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隔遙遠的沙土地之上,一群身穿獸皮襖褲的凶悍男子正躲在一處障礙處後。

他們其中大部分人盯看著周圍的動靜,警惕著。

隻派出一人登於高處觀望著遠處的動靜,而遠處正是在前行中的紀國商隊。

等到商隊逐漸走遠,最終消失在視野之中,這名斥候才從台上一躍落於地麵上。

“怎麼樣,那群商人看起來人很多。”一名臉帶刀疤,長相十分凶狠的男子詢問道。

斥候男子起身拍了拍衣服,拍去了身上的塵土,“看著像是隻肥羊,還帶著士兵,想必隨身攜帶的寶物不會少。”

聽到這話,在場眾人的瞳孔不由一亮,露出了不少貪婪之色。

作為在荒地裡生存的沙匪們,對於他們來說擔心並不是對方帶的人多,相反能不能得到足夠的財富纔是他們最關心的問題。

隻有錢到位,足以讓他們這群人在刀尖舔血。

不過斥候男子倒是保持了冷靜,冇有被利益衝暈了頭:“對方行進的是莫泥村的方向,看時間大概率晚上會在那邊夜宿,我們先回去把事情告訴首領,讓其帶兄弟們來圍了。”

聽到了斥候男子的說法,眾人都表示了同意。

畢竟他們隻是一個十人小隊,就算再想獨吞這份戰果也不現實。

想起他們首領經常告訴他們的話,要想做大買賣,就不能被小錢小利給鉤魂了。

“分兩隊,一批人跟我繼續盯著,我會在路上做記號,一批人回去。”

眾人很快做好分工,各自散去。

荒漠又陷入了平靜。

皇城。

今日的梁秋並冇有如往常一般上完早朝就去解決自己手裡的事務,而是換了一身便衣選擇出門。

當然梁秋作為一國之君,肯定不是給自己放假一天去玩耍的,他此行的目的是去檢查這兩個月來給下麵安排的任務。

此時距離梁秋正式收複整個紀國的管理權已經過去了不短時間,而這段日子內紀國發生著很大的改變。

不管是政治、軍事還是民生,梁秋全部一個不落都做了整改。

或許除了一些權位比較高的人有極深的感觸外,大部分百姓還是覺得現在的生活和過去冇有太大改變。

但是百姓們殊不知,此刻梁秋進行的這些新變革已經慢慢融進了他們的生活中。

改變都是潛移默化,悄然無聲的,生活在這裡的人往往最不易察覺。

如果現在有一位熟悉皇城的百姓走在街道上細心觀察,就能發現這裡與半年前的對比發生很大的改變!

而此行梁秋的第一站,便是皇城大學。

顧名思義,大學,培養人才的地方。

隻不過這所大學並不同於梁秋在地球時所上過的學校,這裡教的都是實用的東西。

在梁秋與郭嘉蕭何以及一乾權臣開會集思後,為了及時發揮人才的最大化作用,這所皇城大學設立的科目很少,隻有堪堪不到十科。

分彆是政治,朝論,管理的這類做官的基本課程。

當然有文亦有武,這裡麵還增加博弈論,兵法三十六計,對抗戰這種適合將軍類學生學習的科目。

可以說這所學校,培養的並不是普通的學生,而是一位兼備文武,進可帶兵打仗,退可治理民生的儲備官員!

隻要從這所學校畢業的學生,屆時根據在校表現,都能直接到紀國朝廷裡做官。

雖說先前梁秋已經開設了科舉製這類決策,但那終究隻是一個過渡的方法,與現在他開辦大學培養專業學生不同。

前者算是在消化紀國這些年來,那些有能力卻冇機遇的人才。

或許這類人才積累了不少,但是終究還是會招完的。

而之後每舉行一次科舉,招募來人才的水平能力無疑都能下降一截。

就如同種糧食一般,如果不給土地休息,連續種植的話肥力肯定會下降,到時豐收的產物也會變少。

其實這種現象不說梁秋能想到,就算是在曆史上,宋代時期的科舉往往都是三年舉辦一次,為了就是給時間讓考生沉澱。

所以與其到時候傻傻的等待三年,那梁秋還不如自己放低要求,招收一批夠資格的預備人纔到自己創辦的學校進行學習。

既然無法提升上限,梁秋就換個思路,提高這群人的下限!

梁秋不敢保證這樣一定能教出什麼絕世的治理人才,但是有著專業水平老師的教導,這些學生絕對會比那些自學成材的人能力更高。

當然對於這所能改變自己國內未來人才變革的大學,梁秋是十分上心的。

他甚至在其中投入了幾名打更人充當學院老師,為的就是防止裡麵出現什麼不公平的事情。

要知道在原本梁秋生存的世界,他每隔一段時間就能從wb熱搜上看到,某某高校職權人物受賄!又或者是包庇隱瞞學生惡績的情況出現!

所以梁秋留了一手底牌。

畢竟現在的紀國終究還是有著大部分世家存在,有這麼一個可以直接讓自家子弟去做官的渠道,這些人肯定會擠破腦袋把自己家的孩子送進來。

估計過不了多久就會出現什麼,隻要考上了大學,你後半輩子就無憂的傳言出來。

當然梁秋也想從根本上解決這種事情,但是他卻不可能一口氣將這些冇有犯錯的世家全部剷除,要是那麼做的話,自己剛剛穩定下來的國家又會變得動亂。

這是梁秋最不想看見的,清除害蟲這種事情不是一朝一夕就能辦成的,所以梁秋能做的隻能把這所學院嚴格化管理。

如果到時候真的有人要給管理層送錢,那梁秋隻能笑笑。

錢我們會收,至於學位?及格了自然能進,不及格就滾犢子吧。

當然收進來的錢是不會退,他這麼好心,總不可能讓他們空手而歸吧?

至少要讓這些人花錢買個教訓回去。

帶著許安幾位護衛逛了一圈皇城大學。

或許是因為梁秋的特彆叮囑,這所完全現代化的建築竟是讓他自己有些回到現實裡上學的感覺。

不僅是教學樓宿舍樓還是空地上的操場,以及那綠化草坪,更彆說那一流的食堂水平!

這裡的環境水平估計除了皇宮,都能排到第二裡去了!

可以說來這裡讀書完全是一種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