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於這些收進來的渡國百姓,梁秋心中一直帶著幾許的擔心。

然而看到這件道具,他心中的擔心卻是煙消雲散。

到時候領主雕像建造完畢之後,無疑能使這種危險降到最低。

有了雕像保證前敵百姓們對自己的好感度不會降到最低,後期再依靠其他政策把百姓們成功安撫就行了。

按照施向林的提示,渡國原先的百姓福利其實極差,屆時兩個一對比,自然會有人愛上紀國。

而這種情況隻需要過了幾年,大家就會徹底忘記這件事。

畢竟對於現在的人來說,吃飯賺錢纔是最重要的,在吃吃不飽飯的情況下,又有多少人還能愛國?

對此梁秋最為明白,前世他作為孤兒窮苦餓肚子的時候,腦中想著的永遠是如何解決下一頓,而是在質疑專家做的決策。

此時這種情況同樣可以代入,所以梁秋比起其他人更明白百姓惡苦在哪。

將設計圖紙收起,梁秋決定前麵的雕像先建在渡國區域比較合適,後續再慢慢延伸至其他城池。

而就在這時,乾清宮的正門被打開,一道人影走了進來。

“陛下,我給您帶了紫葡萄。”

聽到聲音,梁秋抬頭看去,發現來人是蘇妲己。

隻見蘇妲己穿著一身橙黃色的短裙,服飾正好貼合她的腰肢,配合上對方小巧的身姿,反而有些誘人。

突然梁秋想到了什麼,下一秒再看向蘇妲己,發現對方的麵色果然不對。

隻見此時蘇妲己的目光正看向梁秋丟在了地上的一堆物品,那正是他從仇衝行的遺物箱裡抽出來的那些東西。

隻見蘇妲己麵色升上一抹緋紅,蘇妲己輕佻地走到了梁秋麵前,她放下盤子,然後繞到了梁秋身後。

隨即梁秋邊感受到了一股力量正在為自己揉肩。

不過很快他便感覺到了一股熱氣靠在了自己的耳邊,“陛下要是喜歡,臣妾也可以穿的。”

梁秋很像和蘇妲己說,這些東西不是他的,不會誤會。

不過他轉頭看著蘇妲己有些嫵媚的笑容,梁秋便明白自己的解釋應該是冇用了……

算了,不能吃虧!

想罷梁秋直接伸手捏住了蘇妲己那嫩如水的麵頰,雙眸直視著對方。

蘇妲己有些受不了這帶有侵略性的目光,她微微低下頭。

“臣妾雖然不懂,但臣妾可以學。”

梁秋不知道蘇妲己從哪裡學來的這些騷話,不過梁秋內心隻想說。

再多來一點……

“行了,朕還有事,晚上你再來陪朕。”他還要去把圖紙交給羅衫他們,這些工程越早一天竣工,他就能早一天享受到其帶來的效果。

“好。”蘇妲己點了點頭。

梁秋看著蘇妲己的樣子有點想笑,隨即想到了什麼,與對方嘴唇輕輕一點。

蘇妲己媚眼一拋,隨即便徑直離開了乾清宮,冇有讓梁秋留下來陪她。

這大概就是女人的智商吧,這一類女生完全知道男人需要的是什麼,梁秋覺得此時若是在現代社會,她們可能擔任著某些重要職位。

不過這突然讓梁秋想到了一個問題。

紀國同樣是一個男尊女卑(謙卑)的國家,雖然朝廷也會采用一些女仕,但是她們往往無法勝任高位。

畢竟生理上的影響占據了很大程度。

在這種生病大概率就要重開的社會,女生的身體素質天生比男生要弱的多。

於此,女生基本與高職位無緣,而哪怕是後宮,也向來是不參政的。

不過,這個設定大概率是要改一改了。

經過現代社會精化的知識,梁秋明白女生在任何事情上如果專注不會比男人差,甚者還能過之。

這麼些人纔不用,留著生孩子帶娃那也太大材小用了!

原本這件事梁秋一開始是打算收複紀國後就做出改變的,不過當時國家內外改革,很多事情都在進行,所以梁秋把這一件大事往後放了。

因為這可是會衝擊三觀的事情,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出現民生動盪。

隻不過梁秋這陣子卻是又把這件事提上了日程,因為花木蘭投降了紀國了。

花木蘭是何等人物無須多說,如果到時候忠誠度到位的話,梁秋肯定是要委以重任的。

如此他就必須提前給紀國上下灌輸這種新思想,女子不會不如男。

“明天開會的時候,正好可以提出來。”擇日不如撞日,梁秋不想再把這件事情拖太久下去,越早解決越好。

如果順利,這趟會結束,他就能在全國進行一波新的選舉。

在政治、文化、軍事等層麵上進行招募,針對於女性們開展的招募。

此時超過一億的人口,有近半是女性,梁秋不敢想象這會給他帶來多少的能者。

“來吧,新時代。”

……

很快換了一生新衣的梁秋將手上幾件剛抽出來的獎勵全部帶到了工部,交給了羅衫。

甚至連隱蔽鬥篷也同樣帶來給了研究員研究,這直接讓還在自己辦公室補覺的羅衫連忙從草蓆上爬起,連爬帶跑地朝著梁秋奔來。

“陛下您放心,這件事情交給我們工部,製定順利完成。”羅衫眼睛冒光地看著手上的圖紙與珍寶,恨不得立即就去開始新的工作。

“得了你這個樣子我再待在這裡拖著你,怕是你心裡都得被癢蟲吃了。”梁秋苦笑著搖了搖頭對於這些上班狂魔,梁鞦韆言萬語隻能化作兩字,強人。

不過他突然想到這種現象自己好像也不是看到,現實中剛建國的時候好像也同樣是有著一群不求回報的科學家在廢寢忘食的努力吧。

羅衫訕訕笑道,有些不好意思:“陛下,你那邊還有新東西嗎?”羅衫忍不住又問了一句。

梁秋忍不住白了他一眼,剛交給他這些東西竟然還嫌不夠。

“先把這些乾完了朕自然會送新的過來,心急吃不了熱豆腐,太多設計反而會拖慢工部的發展速度。”梁秋勸諫道。

羅衫感覺十分有理,點頭迴應。

“行了,回頭我讓蕭何再給工部批一波財政,你們好好乾就行了。”

“臣領旨!畢竟不辜負陛下一片苦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