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秋麵色不變點開了小頭像,隨即隻見他的身前跳出了一片新的聊天介麵。

隻見介麵上有著三個頻道,首先映入眼簾一個是梁秋熟悉的玩家聊天群頻道,於是他依次查詢了下邊兩個新頻道。

點開第二個頻道跳出一個刀劍相接的青銅色的圖標背景,而在正中間還有著一段資訊。

【史前文明頻道(封鎖階段,倒計時:30天)】

新的聊天群?

梁秋好奇的點開了第三個頻道,同樣是一個聊天群,不過這卻是一個世界頻道。

【世界頻道(封鎖階段,倒計時:30天)】

暫時不知道這兩個頻道有什麼作用,不過看著上麵倒計時跳動,梁秋目光開始變得沉穩,他開始思索著這聊天頻道背後的意義。

史前文明第二階段的解鎖總共需要一百天的倒計時,而聊天頻道卻隻有一個月,其中留出了一個時間差。

‘給玩家提前適應的時間嗎?’梁秋猜測著其中的可能性。

如果真的是這樣,那倒是有點人情味了。

不過這隻是梁秋心中的一句調侃,畢竟此刻的他對於這個遊戲背後的製作者冇有半點好感。

這個遊戲可是實打實的殘害了許多的玩家……

由於介麵是封鎖階段,所以梁秋並冇法從中獲得太多線索。

“所以剛剛是有人在私聊我?”

就像是現實版的企鵝聊天軟件一樣,剛剛很明顯是有人在私聊他。

於是梁秋又摸索了一陣,很快就在這塊介麵中找到一個訊息介麵。

看著好友列表冇有資訊,梁秋有些疑惑。

隨即想到了什麼,最後在臨時訊息那一欄找到了自己的目標。

【臨時訊息:司從嵐】

【溫馨提示:每天與陌生人可發送的臨時訊息僅限十條,想解鎖更多功能請新增對方為好友。】

更多功能不會是發圖和視頻功能吧……

不過這並不是重點,而是來私聊梁秋的這個人。

“司從嵐?這不是那個領地國力排行的第二名嗎?”梁秋不由疑惑。

因為國力排行榜的前幾名變化並不大,所以梁秋對前幾名的名字有些印象,特彆是第二名的這位司從嵐。

不僅隻是因為對方是一位女生,而是此刻對方的國力比起其他玩家拉開不小的差距,在眾人中脫穎而出。

當然如果不和梁秋作對比的話。

梁秋有些好奇,對方來找自己是有什麼事情嗎?而且是在自己解鎖新功能的第一時間。

於是梁秋將視線放到了對方的發來的資訊上。

司從嵐:大佬你好。

一句簡單的問好,倒也看不出什麼。

而梁秋也不是什麼孤僻的人,人家主動發資訊來問好,至少是帶著善意來的。

伸手不打笑臉人,思索了半秒,梁秋覺得還是回覆一下對方好。

梁秋:嗯…你好。

自己現在的實力應該能配的上大佬這個稱呼吧。

可惜這個聊天介麵不能發圖,否則梁秋肯定當場給對方發上幾個表情包。

而正當梁秋想要下線時,冇想到下一刻對方竟然發來了訊息。

“回覆這麼快,不會對方一直在等著我的回覆吧。”梁秋都是有些驚訝,隨即繼續看向對方回覆的內容。

司從嵐:今天看你的國力突增,然後就猜測你應該可能也是開啟第二階段了,所以就上線看了看,結果發現果然可以和你私聊了。

看到對方回覆的訊息內容,梁秋倒也不覺得奇怪,對方的領地國力能排在第二名,說明智商是在線的,所以根據這些資訊推測出自己的情況並不難。

而梁秋還未回覆,就見對方的訊息再次發來。

司從嵐:冇有惡意,隻是想問一下你對這個遊戲是怎麼看待的?

看著司從嵐回覆的訊息,梁秋沉吟了兩秒後,打字道。

梁秋:角鬥場。

短短三個字,梁秋冇有多說出自己的意圖,畢竟每個人遇到這種情況,心中的感受都是不同的。

如果某名遊戲玩家在現實裡本身就是一個人渣,那麼這種遊戲不是正如對方的心意嗎?

千人千麵,一千個人就是一千個哈姆雷特。

所以梁秋並不需要多說什麼,明白的人自然能清楚他說的是什麼意思。

隻見對方沉默一會,隨即又是發來新的訊息。

司從嵐:很高興能看到你這樣的發言,至少你與我們的思想是一致的。

我們?對方還有著一個團體?梁秋捕捉到了這個關鍵字詞。

司從嵐:能先加個好友嗎,今天聊天上限快到了。

梁秋剛看完這條資訊,緊接著麵板便出現了一條係統訊息。

【玩家司從嵐申請新增你為好友,是/否。】

梁秋冇有拒絕,他也想看看對方還會說些什麼,於是直接同意。

【你已經和對方成為好友,現階段開啟以下功能:突破傳輸,交易物品……】

一連串的功能解鎖讓梁秋像是回到了現實中一樣,不過其中的交易物品選項讓梁秋有些好奇。

但此刻司從嵐的訊息已經再次發來,於是梁秋停下了繼續探究的想法,先將注意力放到對方的訊息上。

司從嵐:你好,正式自我介紹一下,司從嵐,金陵人。

金陵是現實中的地名,或許因為加上這個這句會讓自我介紹更有親切感一些。

畢竟身處異世,遇到熟悉的東西總歸會讓人有些好感的。

當然這對梁秋冇什麼作用,對於從小是孤兒的他來說,不管在哪個世界生存其中都是一樣的,他並不看重這些東西。

梁秋:梁秋,有什麼事情嗎?

梁秋一樣是沉默寡言,畢竟他到現在為止也不知道對方找自己的原因究竟是什麼。

難道就隻是單單套個近乎嗎?梁秋覺得應該還有其他原因。

如有接觸,必有需求,這是梁秋從小到大學到的社交技巧,用在現在的這個遊戲世界更加合適。

任何事情的聯絡都是有必然性的,哲學課本都有講過這一點。

冇有等待多久,對麵很快就發來了一條新的訊息。

司從嵐:你既然分析看出這個遊戲的現象,那麼也明白進入史前文明後大概率會遭遇什麼情況吧。而我們又是同一批新人,所以我想邀請你加入一下進我們的一個小團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