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關於林黛玉之前的生活資訊全部被梁秋得知,也不知道小臨子用了什麼手段,蒐集的內容倒是十分多,甚至一些秘聞都被寫在了其中。

當然這都是些正經秘聞,主要記錄林黛玉一家近些年和誰交往見麵,發生了什麼事情。

不過梁秋幾下便將內容全部看完,隨即他發現對方一家基本都是兢兢業業的生存。

可能因為是結拜關係的原因,雖然林黛玉一脈也出過傑出人物,但大部分都被林王一脈壓製的死死。

畢竟封王已經算是紀國內一個至高無比的位置了,很難再被超越。

但總的來說,林黛玉關係相近的一些人行路都十分乾淨,這是梁秋想看的。

並且他發現林黛玉從小在林府活得也並不是那麼順心,小時候遭到同齡人的排擠,長大後冇有選擇攀高附勢,依舊遊走在人際邊緣。

看到這一段內容時倒是讓梁秋眼前一亮,機會來了。

畢竟他讓小臨子去尋找這份資料,最主要的目的還是為了招募到林黛玉,結果現在發現對方的情況並不如意,無疑是給了梁秋一個很好的機會。

他同情林黛玉的遭遇,畢竟梁秋從小孤兒的身份也讓他麵臨著這種對待,多少有些感同身受。

但是總的來說,這是梁秋的一個機會。

如果林黛玉與林王一脈的關係好那纔是最麻煩的事情。

將手裡的資料放下,梁秋不由溫雅一笑。

同命相憐的人,讓我們見一麵吧。

隨即梁秋換下了龍袍,換了一身不那麼嚴肅的服裝。

白衣金絲,很好地顯示出了梁秋的身段,孔武有力,翩翩美少年。

論起樣貌,哪怕是不麵甲的高順,都不一定能比梁秋好看多少。

隨即梁秋並冇有打算自己動身,而是讓小臨子前去叫來林黛玉。

主被動的方式,梁秋十分擅長掌握其中的門道。

皇宮是他的地盤,在這裡談話,各方麵都會無形對他有利。

等待的時間並不漫長,大概就在梁秋看完一封手裡的檔案時,小臨子恰好將人給帶了過來。

冇有猶豫,梁秋直接宣見對方。

隻見梁秋的目光直視著乾清宮的大門。

“進去吧。”梁秋聽見了小臨子囑咐的聲音。

隨即門口走進了一個身影,身影纖細苗條,仔細一看一位女子小心翼翼地跨過門檻,緩緩一步步走入。

林黛玉今日穿了一件暖橙長裙,腰間一縷束帶將其綁緊,讓腰肢更加動人,往上是一對讓人驚歎的尤物,不過梁秋的目光並冇有在上麵過分停留,而是看向了對方的樣貌。

林黛玉兩彎似蹙(cu)非蹙罥(jua

)煙眉,一雙似喜非喜含情淚。淚光點點,嬌喘微微。讓人看了不由心生憐意心疼。

這不由讓梁秋想起了一句詩,“嫻靜時如姣花照水,行動處似弱柳扶風。”

秀麗柔弱的花兒,把纖纖瘦影投在清澈的水中,波光盪漾,花影相映,美不可言。

纖弱的柳條則在風中翩翩起舞,時而形成一道彎彎的波痕,時而形成一條優美的弧線,楚楚動人。

梁秋心中忍俊不禁,這纔剛看到對方的模樣,他便已經能感受到對方身上傳出的嬌弱,他總感覺對方身上的淚珠子下一秒便會無聲落下一般。

他不由將林黛玉和自己後宮的妃子對比,發現各有不同,林黛玉的樣貌並冇有那種讓人看了驚人的感覺,但是十分耐看,會讓人在看了第二眼,第三眼之時產生愛慕之意。

這是梁秋對林黛玉的第一印象,反觀後者內心,此刻卻是不停思考。

這人就是那位皇帝陛下嗎?怎麼跟傳聞的不太一樣,看上去好年輕。

林黛玉掩飾著自己內心的驚訝,微微走到了梁秋麵前,請安道:“民女見過陛下。”

林黛玉微低著頭。

而梁秋也早已回過了神,隻見他的目光一凝,一股讓人無法察覺的金色異瞳出現,隨即隻見一道數據麵板顯現。

【人物:林黛玉】

類彆:才女

忠誠度:70

武力:★

智力:★★★★

精神:★★★

耐力:★

統率:★

魅力:★★★★

天賦:葬花吟(不幸之人不幸之處,但物極必反,當玩家的處境十分糟糕時,必會發生一次無法預料的反轉。)

技能:桃花行(淚眼閃閃,桃花夭夭,受到天道眷顧,林黛玉會使周圍人氣運提升30%,氣運越高之人每隔一段時間便會獲得一段奇遇。)

看到林黛玉身上的天賦和技能後梁秋都是不由一愣,好傢夥,氣運型選手啊。

這兩項加強的都是關於氣運類方麵的能力,梁秋倒是第一次見,而關於氣運這種摸不到卻又很實際的東西他也一直放在了心上。

而梁秋這麼關注的原因是人生本就像是一場賭博,每個人的起手牌都各不相同,有好有壞,但起手並不能直接決定一切,摸牌也是一個十分重要的環節。

而氣運的增強,彷彿就像是讓人摸上兩張無中生有一般,又讓原本糟糕的形式變得不同。

梁秋喜歡這種牌運。

他收起了瞳孔中的玩家之眼,輕輕望著站立在麵前的林黛玉。

大廳之內,夕陽的晚霞緩緩從窗外打進,照耀在二人身上,彷彿有了一絲鮮活的色彩。

梁秋坐在藤椅之上,輕輕開口道:“你就是林黛玉?”

林黛玉點頭,微微抬起了頭看著梁秋。

隻不過對方下一句話卻是讓她不由一愣。

“長得如此美麗,想必你平時的生活很困擾吧。”

梁秋輕言淡語,彷彿好像隻是在陳述一件事實。

但是林黛玉的記憶緩緩浮現,想起了自己在被抓進地牢前的生活。

她確實是不受人待見的那一類,雖然後麵也有人開始關心她,但是她明白對方會如此大隻是因為自己的樣貌,根本不是真心的。

“陛下謬讚了,活著生死本就是一件苦事。”林黛玉細聲答道。

平日裡苦讀詩書,此刻的她倒是冇有因為剛從監牢出來就變得憔悴無力,依舊十分冷靜地看待自己以往的生活。

梁秋有些驚訝林黛玉的回覆,對方的這種心態倒是讓他十分欣賞。

微笑麵對生活,這大概是每個人最後的體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