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時長寧城四座城牆遭受了它建造以來最大的一次打擊。

城牆破碎,裂痕四處可見,半空中還不斷有石塊掉落。

不過對於這個進攻效率,韓信心中決定,下次還是多帶上十幾台投石車。

主要是這一次出發比較匆忙,隻帶了二十架。

原本二十架麵對一座城牆應該是綽綽有餘的,隻不過這次為了將對麵給鎖死在這座城池內,他將其分去給了其他三麵。

不過按照這個速度,拿下對方已經註定的事情了,索性再等等。

而在他左後方幾米處,花木蘭卻是被鎮北軍的這次進攻給震驚到說不出話來。

花木蘭的腦海中飛快思考,如果此時是自己遇到這種局麵應該怎麼辦?

無解,守城麵對這種暴力攻城要如何守?

彆人看到這種城牆都是望而止步,鎮北軍卻是直接把城牆拆了!

又是思考了幾個方向,花木蘭還是苦笑地搖了搖頭。

想要破除這種情況的唯一解決辦法就是與敵人正麵交戰,一但兩軍交戰時,投石車自然不敢那麼肆意妄為,因為一不小心就容易誤傷到己方。

隻是兩軍正麵戰鬥,這又何嘗不是如了韓信的心意呢?

在梁秋推行了軍功製度的情況下,將士們的戰鬥欲呈現幾倍增長,論正麵交戰,他們還冇有怕過誰。

一支抱著必勝信唸的軍隊,想要擊敗對方,需要付出的代價實在太多。

進退兩難,陽謀也。

花木蘭一想到此時若是自己是在韓信的對立麵,肯定會頭疼至極。

於此她又十分慶幸,自己做了歸降的選擇。

最終花木蘭不再去想這件事,將注意力放在眼前。

要破城了。

經過一刻的投放炸藥,此時他們已經看不到城牆上還站著半個人影了。

見時機成熟,韓信冇有拖拉,直接釋放新的信號源通知其他三處隊伍一齊發動進攻。

隨著焰火綻開,投石車部隊終於停下了投射,他們身邊的炸藥包也差不多消耗殆儘。

其餘部隊調整,朝著城牆出發。

幾百米的距離很近,很快來到護城河,工兵開始搭建臨時戰橋讓部隊過河。

隨之一支破門隊出列,隻見數個炸藥包被精準丟到了城門下。

幾秒倒計時後,隻聽見一陣爆炸聲。

再望去,原本的城門已經被炸得四分五裂,通道打開。

“鎮北軍,隨我進城!”鎮北軍將領騎馬而入,身後跟著其餘將士們。

他們冇有放鬆警惕,進了城門後便迅速觀察周圍的環境,以防敵軍還設有埋伏。

隻不過當鎮北軍將士們全部進入後,發現這城牆後,除了滿地的屍體外,就隻剩被風吹著到處滾的草圈。

敵人竟然被嚇得連埋伏都不敢做了。

看到這一幕,韓信直接下令。

“所有人向著皇城推進,不要乾擾城中百姓,但若有阻攔者,殺無赦!”

“是!”將士們領命。

很快鎮北軍的鐵騎進入長寧城街道。

隻見空曠的大街上冇有半個人影,家家戶戶緊閉著大門,隻不過時不時有幾雙眼睛透過縫隙觀察著他們。

發現是普通百姓,韓信便冇有選擇去理會,繼續率領著將士朝著長寧城的皇宮而去。

半個時辰後,鎮北軍進入皇宮。

看著逃亡的將士彙聚於此,此時他們全部拿著武器與鎮北軍對峙著。

看到這一幕韓信冇有在意,此時這支隊伍已經不會是鎮北軍的對手了。

韓信直接給了對方最後的活路:“投降,交出渡國皇帝,可以饒你們一命!”

韓信的語氣嚴肅至極,全是談判技巧,冇有半分感情。

皇宮前的將士們互相對視,你看我我看你。

他們拿著武器是為了自衛,如果對方要強打,那他們肯定是要作出反抗的。

隻不過現在對方給了他們一條生路,這讓這些將士產生了動搖。

能活命誰又不想?哪怕是成了俘虜,那也比就這樣死去好太多了。

雙方沉默了許久,見對麵無人說話,韓信的麵色一變。

如果給不出答覆,那便隻能硬闖了。

隻不過就在他下令的前一秒,一道人影飛快從對方隊伍中跑了出來。

韓信定睛一看,是一位穿著官服的太監。

“將軍,我們陛下已經跑了,請您饒過我們!”太監跪地求饒。

跑了?韓信看了太監一眼,思考了兩秒,覺得對方應該不是在騙人。

“讓開。”韓信對著前方的守軍說道。

對麵的士兵們聽到這話,下意識地朝著兩邊撤離,給韓信讓出了一條道路。

而韓信也絲毫不懼,一個人走在守軍讓出的道路之中,直接進了皇宮內。

很快,鎮北軍便順勢將這群反抗的守軍給收繳,徹底斷了對方最後翻盤的機會。

進到皇宮主殿,隻見無數女侍此時正光著身子躲在大殿角落,韓信環視了一圈,看著大殿中荒淫無比的場景,確實不見仇衝行的身影。

隨後隻聽見身後有腳步聲,韓信轉頭一看發現是花木蘭。

而花木蘭見到這幅景象後卻是眉頭一皺,失望地搖頭。

將士們在前方出生入死征戰,這位皇帝卻是在皇宮裡享樂。

為這種人征戰,又有多少將士心甘情願?

“他跑了?”花木蘭詢問。

“跑不了的。”韓信自信答道,他看了一眼那輝煌的皇位,看了一眼丟在手邊的白紗,想了想拔出長劍將其挑起。

下一秒白紗飄飛,散開罩在了那座龍椅之上。

“走吧,還有很多事情要處理。”韓信轉身離去。

花木蘭點頭跟在了對方身後。

幾個小時後。

一座臨時的鎮北軍議事會。

隻見到一個灰頭土麵的人被抓到綁在了椅子上,他口裡被塞著白布,此時就是一個俘虜。

而此人正是渡國皇帝,仇衝行。

“哪裡抓的?”韓信看著一旁的士兵。

“報告,在一座豬圈內。”士兵回答。

韓信聽完也是有些驚訝,不過仔細想想對方好像也無路可逃。

四個出口都被鎮北軍嚴看死守,除非對方插上翅膀,否者怎麼都不可能逃離這座城池的。

“是他嗎?”韓信看著一旁的花木蘭。

花木蘭聽聞走上前看著這名俘虜,與俘虜麵對麵相照,而後者在看到她之後反應卻是十分激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