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著這炸裂的場地模樣,此刻以赤明爾罕為首的這一批西明國人員全部變得目瞪口呆。

這發生的一切是那麼的突然,所有人都還未做什麼心理準備,就見到了這麼爆炸性的一幕。

那究竟是什麼東西?!

此時眾人的心中都是這個問題,他們全部都是第一次見到能製造出這種恐怖威力的物品。

在他們的視線中,親眼看見韓信隻是將一個盒子型的東西丟出去,但這個東西卻是直接將沙袋點給炸冇了……

這恐怖的威力……

有人忍不住吞嚥下唾沫,試圖以此緩和自己心中的震撼。

場麵一度平靜,西明國眾人都是陷入了沉默,張騫見此也冇有開口,而是給了對方時間適應。

畢竟第一次見到炸藥的人確實都會被嚇到,哪怕是當初的他也是一樣。

直至韓信從場地內走回安全位置,他才微笑望向了赤明爾罕。

“國主覺得我紀國這利器威力如何?”

此時的赤明爾罕也還未從剛剛的爆炸中恢複,被張騫這麼一問他纔回過神來。

隨即他的目光中閃過多種的神色,震撼,驚訝與不可思議。

他們就是用這種東西來打仗的?

此刻赤明爾罕終於明白了胡國為什麼會淪陷的原因了,同時他用餘光看了眼自己的女兒伊帕爾罕,想起昨日她給自己講述了在紀國的一些經曆。

起初赤明爾罕隻是覺得女兒年輕,冇見過世麵,可能是被他人欺騙,所以對於這個前往的使團留了一個心眼。

但現在看來,自己的猜想完全是大錯特錯了。

赤明爾罕心中已經確定了一件事,那就是一定要與這個紀國合作,然後讓西明國也能擁有這種強悍的武器。

這種武器要是投入戰場,西明國哪怕是對上其他兩個國家,一對二都不會再是什麼困難了。

赤明爾罕回過了神,他輕咳了兩聲轉換了下自己的表情,隨即帶上笑容望向張騫。

“張使臣,貴國的軍隊都配備了這種武器?”赤明爾罕詢問道,他想打聽一下對方的軍備配置,以此試探下對方的實力。

“自然如此。”張騫並冇有明確回答赤明爾罕的問題,但是這個答案也足以讓對方掂量了。

一個能配置這種武器的國家,要是換做西明國正麵對上,估計都得吃得幾場敗仗。

場麵又恢複平靜,全場人都將視線看向了赤明爾罕,這個一國之君此時正在深思熟慮。

許久之後,赤明爾罕才緩緩出聲。

“兩位來使這兩日在玉蘇奔走疲憊了吧,我讓人準備一場宴會,不如先為你們接風洗塵。”

雖然冇有直接暴露自己的目的,但赤明爾罕說出這話其實已經代表了他的立場。

這場合作基本已經定下來了,接下來就是雙方洽談條件的時候了。

張騫點了點頭:“那就麻煩國主了。”

“不麻煩,走吧兩位,這裡塵土多,先回城堡內歇息吧。”赤明爾罕殷勤笑道,與張騫同行。

一邊離開試驗場地,赤明爾罕一邊笑著詢問:“聽說兩位今日遇到了麻煩?”

張騫目不斜視地走著:“是遇到了麻煩。”

赤明爾罕看了身邊的官員一眼,後者快步走到他身邊附耳細說。

“哦?竟然有人在玉蘇城裡做這種事!張使臣不用擔心,這件事我自會給你們個公道。”說完赤明爾罕轉身招來了國師,神色嚴肅道:

“處理米護家族的事就交給你負責。”

年邁國師點頭表示明白:“是。”

張騫將這情況看在眼裡,不過他並冇有出聲表達什麼。

這一路上使團成員跟著他受苦受累,好不容易到達了玉蘇城,現在受人欺負,自然需要一個公道。

君子報仇,十年不晚。這是他的底線。

他冇有武力,不能像韓信那番殺敵,但是文官亦有文官之道。

很快眾人回到了宮殿內,赤明爾罕甚至還將居住在客棧的使團成員全部叫到了覓風城堡的會客場所聚餐。

晚宴十分熱鬨,赤明爾罕基本是將所有大臣全部叫來一起慶祝。

這盛大的場麵不由讓這些西明國大臣們感到了震驚。

國主今日是怎麼了?這麼大場麵的宴會,哪怕是打了勝仗都冇有這麼輝煌過吧。

然而大臣又怎麼知道赤明爾罕現在的想法。

對於赤明爾罕來說,此刻請三千人一頓飯和獲得一種強大武器相掛鉤,他自然知道要怎麼選。

晚宴之上,酒水果肉供應不斷,歌舞不停,讓經曆過的人都感覺到流年忘返。

不過張騫二人倒是冇有因此就沉淪於此,他和韓信也隻是各食用了一些飽腹,並冇有因為許久未享受過這麼豪華的大餐就暴飲暴食。

宴會之上,伊帕爾罕坐在韓信的身邊,她笑著打趣韓信:“韓將軍,感覺這舞跳的怎麼樣?”

韓信原本隻是在閉目養神,被她這麼一問,才睜眼看向了前方的舞台,上麵滿是穿著西明國特色服飾的舞女。

舞女一個個妖嬈無比,展現自己細嫩腰肢,一曲魚龍舞。

韓信目光有神,看了伊帕爾罕一眼:“跳的挺好。”

他如實回答。

伊帕爾罕差點白眼:“白癡呀,我是問你覺得她們長得咋樣。”

韓信此刻一直看著她目不斜視。

“按照正常男生的眼光她們應該算作漂亮的。”

“哦?這麼說你有彆的看法。”伊帕爾罕笑著詢問。

“嗯,在我看來,她們太過柔和,上了戰場估計還未看到敵人就會腿軟。”韓信飲了半杯茶。

伊帕爾罕哭笑不得:“拜托,哪有讓舞女上戰場的。你還真是事事不離戰爭,你可真是戰鬥狂。”

韓信又望了她一眼,陪著笑。

宴會結束。

張騫此刻與赤明爾罕坐在覓風城堡的一處會議室內,二者正在相談著條件。

“使者,這價格未免太過昂貴了。”赤明爾罕苦笑道。

如他所願,他獲得購買炸藥的權限,隻不過價格很貴,購買一批武裝部隊的炸藥都要清空他自己的私人金庫了。

張騫嚴肅道:“國主你也知道這物品的威力,而它的製造也不簡單,這些炸藥都是經過七十道工序,由無數人員日以繼夜趕製而成,每天倒在製作台上的工作者都不是少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