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秋有些愕然,因為自己浮現出的記憶中,這個謝王確實叫做謝安。

這樣一來,叔侄二人姓名都吻合,那麼大概率就是同一個人了。

想到這梁秋心中不由大喜,竟然一下子找到了兩個曆史人才!

如果能招募到,那對他的作用無疑是巨大的。對於人才,梁秋從來都不嫌多。

【玄正元年三月,你與謝道韞結好,趁機以此為媒介溝通謝王,讓他暗中相助。】

【玄正元年三月十二日,你暗中離開皇城前往了北部謝王府,你的誠心打動了對方,謝王答應了你的請求,最終以優厚的條件與對方達成了結盟之約。】

【……】

【玄正元年六月,你將大部分士兵調遣至南方,並且令吳廣在南部的關口提前設置了大量陷阱。】

【玄正元年七月,邊境聚集了大量他國兵馬,但吳廣早已下達指令預警,於是邊防軍第一時間執行了戒備事項。】

【玄正元年八月,敵軍試圖偷偷進入關口,但卻被陷阱打了一個措手不及,隨後遭遇南部軍的伏擊,敵軍損失慘重。】

【玄正元年九月,蠻彝兩國領主得知此事後大怒,立即調集大量兵馬,第一時間向大紀邊關輸送。】

【玄正元年十月,北部齊王、唐王趁南部戰亂合謀造反,兵臨皇城之下,你留下的萬人兵馬進行守城苦戰。僵持之中,謝王帶領三萬兵馬攻占唐齊兩國空虛的後方。】

【玄正元年十一月,失去了後勤補給的唐齊兩王軍久攻不下皇都,陷入了僵持。

於是你配合謝王對兩王軍進行了包夾圍殺,對方士氣低落無法力敵,你取得了勝利。】

看到這裡,梁秋眉目一笑:“果然,這招是可用的。”

當然他這麼高興的原因除了擊潰了北部兩王的陰謀外,是還在意料之外的發現了兩位曆史人才。

這波可以說算是雙贏,梁秋一個人贏了兩次!

【玄正元年十二月,你得到時間以此發展,並派兵繼續支援南部軍。】

【玄正二年二月,北部胡人得知大紀處於戰爭的訊息,舉兵南下攻打大紀國,你派出謝王前往鎮守邊關。】

【……】

【玄正二年四月,戰爭還在持續,長期的打仗導致國庫資金逐漸見底,又因戰亂,百姓層中民不聊生,痛苦不言,民心大幅度下降!】

【玄正二年五月,你以一人之力麵對其他三國,經濟被直接拖垮,前線物資缺乏,北部謝王被胡兵攻破。】

【玄正二年六月,南部軍急忙北上救援,但胡兵已經殺入皇城,進行了燒殺搶掠,你冇有等到救援,死於皇宮混亂之中。】

【本次模擬已結束,可永久保留一道帝皇氣運。】

【你的後世評價:戰亂之國君。】

【模擬器進入冷卻時間,本次模擬日數:488天,冷卻時間:488秒】

看著結束的模擬麵板,梁秋不由抬手按壓著太陽穴緩解疲勞。

真是攻勢一波接著一波,完全不給他喘息的機會。

不過梁秋也算是習以為常了,畢竟從先前的操作來看,這個遊戲拉玩家們進來就冇打算給大家生路走。

這種冷血遊戲,你去怪它無情完全是冇有任何意義的,有這個時間,還不如想想怎麼破解僵局。

同時麵對西南北三國的圍攻,梁秋此刻想想都覺得頭大。就算大紀國國力再強大,也是很難做到一打三的!

況且打仗又不是虎牢關一對三單挑那麼簡單。

南部的戰爭雖然已經取得了一定優勢,但從模擬器的內容來看,吳廣更多隻是穩健防禦,想要主動進攻結束戰爭還是太勉強了,一不小心還極有可能陷入敵人的圈套。

拿著毛筆在紙上寫下數道方案,隨後梁秋深吸了一口氣。

“隻能都試試了。”

與其他國家聯合,或者是主動出擊擊殺敵軍,而讓對方強製退兵……等等紙上寫著數十個方案,梁秋決定一一試個遍。

……

下午,梁秋坐在軟座上思考,最終他還是冇有破開這個局麵。

梁秋不由反思,“我還是把這個遊戲想的太簡單,我自己能想到的,對方也一樣能想到,要是能降維打擊,在對方完全還冇有防備的時候就出擊,說不定有可能實行。”

“但那幾乎是不可能的事情,除非我在遊戲前期就能徹底掌控朝廷,否則這根本難以實現。”

梁秋又進行了一波推論,但終究也冇有得出一個結果。

如果再給他一個傳說氣運就好了,那樣說不定能找到破局。

他歎了一口氣,從早上到下午,他一直都在進行模擬。但三十多次的模擬竟是連一個史詩氣運都冇有得到,梁秋對此不由感到了心累。

好運戛然而止了呀。

“不管了,再來!”

梁秋一氣之下準備繼續開始模擬。

但就在這時門外傳來了一道尖銳高昂的聲音:“陛下!”

梁秋停下了繼續開始模擬的意識,轉頭看向了門外。

隻見穿著一身太監服的小臨子急忙地走了進來,然後襬出一副笑臉相向,“陛下。”

梁秋看著他淡淡道:“何事這麼匆忙。”

小臨子平複了一下氣息,眉開眼笑道:“陛下,奴才把柳貴人接回來了。”

柳如是來了?梁秋不由挑了挑眉。

“快讓他進來吧。”

“嗻!”小臨子彎腰,退身離開。

“等等!”

小臨子剛要踏出乾清宮房門就被梁秋又給叫了回來。

“陛下……”

梁秋整理了一下錦衣,玉樹臨風地走到了他麵前:“我親自去接。”

小臨子笑了笑:“好咧。”隨後走在前邊帶路。

乾清宮門外,柳如是獨自一個人安安靜靜地守候。

冷風吹過,二月的天氣還是有些微凍,這讓她的小臉有些漸白。

遠處是皇宮衛士在巡視,隊伍整齊劃一,十分莊嚴。

或許每個普通人心中總是會疑惑皇宮到底是何樣,但柳如是此刻進來後,並冇有如同一個冇見過世麵的人去四處觀望。

她心中謹記著一些自己定下規矩,例如有些西是最好不要過分好奇。

因為柳如是從不覺得自己是一位下三流的女妓,就一定要變得平庸。

也這個思想從她進了教坊司,到進了月華樓成了花魁,心中一直未曾改變過。

就像讀書的人見解是不同的,有些人隻能看到表麵第一層,而柳如是覺得自己是屬於能看到後麵幾層的那類人。

就在這時,心靈生巧的她聽到了一陣隔牆的腳步聲。

很快柳如是便見到了那個讓她想了一天一夜的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