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在梁秋迴歸的瞬間,南部的戰事也在第一時間發動。

紀國南部,青河關、粵湖關。兩座大關隨即打開城門,派遣著將士。

隻見陷陣營與神風營的將士整裝待發,在接到命令後便向著邊界而出。

然而對於這一戰,梁秋冇有任何擔憂,因為在他的模擬之中,以現在的紀國實力,想要拿下這兩座鄰國,可以說冇有任何難度。

除非天降隕石,否則根本不會有任何意外發生!

大軍順利出發,在裝備碾壓的情況下,直接強攻下了對方的第一座城池。

僅僅兩天時間內,喜訊接連傳來,而梁秋則是把這件事情交給郭嘉去負責統計了。

將南部的事情暫時放下,此時他還有其他的事情要做。

想了想,梁秋叫上了謝道韞和甄宓二人一同前往。

此行出行的目的地偏遠,並不在皇城內,於是梁秋與二人一大早便坐著馬車來到了皇城邊的一座郊區。

隻見這片郊區外麵有著官兵把守,他們在見到駛來的馬車時,立即拔刀示警。

“前方皇家禁地,閒雜人等禁止入內!”

跟隨在旁的許安隨即拿出了一塊令牌,這些值守士兵見到後便立即開門放行。

進入郊區之內又行駛了半個時辰,梁秋等人纔來到了此處的目的地。

“陛下,您這是要帶我們去乾嘛呀?”謝道韞疑問道。

比起一旁穩重的甄宓,謝道韞的性子無疑更直接一些。

一般有事情她都會直接問,不會和人拐彎子繞圈。但也正是她這樣的性格,才能在嫵媚萬千的後宮嬪妃中顯得獨具一格。

阿諛奉承的甜言蜜語聽多了,有時聽一聽那些雷厲風行反而是一種享受。

但謝道韞雖然說話直白但卻並不愚蠢,大家閨秀出身的她自然也明白什麼該說,什麼不該說。

例如好奇一件事情她會去問,就像現在一般,她直接詢問梁秋要帶他們去乾什麼。因為這隻是一些無瑕的小事情,但若遇到大事,謝道韞也會悄然緊閉。

她的叔父是一代封王謝安,而王府出身的謝道韞又怎麼可能會不懂這些道理呢?

而梁秋想了想後出聲回答,“釣魚。”

“釣魚?”

“釣魚!”

甄宓與謝道韞同時出聲,前者是疑惑,後者則是驚訝!

因為在她們眼中,釣魚不就是百姓們打撈食物的一種方式嗎?

難道陛下是想要吃魚?不過這個想法很快便被甄宓否決。

如果陛下真的隻是想吃魚,隻需要吩咐一聲,那禦膳房今晚便能做出數十道不同類型烹飪魚類的手法,所以應該不是這樣。

這一下冰雪聰明的甄宓倒是猜不透了,釣魚不為了吃魚那是為了什麼?

而梁秋卻隻是笑了笑,因為他此行的目的真的隻是為了釣魚。

隻不過尋常的釣魚自然不值得他親自跑一趟,他日理萬機,休息的時間都不夠,哪有這麼清閒。

很快,馬車停下。

梁秋等人來到了一座碧波湖邊。

隨即眾人下車,看著這美麗景色,謝道韞忍不住稱讚。

“陛下,此情此景您不作首詩?”謝道韞看著梁秋。

這讓甄宓連忙上前拍了謝道韞一下,輕輕一笑道:“你就知道給陛下添麻煩。這般美色還不夠你欣賞嗎?”

一旁的梁秋自然明白甄宓是在為自己解難,心中暖意生起。

不過說到作詩梁秋心中倒是突然想起了一道名句。

“留得五湖明月在,不愁無處下金鉤。”

話音剛落,原本在一旁如同小雞嘰嘰喳喳的謝道韞立即安靜了下來。

隨即她美眸一動,用小手鼓起了掌。

“陛下好強啊!”

而甄宓卻是還在品味剛剛梁秋所唸的詩句。

許久之後,甄宓也是點頭說道:“好詩,這要是被天下學子聽到,怕是又要在文壇引起一番動盪了。”

“你們兩個誇獎的技術倒是學的不賴,釣魚吧。”

吟詩隻是前戲,真正的重點便是這片湖水。

這可不是普通的湖泊,而是梁秋先前解鎖成就獲得的靈池!

隻見梁秋雙目一眨,下一刻一道資訊便出現在梁秋的視野之中。

【百魚塘】

【建築等級:三星】

【功能:將百魚塘接連河水,該池塘會逐漸吸引稀有魚種,稀有魚種擁有特殊功能,請玩家自行探索】

百魚塘其實早就建成,不過因為其特殊需求,梁秋並冇有第一時間趕來垂釣,而是選擇讓其先放養一段時間。

而這麼久過去,梁秋相信現在這座魚塘應該已經吸引了不少稀有魚種了。

(PS:九更!!!作者感覺今天要猝死過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