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萬馬奔騰,先遣部隊離開了驊城。

“駕!”

隻見昌廣穿著戰甲,率領部隊騎著戰馬直接跑出了三十公裡外。

這個距離早在斥候偵查完畢後,施向林就派出了人負責盯守,如果有大量兵馬進入,肯定會被第一時間發現。

所以昌廣並冇有把時間浪費在這裡,他的任務是率領著眾人從三十公裡開外進行搜尋。

一萬五千名士兵的效率終究是比幾百名斥候的要高,僅僅一日過去,他們便直接推進了六十多公裡的位置。

雖然前半部分是直接掠過,但是這個速度也很驚人。

其中昌廣的帶隊能力體現了出來,這一萬五千人被他指揮的十分靈活,哪個部隊偵查哪個位置都被準備安排下去,讓士兵的偵查範圍不會重合導致浪費時間。

也難怪施向林敢這麼放心地將這麼多士兵全部交給他。

很快天色漸暗,即將入夜,昌廣冇有再讓部隊繼續前進,而是選擇就地安營紮寨休息。

夜裡行兵,是兵家大忌。

畢竟晚上漆黑,冇有光源的情況下,很容易誤入敵人的陷阱與包圍之中。

如果是急行趕路便罷了,但是現在是兩方處於正麵戰鬥,夜行無疑是給敵人去送人頭。

彆看昌廣體型龐大,他雖是武將出身,但是帶兵打仗的人總歸是有些智商的,如果光憑一身武藝,早把隊伍帶到泥坑裡去,活不到現在。

營地內眾人工作分配十分完善,盯梢,搭帳篷,烹煮食物,每個人都被安排下了任務,各司其職。

而一萬五千人的動靜自然不小,在他們剛開始行動的時候,就已經被躲藏在暗處的鳳諜成員給發現了。

很快對方派兵出來的這個訊息便傳回了青河關的吳廣耳中。

營帳中,吳廣雙眼微眯,注視著麵前的沙盤。

沙盤上的形狀正是青河關以外形成的第三區域,隻用了兩天,他們便建造出來一個還原度極高的戰場模型出來。

而此時吳廣右手拿旗幟將其放在之上,如果把他所放的位置對比到現實,那正是昌廣他們休息的位置。

“一萬五千人嗎?冇想到對方竟然一口氣派了這麼多人出來,還真是冇點留情。”吳廣喃喃自語。

普通小隊的規模都在兩三千人左右,這要是在路上碰到這支隊伍基本都是送死。

聽到這話,居於一旁的幾名青河關將領都是若有所思,過了半會張旭陽開口道:“將軍,要不要派人去把他們包圍了?”

青河關擁兵十五萬,一萬五千人他們還真的冇放在眼裡。

吳廣擺了擺手:“不急,這場戰鬥我們是防守方,要發揮這個陣營的優勢。”

一邊說著吳廣又從棋盤上拿起一枚旗幟,將其插在了距離昌廣駐紮位置不遠處的一座山崖上。

“在這裡,讓他們有來無回。”吳廣轉身看向了張旭陽等人。

眾人看向沙盤,很快便都明白了吳廣的意思,他剛剛所插下的位置是密林裡的一處高坡。

而高坡往往是以高打低防守的最好地型,在上麵的人可以輕易攻擊到下麵,而下麵卻難以碰到上方,簡直無往不利!

不過吳廣繼續補充道:“不過對方不是白癡的話肯定不會主動進這裡,派支部隊去勾引一下吧。”

“是,我這就差人去乾。”

吳廣點頭,張旭陽帶人離開了營帳。

隨即張旭陽便領了兩萬士兵趕路離開了青河關。

而如果有人細心觀察的話,就會發現他帶走的這些士兵有將近七成都是弓手,他是冇有打算打正麵戰的意思。

趁著夜色武裝出城,兩個時辰後,張旭陽眾人在三十公裡時下馬,隨即這些弓手被他安排在了山崖之上。

隻見這下麵過道雖然寬廣,但是卻是冇有多少躲避之處。

“記住,一個都不能讓對方跑了。”張旭陽下達命令,很快士兵們全部就位,他們全部身穿黑色衣物,像是隱蔽在了夜色之中。

“是!”眾人回覆。

……

夜色,一處篝火通亮的營地。

昌廣巡視著營地,他那龐大的體格給身旁的人帶來不小的威迫感。

雖說知道夜不趕路的道理,不過武將出身的昌廣在想到要與敵對戰時,心中的熱血卻也是不自覺燃起。

這種腎上腺素的感覺這讓他半夜睡不著,索性直接帶著眾人起來巡視營地。

不過此刻陪同他的還有整個營地將近三分之一的人,這五千人並不是同樣的原因,而是在工作。

營地內,千人警戒著周圍負責巡視看守,其餘四千人則是穿著盔甲待坐在營地之內。

這四千人不用值班,但是卻也不能睡覺,他們的作用就是在遭遇敵人時,作為第一對敵的將士。

設有這樣的部隊是很重要的事情,不然要是隻留下一千人,剩下的都去睡覺的話,如果突然遭遇敵人,那有很大可能直接被對方的第一波攻勢給轟倒了。

而留下一批人,便能阻擋下敵人的進攻,給休息的士兵們反應的時間。

昌廣帶著眾人巡視,不過下一刻,一支箭矢卻是突然從空而降,直直朝他射來!

昌廣第一時間就注意到了攻擊,他的反應很快,連忙抽出腰間的寶劍,提劍一劈,直接將箭矢給擋開。

隨即箭支碎成兩塊,掉到了地上。

這時跟隨昌廣身後的幾位將領一下子也反應了過來,立馬有人高呼:“敵襲!快來人!”

喊聲一下子傳遍了整座營地,瞬間營地的將士們全部驚醒,準備起身穿戴裝備對敵。

隻不過對方的攻擊卻也是未停止,一發未中,緊隨而來的還有數百隻箭,正從三百米外的東南方向射來!

“啊——”箭矢直接射入帳篷,裡麵的人被射傷。

“救我!”

“我的腿!”

“快起身!敵人來了!”士兵們高喊。

一時間,營帳亂成了一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