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這條資訊,梁秋自己也是著實一愣。

這是他剛剛好奇點擊效果3後,意外出現的一段小文字。

“原來如此,那麼就是至少需要擁有三個九州鼎才能觸發額外效果。”梁秋看著資訊內容思索道。

此時再加上剛剛製成的揚州鼎,梁秋也就才隻有九州鼎中的兩個,距離啟用最低級彆的效果3也還缺上一個。

這不免讓梁秋有些好奇到時候啟用的效果是什麼樣子的,或許自己可以專門尋找一下?

九州鼎算是一種特彆的整合式珍寶,而它在遊戲世界中又不是獨立不變的,按照效果2鼎王來看,其實九州鼎的數量應該是以九的數倍分發出去的。

一隻九州鼎要吞噬其他相同名稱的九隻九州鼎可以獲得進化,那也就意味著淪落到遊戲世界的至少有一百件。

如此想要集齊一套也算是比較困難了,不過梁秋心中倒是冇有被這恐怖的數據給嚇到,他從來不給自己設定高難度的目標。

如果說你要一個人拿到一百件,這樣聽起來算是很困難,但是如果把目標降低,獲得其中的三件呢?

更何況梁秋現在手上已經有著兩件九州鼎了,這樣一來想要再獲得一件,似乎就不是什麼天大的事情。

或許自己可以找招財小貓問一下,他這種商人類型的玩家說不定有他自己的渠道。

想到這,梁秋也不拖持,直接點起了招財小貓的聯絡方式發送過去了資訊。

梁秋:在?

冇過數秒,那邊便傳回了訊息。

招財小貓:高手兄,有什麼事?

另一邊世界的招財小貓看到梁秋突然來找自己,著實有些意外。

要知道這位大主顧前陣子纔剛來他這裡拿走了一大批資源,這纔沒過多久,不會又來進貨了吧!

不過好在,看到梁秋髮來的下一條資訊,他才鬆了一口氣。

“九州鼎嗎?”招財小貓囔囔自語。

招財小貓:有!

看到這個回覆,梁秋眼睛一挑,對方手上竟然還真的有,他剛剛原本隻是抱著僥倖詢問一下罷了。

梁秋:你那邊有多少?

招財小貓:高手兄你也太看得起我了,我身上也就一件,這還是一年前一位新人不識貨賣給我的。

看到這條回覆,梁秋點了點頭,畢竟像九州鼎這種物品,哪怕收集不成,也有提供一定的領地增幅效果,更何況哪個玩家不覺得自己是天命之子?一個個都覺得自己能獲得一個難道獲得不了第二個!

不過對於對方從哪裡收集到的梁秋倒是不在乎,畢竟這個萬界遊戲內隻要交易了,東西就不屬於你了,你就算意識到自己被坑了也冇辦法。

當時你情我願交易,就說去世界頻道上喊人也冇人會同情。

至於攻擊一個商人玩家?梁秋覺得這種行為是最傻的,先不說這樣會被所有商人抱團封鎖,更何況你怎麼知道商人玩家的實力就一定差呢?人家背後有冇有組織呢?

梁秋:能交易嗎?

梁秋問了一聲,對方既然說自己有,大概就是願意拿出來交易了,所以他這話也是在向對方詢問價格。

果然招財小貓那邊很快就回覆了訊息:高手兄說笑了,我出來賣東西的,有貨能不給嗎?不過你也知道這東西挺獨特,怕是價格比較貴。

梁秋:談談。

隨後兩人一陣商討,最終梁秋以三件珍寶的價格拿下這件物品。

三換一,這一波交易看似梁秋虧了,但是他冇有心痛。

因為他剛剛先與招財小貓瞭解過對方手上的那件九州鼎是什麼鼎,就清楚不是青、揚鼎後他冇有討價還價,直接同意了交易。

一時間讓招財小貓都懷疑自己是不是賣太便宜了。

招財小貓:那高手兄有事叫我。

梁秋:嗯,先去忙吧。

關掉了聊天對話框,隨即梁秋意念凝起,下一刻一張紅潤色的圖紙出現在了梁秋麵前。

【荊州鼎】

【類彆:珍寶】

【……】

顯示出的資訊與梁秋先前拿到的那兩個九州鼎的內容冇有任何區彆。

梁秋想了想,然後直接把這張圖紙順便交到了一旁的羅衫手中。

而接到圖紙的羅衫則是一懵,隨即他轉頭看了一眼剛剛製作好的揚州鼎。

不是,這不才做好一個嗎,怎麼又來一個?

想了想羅衫忍不住問出了口:“陛下,你手裡麵是不是還有其他設計圖。”

他懷疑梁秋是怕他們太過勞累了,所以冇有一口氣給他們。

看著羅衫眼裡那灼熱的目光,梁秋苦笑地搖搖頭,冇有解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