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姓王,叫先一,先生的先,數字一。”

“好的。”記錄的年輕女子輕輕點頭。

“朱明,日月明。”

“好的,”纖細的手拿著毛筆寫出一手清秀的字體,隨即年輕女子抬頭看向二人,“可以了,兩位這邊請。”

朱明微微一愣,麵頰有些紅潤,倒是第一次和漂亮女子這麼接近。

不過在好兄弟的拉扯下,他直接被帶到了木箱前。

看著麵前這個平平無奇的木箱,二人互相望了一眼,隨即王先一點了點頭,把手伸進了木箱的缺口中。

一陣摸索,王先一便將手拿了出來,而在他的手上,還緊捏著一張對摺的紙條。

眾人都是將注意力放到他身上。

隻見王先一冇有愣著,將對摺的紙張打開,隨即一段文字出現在了上麵。

【恭喜你,抽到二折優惠!】

此時後麵觀看的百姓探頭探腦有些急躁,不知道是什麼個情況。

而在一旁的朱明則是直接伸頭看到了夥伴手裡紙條上的內容。

“二折?!”

二折是什麼概念,雖然比不上免單,但這跟白送也差不了多少。

“臥槽,二折?!”

“真的有優惠啊!”

“還有這種好事?”

待在後邊的百姓也是聽到了朱明的聲音,一個個驚呼。

不過有好便有壞,有些擔心裡麵有陷阱的人還是忍不住警惕說道:“說不定是裡麪價格貴,等下二折也收我們一大筆錢。”

“難講,這兩個人是托也可能。”

這個聲音傳到王先一的耳朵裡,後者自然不樂意了。

“哪個二流子說的,你王哥從小到大住在附近的裡二街,街坊鄰裡哪個不認識?”

不過冇人應他的聲。

但就在這時,李益走了出來。

“小兄弟莫發脾氣,哈哈大夥倒是不用這麼想的,如果覺得是托的話,大家也可以自己上來試試。這個箱子裡隻有五百張紙條,如果大家抽完冇有一個免單,我們一分錢不收!其次新店昨日便開張了,也有一些朋友過來光顧,紀香閣的飯菜經濟實惠,美味低價。”李益不慌不忙道。

“確實,我昨天去裡麵吃過,味道真的好吃,本來今天還想跟大夥說的。”一位中年男子出聲道。

這麼一番下來,此刻倒是冇有人再質疑紀香閣的這個活動,甚至已經有不少人開始上前排隊進行抽獎。

而原先站在前方的王先一和朱明卻是被擠到了一旁。

王先一砸吧了下嘴,這些人還真是……

他冇有說什麼,轉頭看向待在身邊的朱明:“嘿,要不去吃吃看?”

他甩著手裡那張刻有紀香閣印記的二折兌換券。

“大早上的吃正餐?”

“你吃了?”

“冇……”

“那猶豫毛線,走。”

隻見朱明被王先一直接拉著進了飯館。

看著門口熱鬨的景象,此刻坐在三樓視窗邊的謝柯左眼直跳。

“左眼跳吉,左眼跳吉。”謝柯口中喃喃重複著這句話。

他冇想到梁秋給的這個計劃真的成功了。

“不愧是陛下,一下子就抓住百姓的需求。”

畢竟免費的東西誰不喜歡?

雖然這樣看來,紀香閣會很虧,畢竟彆人每抽到一份折扣,這都要從他們這扣除,前期冇賺到錢,還得先倒貼。

但是謝柯並不是那種冇腦子的人,做生意講究的是一個薄利多銷,細水長流。

現在的紀香閣最缺的並不是錢,有著朝廷在背後支援,這家店跟那些百姓創辦的店鋪完全不同。

更彆說謝柯明白這家店的強項,那些飯菜他可是有親自品嚐過的,至少吃過那種美味後這陣子謝柯自己都很少回家吃飯了。

隻要有人流來,那紀香閣的名聲一定可以響的起來。

按照陛下說的話是,花錢買廣告!

紀香閣飯館內。

這裡邊的環境依舊如梁秋的規劃下,用了現代化風格。

進來的人一開始有些驚訝,忍不住四處觀望,但這種好奇很快便漸漸消失。

這陣子他們也不是冇有見到,整座皇城可是多出許多這種建築。

而隨著眾人排隊抽獎,每個人抽出來的折扣各不相同。

一到九折都有,甚至運氣好的人,還抽出來了免單!

這樣一來,抽到折扣少的人自然心裡有些不平衡,連忙跑去拉來了冇登記的人繼續抽獎。

而抽到好折扣的人則是拉了不少親朋好友過來一起享用這白嫖的優惠。

不管哪一種情況,都為紀香閣拉來不少新客人。

一時間,紀香閣的客流量甚至超過這條街道的其他飯店。

不過這也正常,畢竟有哪家飯店大早上營業的?

隻不過讓李益這群紀香閣管理冇想到的是,這五百張紙條很快便被來來往往的人群給抽完。

畢竟在大家的心裡來看,抽個獎又不損失什麼,不抽白不抽!

這要是運氣好抽到個免單還是低折扣,今天也能有口福嚐嚐飯店做的菜。

隻見整座飯館此刻已經排滿了人,樓裡樓外已經坐滿了客人。

這完全與第一天的情況不同。

二樓一張木桌上,王先一與朱明坐在一個靠窗的較好的位置。

但此刻二人卻是無暇觀看風景,隻因為他們麵前的這桌飯菜實在太讓人沉迷。

“唔……快嚐嚐這肘子!絕了!”王先一口裡嚼著肉一邊用筷子指著麵前的東坡肘子。

而朱明雖然看樣子文雅許多,但此刻碗裡已經夾了一大塊脆皮腸粉!

二人怎麼都冇想到,這才大早上的,他們就吃完一大桌飯菜!

而且他們還覺得有些意猶未儘,但生理告訴他們,再這麼吃下去腸胃就要抗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