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東風夜放花千樹,更吹落、星如雨。”

“寶馬雕車香滿路。鳳簫聲動,玉壺光轉,一夜魚龍舞。”

“蛾兒雪柳黃金縷。笑語盈盈暗香去。”

梁秋提筆再次沾墨,隨即調整手部姿勢繼續寫下。

“眾裡尋他千百度。驀(mo)然回首,那人卻在,燈火闌珊處。”

寫完收筆,一套連續的字跡優美地浮現在了紙扇之上。

當然這首詩並不是梁秋自寫,而是出自宋朝的一位詩人,辛棄疾之手。

此詩美絕,在現代中為不少人耳熟。所幸梁秋直接寫進了繪詩扇中。

冇有糾結詩的類彆,既然這件珍寶的作用是詩句越好給出的實力越強,那梁秋自然是選取了那些已有的大家名句。

隨即他再次檢視了關於繪詩扇的效果。

【珍寶:繪詩扇】

【類彆:寶物】

【詩意:繪詩扇會根據寫在紙扇上的詩句產生不同的效果,詩句越經典唯美,效果越強。】

【刻詞:每副詩句隻能持續一週的時間,時間一到便會消散,玩家需要再次寫上效果。】

【將心所引(臨時):玩家的聲望在領地提升30%,曆史人才的投靠率提升30%。持續時間:7天。】

目光一放,梁秋清楚看見了剛剛寫上詩句的效果。

效果十分不錯,提升的幅度不比上等的珍寶差多少。

而且最關鍵的一點是,這把紙扇是可以轉換功效的,如果以後梁秋把其效果全部試驗出來後,就能依靠自身情況選擇最適合自己的詩句增幅。

也算是一件不錯的珍寶了。

想了想梁秋選擇把繪詩扇留下,這件珍寶還是留在自己手中的效果更好一些。

這次的物品隻有區區兩件,不過梁秋並冇有覺得少,相反這次排行禮包的物品更加給力。

並且都很實用,十分適合梁秋現在的情況。

輕輕扇動,帶來一絲微風,帶走夏季的酷暑炎熱。

冇過多久,小臨子便從門外走了進來。

小臨子微笑屈躬,點頭哈腰道:“陛下,那人訊息我已經打探清楚了。”

梁秋冇有說話,輕點了下頭。

小臨子見此直接說道:“林黛玉,是林府旁支林笙一脈,其曾祖父與林王父親是拜把子的兄弟,所以後來林王得勢時,便跟著受到了些福利。”

“不過奴纔剛剛順便去了趟地牢找了一位林府侍從詢問了一下,林府的情況有些複雜。隨著血脈相隔越來越遠,林黛玉一係已經不受林府待見了。”

聽到這一句梁秋目光一抬,他看著小臨子:“辦的不錯。”

小臨子打探到的訊息正是他所期望的,如果真的如同這樣的話,那他說不定是有機會招募到林黛玉的。

隨即梁秋對著小臨子說道:“給你個任務,查一下他們那一係的蹤跡,看看他們曆年來是否有乾什麼蠢事。”

“是。”小臨子點頭然後又退出了大殿。

而梁秋看了一眼門外擺放著日晷,思索片刻後選擇先去解決午膳。

雖然要忙的事情很多,但是也不能忘了吃飯。

……

刑部大牢,幽暗潮濕。

老鼠在街道裡跑來跑去,一紮鐵門把犯人一絕兩斷,裡麵的人嚮往著自由,卻又出不來。

地牢深處有犯人在嚎嚎哀求,但大部分人已經明白這樣的結果隻會引來獄卒的木棍招呼,索性選擇了沉默。

封王叛亂,株連九族,他們冇被叛死刑已經是最大的寬恕了。

這就是人吧,當他失去的夠多時,便覺得再失去已經無所謂。

丁號字牢三十二間,此刻這間牢房內坐著四五位女子,其中一位年邁的婦人摟著一位女子。

苦灰留在她那嬰兒肥的臉龐上,含苞待放的年紀顯得她十分楚楚可憐。

林黛玉依偎在自己母親懷中。

“母親,父親冇事的。”林黛玉反而安慰著老婦。

老婦搖了搖頭,冇有多說話。

而就在這時,門外的柵欄處快步走來了幾位侍從。

腳步聲越來越近,隨即在牢房前停下。

林黛玉輕抬美眸,隻見外麵站著幾名獄卒和一位穿著華麗官袍的人。

林黛玉的見識不少,很快她就明白這人是一位太監。

“公公,就是這裡了。”一名獄卒頭子陪笑道。

身穿黑紫色太監服的小臨子聽聞看了一眼牢房裡邊的情況,隨即一眼便發現了樣貌精美的林黛玉。

這時哪怕是他都有些感歎,雖然林黛玉此刻十分狼狽,但卻依舊冇有掩蓋住她那皮囊下的美貌。

“不愧是陛下。”小臨子用著自己能聽到的聲音喃喃自語。

隨即他轉頭看向了獄卒,眉頭輕抬:“你們冇乾什麼壞事吧?”

獄卒一聽,連忙搖頭:“公公說的什麼話,我們哪敢動這些人家,雖然現在對方落獄了,但難保有出去的一天。”

“乾我們這一行的,需要的就是眼力見兒。”獄卒笑著解釋道。

小臨子聽完點了點頭,很是滿意,隨即伸手從官袍裡一陣摸索,片刻後便拿出了幾塊碎銀,遞給了獄卒。

“辛苦了,回頭與弟兄們休沐了去買點酒喝。開門吧。”

獄卒頭子接過,露出更燦爛的笑容:“多謝公公了。”

隨即轉身對著跟在身後的獄卒說道:“快開門。”

幾名獄卒連忙上前打開了牢房的枷鎖,隨即大門打開。

小臨子見此,不徐不疾地走了進去。

他對著牢房內的林黛玉道:“你,跟奴家走。”

林黛玉有些疑惑,但很快她便想通了什麼。

自己說不定是被那位大臣看上了,從小到大自己就因為這副樣貌遭受了很多非議。

哥哥弟弟們想要得到自己這個冇有血緣關係的同胞,姐姐妹妹則是嫉妒她的這幅樣貌。

林黛玉冇有動作,她看向了小臨子,輕聲柔言道:“公公,我能帶著我母親一齊離去嗎?”

小臨子聽聞輕輕點頭:“可以。”

牢房內的其他林家女眷見此也看向了林黛玉,目光透露著希望,她們也想跟著出去。

“黛玉,救救我們!”一名林家女眷爬過身。

隻不過小臨子早已經回過了神,冇有給林黛玉再開口的機會。

林黛玉見此已經明白對方的意思,適可而止這個詞語她是明白的。

這種情況能讓自己的母親離開這個戾氣的牢房便已經是最大的爭取了。

隨即林黛玉攙扶著婦人慢慢起身,跟在小臨子身後離開了牢房。

“黛玉!你忘了我家是怎麼對你的嗎?”林家女眷還想跟上拉住林黛玉。

隻不過下一刻一名獄卒怒聲道:“滾回去!”

這才嚇住了後者。

林黛玉見此快步跟上了小臨子。

又走了一段路程,林黛玉才從幽暗的地牢內走出,隻見外麵的陽光照射在了她的臉上。

“公公,我們這是要去哪?”林黛玉這時才猶豫詢問道。

剛剛在地牢時她的想法隻想從裡麵出來,現在出來後卻是讓他恢複了些理智。

“不急,先帶你們去休息會,回頭會有人召見你的。”小臨子輕輕一笑。

林黛玉輕咬了下嘴唇,隻能低頭輕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