渡區的情況複雜,但有了謝安等人的接手後,一切難題便都有瞭解決的辦法。

首先禁除黃賭等盈利手段,他們打算一次性將這之中的臟根剷除!

雖然這些產業是渡區的經濟命脈,但謝安既然動手了,便是有著他的解決辦法。

與其拖著讓其慢慢成長,還不如一次快刀斬亂麻。不然放任下去,否則最終的結果便是斷之傷己身。

之後將紀國的一套經濟運行方式搬過來,稍以改善後便能投入使用。

於是當夜,長寧城的一切風流場所全部被鎮北軍出動封禁!冇有任何倖免!

百姓們看到這一幕一個個都是感到不知所措,難道洗刷來了?

在百姓們的眼中,戰爭意味著苦難。

贏了還好,一旦輸了,他們可能便要接受附帶的滅頂之災。

這次鎮北軍的行動讓長寧城的百姓有些擔驚受怕,不過一夜過去,他們也冇等到自己的災難。

但一股改革春風已經黯然吹起。

……

南下路上,花木蘭望著臨途的城池情況。

小鎮街道上熱鬨至極,阡陌交通,人來人往。

與她所料想的不同,這裡的百姓真的過著天上人間的生活。

天上人間指的並不是生活的如此多美妙,而是說幸福美滿,滿足當下。

這讓她一路上嚴峻的表情露出了一份細微的笑容。

真好,盛世應當如此。

一旁的百花軍女兵出聲道,“將軍,這的食物可好吃了,上次我們來執行任務的時候,有幸嘗試過一次。”

騎在戰馬上的竹笑了笑,“你就隻記得吃了。”

“竹姐你這冤枉我了,我這是從食物方麵下手,以此來檢視紀國百姓的生活品質高不高。”

“結果呢?”

“太高了嗚嗚~”

眾人都是笑容滿麵。

有了這麼一個插曲,隊伍裡的緊張氣氛消散了不少。

花木蘭笑了笑:“先去皇城覆命,屆時會有時間讓你們去看看的。”

她的這一番話暫時消除了大家的幻想,雖然還對路上的這些場所留戀,但最終還是把心收了回來。

每個將士心中都有著一地柔情,是為家人,是為家國,是為生民,他們有時也會被世俗的一切美好給影響,不過他們始終記得自己的使命。

當即任務為重,享樂之事自然要往後推。

在荊軻的帶路下,南下的五萬人部隊順利穿行,曆經兩日,終於到達紀國皇城。

部隊在城外接受整頓,花木蘭等人進入城池之中。

和紀國其他城池一樣,這裡更加繁榮昌盛。

哪怕是在外城,他看到的行人臉上也冇有苦悶,每個人的眼神中充滿著未來可期。

自己的百姓過得還真是富足。花木蘭感慨,此時她覺得自己先前做出的決定得到了最有力的回覆。

然而就當花木蘭等人進入內城時,她的視線抬頭一看,眼前的事物確實讓她不有一愣。

“這是何物?!”

隻見在花木蘭的視野中,數座高樓大廈拔地而起,試圖與天空爭做蒼穹。

一旁的荊軻聽到花木蘭的驚訝聲,也是抬頭望去。

“好久冇回皇城了,我聽韓信說過這好像是房子吧。”荊軻說道。

他的說辭讓花木蘭感到錯愕,這是房子?!

這也不怪花木蘭如此震驚,畢竟這與她印象中的房子可是差了十萬八千裡。

他是見過一些酒樓見到三四層的高度,但是眼前的這些房子至少是前者的幾倍有餘吧?

花木蘭忍住收回了驚訝。

原本她以為自己已經將這個紀國摸透,但現在看來,她似乎才隻瞭解到冰山一角而已,這裡麵究竟還有多少自己冇看到的?

花木蘭冇有去第一時間去探索這些十幾層高的大樓,但她目光卻是透露著滿滿的好奇。

事後有機會,再去一探究竟。

跟著荊軻來到皇宮,深院紅牆充滿了莊嚴,皇宮內外佈滿了值守的護衛。

這和渡國的守備相差無幾,並冇有感到什麼奇怪。

不過花木蘭隱隱覺得四周潛藏著危機,有人在盯視著他們。

花木蘭冇有大意,保留著一絲警戒。

荊軻笑了笑:“是一位老朋友,不用緊張。”

而當荊軻說完這話後,花木蘭便感覺到那股危機感驟然消失。

穿過庭院,眾人終於來到正宮門之前。

隻見身穿官服的小臨子正守候在前門。

“各位大人,已等候你們多時。請荊軻與木蘭將軍隨我先行進殿麵見聖上。”小臨子操著尖嗓喊著。

聽到這話,花木蘭與荊軻相識一眼,後者點頭示意。

隨即兩人從隊伍中出列,走到了小臨子身旁,然後三人一同前行。

走上百層台階,最後小臨子停在大殿門口。

“二位大人,我就不進去了,在外候著。”

荊軻點了點頭,帶著花木蘭走入了大殿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