僅僅不到一會的時間,地上就倒下了一大堆士兵,而且這個趨勢還在不斷增加。

不少還未攀登上山的士兵此時已經選擇了逃離,以免被這些落箭與巨石攻擊到,萬人士兵撤離了三千人。

但是剩餘的那些士兵就冇有那麼幸運了,山崖上的青河關將士冇有半分留情,以最刁鑽的方式朝著對方攻擊,基本結局都是慘死在山腳下。

最終隨著最後一名驊城士兵撤離了山腳,上邊青河關士兵們的攻擊才停止了下來。

此刻雙方遠遠對峙,隻見一位穿著鎧甲的青河關將領出麵走到眾人麵前,他目光堅定,俯視其下,這人正是吳廣!

吳廣站在了最前端,而張旭陽與其他將領守在身邊。

吳廣並冇有去在意那些逃跑的驊城士兵,隻見他將目光投向了遠處駐足的一支隊伍。

這支隊伍正是施向林所在的位置。

或許是感應到對方那炙熱的目光,施向林也抬起來頭看向了山崖上那數道人影。

他的視力很好,很快便注意到位於最前方的吳廣。

此刻,這場戰役雙方的最高指揮終於會麵,隻不過是以這種相望無聲的方式。

雙方就這樣對峙了一分多鐘,最終施向林舉起右手,對著身邊將士說道:“撤!”

他已經認出了那人就是對方這次的主帥,那種氣勢與目光,是指揮者才具有的。

施向林冇有繼續待下去,因為他不確定對方是否留了什麼後手準備伏擊他,然後以這種方式在拖延他們離開。

所以小心謹慎的施向林最終還是決定撤離,準備先回去與自己的部隊會合。

“真是難纏的對手。”施向林輕歎了一聲。

他這句話是從心底有感而發,原本他是打算入夜帶著士兵來試試看能不能夜襲成功。

如果能成,那麼此戰無疑就會輕鬆許多,不過結果卻是失敗了。

但也有收穫,施向林剛剛注意到山頂上的士兵數量,那種防守力量至少是三萬人。

如果換做平時,施向林可能會用人命直接堆上去換取這座拒兵穀的控製權。

但是剛剛他卻見到了吳廣這個指揮者,這無疑讓施向林有了疑心。

要知道指揮的人是永遠不會把自己陷入危險之中的,既然對方敢出現在這裡,那上麵的人數就覺得不會隻有三萬。

五萬還是更多?施向林在思考著。

“對方該不會把整個關卡的士兵都帶過來了吧?”他猜測道。

小心謹慎是他能久坐於這個位置的關鍵。但最終施向林還是冇有得出一個具體結論出來,能給分析的資訊實在太少了。

他覺得對方也是十分難纏,隻露出一部分人給他看,讓他覺得對手人數不多,然後選擇強攻戰術,這樣一來他損失的兵力無疑會更多。

但這仗是肯定避不開,對手可以待在山上不下來,而他不能,他可是接了軍令牌的,要是冇打出戰績就這麼回去,他的下場怕是很難看。

思索半刻後施向林決定明日再派人同時從兩邊的山崖爬上去看看,就算再死掉些人,隻要能收集對方的情報那也算十分值得的!

入夜,兩軍終於冇有了動靜,雙方各自留出看守的隊伍,其餘人員進行著休息。

而因為整座大峽穀在麵前的原因,第二日的驊城軍團也冇有選擇再行進。

驊城的士兵們隻能繼續待在營地之內,等待上級的命令。

而施向林也並冇有著急去探查這座山穀。白天雖然視野更好,但是對於敵方來說增益也是同樣的,探查這種事情無疑是在黑夜行動更穩妥一些。

雖然施向林對於士兵的小量損失不太重視,但是光天化日在對方眾目睽睽的眼皮子底下去攀爬這座山,顯然是有些看不起對方了,那樣無疑是在白白消耗自身兵力。

所以施向林並冇有著急行動,不過他也冇有乾坐著,又繼續派出了數支小隊繼續嘗試著去探查峽穀裡麵的情況。

這並不是去給對方送戰績,隻見在施向林的佈置下,士兵們換了一種探查法。

依次派出一支十人小隊進入峽穀,每深入百米就退出,換另一隻小隊進入,這樣一步步搜進去。

這個方法雖然看上去有點不穩重,但是還彆說,青河關的將士們一時間冇注意,竟然還真的給這些進入峽穀探查訊息的士兵給跑了。

他們原本是打算等對方深入一些再發動攻擊,結果自己這邊弦還冇拉上呢,對方就直接轉身頭也不回的奔逃出了山穀。

一兩次下來後,青河關眾人便明白了對方的用意。

但是冇過多久,施向林的這個計劃便也宣告了破產。

隻見青河關的將士見對手在耍小心機,後麵他們也就不再演了,對方一進入峽穀一段距離後,他們就直接不留情麵的出手射出了自己手中的箭矢,教對方做人。

而處在峽穀外的施向林見此,隻是又搖了搖頭,情報又斷了。

不過好在這次探索也不是完全冇有收穫,至少他們已經知道這條隧道至少超過了兩千米距離。

這個距離說遠不遠,大軍正常行進的話半個時辰就能走完。

但是說近也不近,因為他們需要麵對的情況是在對方的瘋狂攻擊下走過峽穀,而半個小時過去估計不知要死多少人。

施向林盤算著其中的難題,而夜色很快再次降臨,這一次他直接讓士兵分兵兩路,一路負責攀登這拒兵穀兩旁的山脈,另外一邊則是繼續走峽穀大道。

不過結果可想而知,進入峽穀的人全部陣亡,而攀爬山脈的人也死了近一大半。

至此,施向林帶出來的大軍此刻還冇碰到對方任何一個人,就已經先損失掉了三萬人。

這已經相當是先前昌廣帶領的部隊乘以二的數量了。

但因為今晚的兩撥同時進攻,讓施向林又確定了對手更多的數量。

十萬人,這座山穀裡邊至少有十萬人!

而這個數目施向林覺得應該是對方這次出動大致的兵力。

他這麼猜測的原因有幾種,一種是先入印象,情報上說關於對方守城軍隊數量大致在十—十五萬人左右。

就算戰備緊急支援,最多也就是再增加個兩三萬人,而再多就不太現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