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場上,一切突然變得安靜,但明明上一秒鐵蹄聲、兩軍做鬨聲、風沙聲全部在作響。

一名士兵睜大了雙眼,隨即他發現聲音其實還在,隻是敵人的刀尖已經刺入了自己的胸膛。

然而戰鬥卻未停止,隻見刀刃拔出,士兵倒地,下一刻黑色玄甲戰馬帶著眾人又殺向了下一個敵人。

空氣中已經瀰漫起了血味,這便是戰爭的味道。

“阻止他們!”黃蛇看著殺入己方大軍的玄甲軍不由高聲呐喊,但將士們此時卻是不能為力,他們像一個個令人揉捏的布娃娃一般,竟是起不到任何作用。

有人壯著膽子提著長槍朝著玄甲軍的一名將士衝去,隻見槍尖狠狠刺入,士兵目光一亮。

成了?!

然而下一秒他卻是感到長槍傳來了一股回震,竟是將他的槍尖給硬生生頂開。

士兵不敢置信地望著麵前的景象,而下一刻他攻擊的對象也回過頭。

隻見這名玄甲軍士兵從頭到腳全部用著黑甲製成,隻有一雙黝黑的眼眸透露而出。

然而士兵覺得自己看到的不是敵人,而是一隻遊蕩的魔鬼。

隻見玄甲軍士兵一拉韁繩,其下的戰馬直接抬起了雙腿調轉方向,一雙馬蹄直接奮力踢在了這名偷襲士兵的身體上。

隻見偷襲士兵在遭受了這一下攻擊後,整個人倒飛而出,然後倒地直噴鮮血。

戰鬥還未停止,玄甲軍的衝入徹底打亂了守軍的陣形。

盾兵想要頂上,他們是最適合防守騎兵的兵種,但是玄甲軍眾人自然也不傻,直接靠著戰馬的高速移動,從側麵突擊,直接繞開了他們。

黃蛇怎麼也冇想到一支五千人的隊伍竟然就讓他們防不勝防,敵人在他們的陣形中穿梭,他們的攻擊取不到任何效果,就像是一個小孩子在對抗大人一般。

“圍住他們!”黃蛇再次下令。

他找到了破解方法,那就是讓對方停下來,隻要把敵人圍死,那麼二十萬人就能將他們給耗死。

好在隊伍還冇讓對方打昏,各部的將領立即讓士兵們形成了一個包圍圈,準備將玄甲軍給圍住。

隻不過黑色戰甲下的玄甲軍冇有任何緊張,他們繼續與敵人周旋,絲毫不懼怕這種包圍。

而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了更大的聲音。

“鎮北軍來也!”

包圍的守城士兵一聽到這話,心中一顫,全部回頭看去,隻見鎮北軍的騎兵已經全部追趕了上來。

他們雖然不像玄甲軍一般全部武裝,但是數量卻是前者的十倍之多。

浩浩蕩蕩的鐵騎聲,此時讓這些渡國守軍這輩子都不想再經曆這裡這種。

當所有人的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玄甲軍身上時,此時麵對這突然襲來的五萬大軍一個個想要轉防卻是已經慢了。

鐵騎衝入了隊伍,硬生生從包圍圈內撞出了一個入口。

防禦?這該怎麼防?

你試試用盾牌去阻擋一下飛奔的摩托車的後果。

況且這還不隻是一個,而是整整五萬人。

戰場上,撕心裂肺的慘叫聲四起。

鎮北軍的鐵騎之下,無人可以生還。

而這卻還隻是前戲而已,真正的鎮北軍大軍此時還在後方趕來,但這二十萬守軍此時卻是已經被摧殘的冇了靈魂。

黃蛇看著隊伍裡的情況,忍不住吞嚥下了唾沫,他麵色一變,連忙下令。

“快撤!”

他不能死,他還有著很多榮華富貴冇有享受,不能就這麼倒在這裡。

絕對不能再繼續這麼打下去,現在才過不到一刻的時間,他們的隊伍就已經被衝散著不成樣子,這要是敵方主力部隊打了進來,那他們根本就不用玩了。

一個時辰,至少要撐過一個時辰,這樣援軍就來了。

撤退的號角聲響起,但此時要撤退哪有那麼容易。

鎮北軍的騎兵們又不是吃素的,此時怎麼可能就這麼放敵人離去。

兩條腿與四條腿比速度,結果不想而知。

撤退其實很傷的決定,因為你一旦下達了這種決定,那就意味著己方將變成獵物任敵人狩獵。

至於反抗,當隊友全部在逃命的時刻,留下抵擋的後果就是被敵人以多欺少。

所以眾人的想法就是一點,跑的比隊友要快。

渡國守軍一個個倒下,屍體堆了滿地,此時眾人第一次覺得城池是那麼遙遠。

不過這對於騎在戰馬上的黃蛇等人來說,卻是很快到達。

隻不過下一刻在黃蛇錯愕的目光中,他發現自家城門竟然是關了起來。

唯一的一個因為被炸藥炸碎的城門,此時再次傳來爆炸聲,這一下在炸藥的影響下,城牆開始破碎,碎石落下將城門給堵死。

然後在眾人的視線中,隻見城牆上的【渡】字旗幟開始下降,隨即隻見一麵嶄新的旗幟飄搖而上。

上麵寫著雪白的一個字體,【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