輕輕一笑:“今日身體不適,明日明日,明日我請諸位一起,以表歉意!”

見白裡這麼說,眾人也就冇有再糾纏於他,在巷口與其告彆。

直到眾人離去,原本笑意滿滿的白裡立即收起了歡樂麵容,走到一間房屋內。

隨即房間燈火亮堂,而白裡則是從後院輕輕一番,直接離開了住所。

七巷四十四號房。

兩位家丁守在門口值夜,而背地裡他們還有著另一個身份。

羽士。

而換了一身模樣的白裡從二人麵前經過,卻是冇有與二人打招呼,走到小巷之中,輕輕一翻便進入了院落之中。

白裡輕輕拍了拍身上的灰塵,走到房間之內。

隻見此刻房間已經坐滿了十來人,男女老少,樣貌各異。

“白鶴怎麼這麼慢。”房間內的一位肌肉青年詢問道。

座位中一位女子咯咯笑道:“白鶴估計在勾欄和任務裡猶豫吧。”

白裡帶上了房門,歉意道:“來晚了。”隨即他坐到一個空位之上。

書生白裡,而他還有另外一個身份,那就是鳳凰閣的一位羽士,士名:白鶴。

而在場的眾人也無一例外,全部都是安排在何王主城裡的羽士。

而就在今天傍晚,眾人接到來自組織的提示。

少見的會議,畢竟他們都是間諜,如果交往密集就更加可能暴露,所以平時之中他們一般是不會見麵的。

而現在有會議,那就代表著有重要的事情發生了。

而就在這時,眾人看向坐在主位上的青衣男子:“老大,是有什麼事情要通知嗎?”

青衣男子輕輕點頭,然後正襟看向在場的眾人。

見到這一情況,所有人全部收起了打鬨的氣氛,一個個神情嚴肅。

隨即青衣男子拿出幾份資料,分了出去。

“上頭讓我們在三天之內抓到這幾個人,這次的任務很重要,基本全城的成員都加入了進來。”

鳳凰閣成員不多,隻有不到千名,這種城池裡算上凰巣、鳳諜、羽士也才僅僅三十來人,但每一位都是精英中的精英。

眾人陸續檢視著情報上的內容,而當資料傳到白鶴手中時。

他拿起資料檢視,隨即目光一凝。

任務目標1:何王之女,何蘇。

任務目標2:何王之子,何秦之。

任務目標3,……

幾張檔案上寫下了數人的名字,長相描述以及著裝喜好以及經常去到的地方。

青衣男子目光凝視:“接下來你們的任務就是在大後天出手,將這些人帶離,不論任何代價。”

“事後你們會被調離其他城市,而且考覈根據這次任務完成度評價。”

說到考覈所有人都是表情一變,此刻的他們神情認真,冷漠,似乎變成了真正的羽士。

所謂的考覈,決定他們在鳳凰閣的去留,升職與否。

鳳凰閣的宗旨是不留廢物,能留下者都將是傑出人員。

“換麵吧。”青衣男子說完,戴上隨身的麵具。

隻見麵具呈現紅黑色調,但頭頂與側邊則是有著藍灰色打底。

紅隼,隼科隼屬小型猛禽。

而緊跟著在場的眾人也全部戴上了隨身攜帶的麵具。

白鶴、芙蓉鳥、雨燕,這些全部都是鳥類中的捕獵高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