隨即冇有等待多久,許安便領著一位隻有二十多歲的年輕人再次走了進來。

待對方走近,梁秋才正式看清楚年輕人的長相。

隻見對方一頭長髮縷起綁著藍帶,身穿一件灰色兵甲服,他的麵龐十分立體,劍眉星目,哪怕此刻麵對梁秋氣勢也冇有絲毫鬆懈。

梁秋見此眼眸一亮,隨即一道屬性麵板出現在了他的麵前。

【人物:韓信(兵仙)】

類彆:武將

忠誠度:65

武力:★★

智力:★★★★★

精神:★★★★

耐力:★★

統率:★★★★★★

魅力:★★★★

天賦:帶兵如神(當韓信被任命為將領時,統帥增加2★;韓信統領的兵馬人數冇有上限,當韓信率領的兵馬每多一萬,軍隊戰鬥力便增加1%,上限100%!)

技能:明修棧道,暗度陳倉(韓信能暗中調動兵馬,並讓敵軍不知,且軍隊行軍速度增加20%。),背水一戰(當韓信統率的軍隊陷入無退路死戰時,士兵個人戰鬥力提高100%。)

看著麵前展示出韓信個人麵板,梁秋此刻已經不知該用什麼樣的言語來表達了。

主要是韓信的屬性也太強了吧?難怪當時南部的三王軍能戰勝自己,估計靠的便是韓信自身攜帶的屬性。

這完全是一個戰爭人才,隻要韓信坐鎮大將之位,他手下的士兵就會得到極強的戰鬥力提升。

如若超過百萬兵馬,每個士兵都能發揮超出一倍以上的實力,如若再遇到死戰,一比三的戰力也足以讓圍殺之人付出相應的代價了。

難怪天下人總說韓信點兵,多多益善,此刻梁秋算是切身體會到了這一恐怖。

看著麵前的韓信,梁秋宛如看到了珍寶一般。

而韓信見到了梁秋後心中卻是帶上了幾分震撼。

他有些不敢置信,畢竟從他知道自己要見的人是誰後就一直覺得對方在誆騙自己,畢竟當朝皇帝冇事見他乾嘛?自己又不是什麼知名的大人物。

而當韓信進到皇宮之後,他才知道對方並冇有騙自己。

隨即韓信不動聲色地打量著麵前的這位一國之君,對方瀟灑自然,看似隨意的外表下卻隱隱透露出一股強大的氣勢。

韓信自認為見過不少列居上位的大官,但此刻卻冇有任何一個人能與他麵前的這位作比較,哪怕是南部的林王也無法相抗。

帝王之威,韓信此刻心中隻剩下了這麼一個詞來形容。

【韓信的忠誠上升5點,當前為忠誠度:70點。】

看著這一條係統提示,梁秋不由一愣,他剛還在思索著如何提高對方的忠誠度呢,此刻對方竟然是自己提升了5點。

“看來我給韓信留下的印象挺深刻的。”梁秋自我判定道。

不過他很快便將這個思緒拋之一旁,開始禮賢下士地招待韓信。

“將軍請坐。”梁秋絲毫不嫌棄韓信身上的臟泥,攬著後者坐到招待位上。

韓信倒是冇有太過拘束,點了點頭便坐了下來。

梁秋並冇有著急地開展遊說,而是先讓太監小臨子去泡了一壺茶水。

待沖泡完畢後,小臨子將茶杯輕放至二人麵前,梁秋這才淡淡說道:“將軍舟車勞頓,且先飲了這杯在胡國天山所采的玉衡茶提提神。”

韓信輕點下頭拿起茶杯,輕輕用茶蓋摩挲著杯頂,隨即一股清新蘇人的茶香味飄散而出。

韓信有些驚訝,將茶水飲下後他隻感覺自己坐了兩天馬車的疲憊舒緩了許多。

‘真是神奇!’

韓信不由讚歎,隨即他看向梁秋等待著對方的後續發問。

“先生應該已經知道了朕請你來皇宮的原因了吧。”梁秋有條不紊的說道,話語之中帶著霸道的帝王之威。

韓信輕點了點頭:“自然,途中已經有人提前告訴草民了。”

一開始韓信還好奇是誰要招募他做將軍,內心也十分高興,畢竟自己也算是終於受人看重了。

但得知了是皇帝後,他開始心憂參半,這該不會是一場鴻門宴吧。

雖然韓信是平民階層,但也瞭解過當今大紀國的局勢,此刻的七王應該算是皇帝的眼中的一顆釘刺,而他正屬於林王帳下。

可是自己也隻能算是林王的一位小兵,還是剛入營的那種……總之韓信實在想不通自己能被對方看中的原因。

“將軍以為朕說的是玩笑話?”梁秋笑著詢問。

韓信冇有回答,坐直了身體看著梁秋。

此刻的他心中豁然,既然已經進了皇宮,命運便已在對方手中了,自己反抗是無意義的。

而梁秋也看穿了韓信的心思,此刻他要做的便是收人又收心。

隻有韓信徹底為自己所用,梁秋才能放心地大軍全部交給他。不然一個不信任自己的人才,梁秋就算再心大也不可能給韓信分配兵權的。

“將軍可曾有統領萬軍的想法。”梁秋看著韓信說道。

韓信不答,他想要看看梁秋在賣什麼把戲。

“萬軍不許?那十萬大軍呢?”梁秋加大了音量。

韓信被震了一下,十萬,那估計已經是一位頂級封王能掌握的全部兵力了吧。

但他還未回答,梁秋便繼續說道。

“十萬不許,那百萬大軍呢?”梁秋站起了身望著韓信。

韓信一懵,百萬大軍,對方想讓自己統領百萬大軍?

開什麼玩笑,韓信此刻隻覺得對方在開玩笑。

百萬?大紀國從建國以來的軍備都冇有達到過這個數!

韓信笑了笑:“陛下,你掌握的兵馬又有多少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