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這種現象,卻不僅僅發生在何誌一個封王身上,同處南部的吳王以及林王同樣遭了殃。

基本上鳳凰閣成員出手,無一能倖免。

畢竟他們冇有想到真的會有人在他們所住的城市動手,這一波完全是打了個出人意料。

當然,其餘兩位封王也同樣收到鳳凰閣發出的退兵警告,但兩位封王卻一樣選擇了同何誌一樣的做法。

其中吳全更是暴怒,直接加大了兵力,下令隔天直接攻打對方的城池。

三方同時增大了攻勢,這讓梁向地的隊伍根本無力抵抗,守衛的城市堅持不到三天便全部淪陷。

為此當受到訊息的粱向地都是不由一愣,對方的攻勢完全是不打算讓他存活呀。

隻不過梁向地終究不是什麼平凡之輩,他年輕之時也是敢打敢拚之人,又怎麼會被這番陣勢給嚇退?

而且因為他是王姓,他的封地比起其他封王還要大上許多,同樣他的兵力也強於其他封王。

“真當本王怕了他們不成?”梁向地怒叱而言。

隨即他下令守軍放棄偏遠城池,全部撤軍到主要防線,準備對其他封王發動一波總攻!

接下來幾日,南部戰事變得越發火熱。

而南部戰場的大體情況便是,位於東西南的三位封王開始對著背靠漠雪山的梁王領地進行壓縮。

三位封王的部隊逐漸攻伐,此刻已經基本來到梁王設立的三道守城。

斌西,學明,紫旭。三座城池分彆應對著何、林、吳三位封王的進攻。

而現在三位封王部隊全部在修整,而兩日後便是他們全麵進攻之時!

此刻城池之中的百姓基本全部聽聞了風聲,一個個逃的逃,跑的跑,原本三座繁華的城市竟是逐漸成了空城。

不過戰爭本就是這樣,誰也不知道自己到時候麵對敵軍會不會有什麼生命危險。

畢竟誰也無法保證,若是城池被破了,對方會不會是做出什麼屠城的手段。

亂世下的人想要活著,就不能把自己的性命交到彆人手中。

而此刻三座城池的守軍因為警惕戰事的原因也就冇有抽出人手去阻止百姓們。

與此同時遠在北方的梁秋也同樣收到了南方的情報。

皇宮之內,他目光清掃,將內容全部看完後麵容一笑。

這讓在一旁伺候的蘇妲己忍不住睜大了自己的美眸,貝齒輕咬道:

“陛下遇到了什麼事情這麼高興。”

梁秋輕輕將她攬到懷中,對著後者的額頭一吻。

“高興的事情,很快你就會知道。”

說完他直接起身,朝著房間外走去,留下一臉懵的美人。

對於梁秋來說,此刻時機已到,是時候開始收網了。

他第一時間給了謝安與遠在林羲關的韓信發去了通知,同時讓甘寧帶隊,準備來一波三麪包夾。

此刻的時間纔剛剛到六月中旬結束,梁秋覺得自己有足夠的把握在七月份之前完成一國統一。

他等待這一天已經準備了許久,多日的鏖戰,終於在今日迎來了發芽之日!

士兵的動員十分快速,基本隻用了不到半日的時間的,皇城的士兵就已經全部就緒,而他們將在今夜傍晚趕路,到時候與韓信率領的林羲軍在明日夜晚對唐王的封地進攻。

一切悄無聲息,士兵的調動雖然引來了不少人的猜疑,但今日打更人全部出動,所有想要通風報信的探子全部蔫了。

敢於實踐的人此刻已經全部進了打更人的大牢之中了,哪怕前途再光明,他們也不願意以身試險。

等到唐王反應過來的時候,兩股軍隊已經同時對他座下的封地發動了進攻。

而冇有任何防備意識的城市基本冇有抵抗的了多久就全部易主。

僅僅一夜之間,唐王旗下的九座城鎮就已經失去了五座。

而唐王反應過來時,時間已經晚了。

兩方兵力懸殊,況且現在的林羲軍已經不再是幾個月前的模樣。

經過胡國戰爭後,林羲軍已經換代,基本上每個士兵手上都沾過人血,氣勢已經不是封王豢養的私兵可以比擬的。

而且其中還有著李玄軍率領的玄甲部隊,這支部隊一出,對方基本無法匹敵。

於是在第三天的時候,韓信與甘寧會師,二人花了不到半天就拿下了唐王的封城鮮禾。

而唐王被逼無奈下,隻能交出自己的私兵與地盤。

至於封位,屆時梁秋會在朝會上將其革職,該有的儀式還是要進行的。

很快唐王被拿下的訊息早早傳到了北部剩下的齊王耳中。

瞭解到形勢的齊王立即想清楚了其中的門道,第一時間就寫了書信派人送到了謝安手中,想要拉攏他一起反抗。

誰料謝安此刻早已經是梁秋的幫手,他的信件還冇到對方手中,謝安就已經準備了兵馬配合梁秋他們來了一波三夾一。

齊王知道後被氣得不輕,怒叱謝安不義,隻不過他的這點垃圾話又怎麼影響的到一位封王呢。

更何況此刻謝安清楚的明白自己做的事情是絕對正確的,而且對方展露出來的能力完全震撼了自己。

三打一的局麵,齊王最開始反抗,隻不過不到兩天,他的地盤被無限壓縮,戰果也是清一色的負跡。

不同於唐王的頑強抵抗,齊王在二者圍攻的第三天就宣佈了投降,直接打開城門放了敵軍進來。

而梁秋倒是冇有太過糾結,在實力的壓倒性碾壓下,他量對方也不敢做出什麼反抗來。

當然在接收城池的時候,韓信他們還是帶了一份防範。

不過結果十分順利,並冇有發生什麼意外,韓信他們成功地控製住了另外一座封城。

至此,北部封王已經被梁秋解決,從明麵上來講,他已經掌控了紀國北部的勢力。

而這場戰役損失的兵力卻纔堪堪幾千,其中大部分還隻是輕傷,根本不是什麼太大的損耗。

戰果是肉眼可見的,此刻北部三十五座城市才真正歸回到了他的掌控中。

對於這個戰果梁秋是滿意,隻不過這場戰役的主菜剛剛上桌,真正精彩的對局現在纔開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