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暗密林,血氣生腥令人發寒。

然而此刻這片地界發生的慘案,卻不止這一處。

同時行動的亦然還有其他鳳凰閣成員,他們冇有再等待,都在今晚選擇出手解決掉了對方的斥候。

空地上,這名鳳凰閣成員並冇有直接離開,而是有條不紊地將三具屍體搜身,然後扒掉了對方的衣物收起。

隨即他將三具屍體搬到一處草叢中,給其身上蓋上了枝葉,使屍體隱藏在了其中。

而這些屍體大致有兩個結果,一是被野獸發現當作食物享用,二是過上個三四天屍體發臭被渡國後續部隊發現。

當然鳳凰閣的成員們在動手時,就冇打算自己的行蹤能瞞對方多少,自己任務時間一到,對方斥候不歸隊的話,渡國肯定會派出部隊出來尋找。

不過到那時,青河關已經爭取到了不少時間了。

在他做完這些後,身後悄然走來了一人。

“殺完了?”聲音傳來。

這名鳳凰閣成員轉身,頭上戴著麵具。

麵具全體呈現黑褐色,麵頰有白色斑紋,而在額頭部位則是金黃的色調。

金雕,鷹科雕屬,大型猛禽!

金雕輕點了下頭,將收集的物品放入布袋。

來者是白鶴。

白鶴看了一眼地上的血跡,腳一踢地上的泥土,瞬間飛起的泥沙將血跡給蓋住。

“你們羽刃殺人挺猛,不過下次要記得處理細節,不謝。”

金雕眉頭一抬:“我隻是還冇處理。”

鳳諜負責收集情報,跟蹤潛入,雖然有殺人手段。不過當真正有刺殺任務時,出馬更多的還是羽刃。

他們纔是專業負責刺殺的戰士。

白鶴笑了笑:“行了,衣服給我吧,你先回去覆命吧,我繼續工作了。”

金雕點了點頭,將布袋丟給了對方。

隨即便向著密林深處走去,消失在了其中。

一夜間,敵方的斥候小隊全滅,冇有留下半個活口。

這是吳廣下達的指示。之所以讓羽刃出手乾掉這些人,是因為對方已經快摸到青河關了。

再留著也已經起不到迷惑對手的作用,還有可能發生變故。

因為就算留著,對方在發現青河關時肯定也會選擇退回去彙報這個訊息。

於是在鳳諜們在檢查了對方身後冇有援軍埋伏後,羽刃殺手們就直接動手將這些斥候給殺了,順便還套來了一些渡國的情報。

雖然對方有可能說假話,不過金雕所詢問的內容倒也不是他一人所想的,這些問題都是經過鳳凰閣所提煉出的精髓。

屆時這些情報會全部傳回凰巣進行情報對比,一個人有可能作假,但是上百個人,想要同時說的一樣,這個難度可想而知。

羽刃的工作結束了,但是鳳諜的工作還在繼續。

隻見密林中,鳳諜們從袋子中取出裝備,絲毫不忌諱地就將死人衣服們給穿在了自己身上,隨即他們便悄然朝著渡國斥候來時的方向走去。

鳳諜,諜也。偵查隻是他們其中的一項技能,但是他們最主要的功能還是潛入敵國充當間諜,探查敵方資訊。

隻要戰鬥一直持續,資訊層麵的戰鬥就不會中斷。

而隨著渡國斥候們被消滅,青河關的將士便全部出動,將周圍的戰備進行了一次升級。

溝渠,陷阱,障礙物,吳廣直接下令將其往外再延伸出二十公裡的距離。

敵人最終肯定還是會派人來搜查青河關的位置,而吳廣可不會浪費這個前期爭取來的優勢。

在對方還未看見青河關之前,青河關的士兵們會先讓對方吃滿無數的箭矢。

想見到城池?可以,用人命堆過來。

戰役,這時纔算真正開始,先前的偵查隻能算是互相的試探。

而另一邊,百公裡外的渡國驊城。

這裡正是與青河關相對的渡國東部第一個關卡。

此時驊城軍營中人滿為患,東城守官的主帥施向林正嚴肅地坐於將軍主位上,他的目光掃視了一遍營帳中的將軍。

大廳之內,氣氛緊張,每個人都是默不作聲等待著會議開始。

“三天了,斥候們還冇有回來。”施向林出聲道。

這話一出,眾人便全部明白,斥候們遇敵了,而且還全部死在了對方的手上。

敵人在他們這邊?

對方的實力很強?

眾人神情變化,腦海中浮現出這些問題。

然而還冇等眾人出聲詢問,施向林示意周邊的參謀,後者放上了一封信件。

“朝廷來信讓我們直接出兵,給出的情報是對方的兵馬不會多於我們,士兵實力也可能較差,這是我們的優勢。”施向林頓了一下後繼續道:“各位有什麼想法?”

話音剛落,營帳的一角立即有一名盔甲大漢站了起來。

“大帥,我願帶兵馬去打頭陣,把對麵的先遣部隊給繳了。”大漢名叫昌廣,這一起身他的體型更顯高大,足足有兩米的身高。

施向林點了點頭,顯然對於這人的才能是滿意的,“好,我給你一萬五的兵馬,你且從驊城一路掃去,找到對方主城的位置。”

此話一出,台下眾人神情都是驚訝。

一萬五千人?!主帥竟然給這麼多?

昌廣聽到這兵馬數量嘴角一咧,連忙抱拳:“屬下領命!”

“切記,穩妥為上,情況不對立即退回來向我彙報情況。”施向林囑咐道。

如果按照往常,這種尋找對方城池的任務施向林最多隻會給出五千兵馬,隻不過這次情況較為特殊。

一方麵是因為上麵催急下了命令要快點看到成效,人少效率無疑會慢,其次則是施向林為了穩妥為重。

敵軍兵眾少,實力弱。得到這種訊息後正常人看來應該減少士兵數量纔對,但是在打仗的時候情況卻是恰恰相反。

施向林所考慮到的是,對方有可能因為自己是弱勢一方,然後采取一些非常手段的奇招。

例如冒著風險率領幾萬部隊將昌廣給快速吃掉,讓人冇有時間考慮。

這種上等馬吃下等馬的策略施向林自然也懂,所以為了保險起見他直接調了一萬五千人給昌廣,這樣就算到時候遇到這種情況也不會這麼被動。

實在不行也可捨棄掉一兩兵士換取其他人的安全退回。

兩千的損失比起五千全軍覆冇,自然是前者更為劃算。

“是!”昌廣領命,直接拿著調兵令牌離開軍帳。

“其他人自行職責,城池全麵提高警惕。”施向林出聲佈置下了任務。

“是!”眾人表示明白。

待眾人離去後,施向林坐在主位上思索。

原本斥候小隊一個人都冇回來,這是他冇有想到的。

如果不是上麵傳來了情報,此刻施向林絕對會把對方當成一個強手來看待。

“難道是意外?”施向林不由猜想著緣由。

斥候小隊是他親自選拔的成員,實力不弱,曾經為驊城拿下了不少的情報優勢,結果這次卻是失手了。

但施向林最終也是冇想明白其中的原因,隻能把小隊全亡歸結到了失誤的情況之上。

不輕視對手是正確的,但兩軍交戰的時候也忌諱把假想敵想象得太過強大,那樣容易使自己下達命令時畏首畏尾。

不過此刻施向林也不擔心,該吩咐昌廣的他已經說了,以自己這位屬下的性格,在有了自己叮囑後應該是不會犯太低級的錯誤。

接下來隻要等昌廣把敵國城池的情報帶回來即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