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刻梁秋的做法就是讓北部的政黨之間互相猜忌,陷入混與亂的深淵裡,無法自脫。

這樣到時候他就能打對方一個措手不及,出其意料。

這就像是兩軍交戰,結果本來打著好好的,結果突然從側翼殺出來一支軍隊,直接打散了你的陣形,然後殺到了你的麵前……

而此刻坐在一旁的慕容兮夜聽到宮女們的這番話,不由麵頰帶起了一份紅潤。

她抬頭看著身邊這個男人的身姿,此刻梁秋的形象不由在慕容兮夜的心中又深入了幾分。

但同時慕容兮夜又想到了她家裡的父親與族弟們,於是慕容兮夜不由將希冀的眼神收起,又換上了一幅尋常溫柔的目光。

她挽著梁秋堅實的手臂:“陛下,那直接開始吧?”

梁秋輕點了下頭,“你忙你的,我就看看。”隨即他坐到了一旁。

而此刻站在遠處等候的秀女們見梁秋這位皇帝也留了下來,一個個不由生起了自己的小心思。

畢竟選秀就相當於表演才藝,以及檢查人體疾病,如果他們要是能在這博得皇帝的注意,那位家族爭勢的計劃不就先提前成功了一半嗎!

於是在慕容兮夜的調配下,秀女排著隊,個個挺直了自己那鮮嫩的腰肢,撐出飽滿的胸脯,準備將自己最靚麗的樣子表現給梁秋看。

而梁秋則坐在後花園的庭院之中,慢慢吃著新鮮水果一邊欣賞著這滿座的盛世美景,此刻他算是感受到了帝皇的爽度!

綠蔭從院,天氣放晴,秀女們挨個接受著皇後慕容兮夜的檢驗。

梁秋在一旁也是看的十分感觸,這些大臣們養女眷真的不會小氣,一個個喂得都是該胖的地方剛好,該圓的地方恰到好處。

梁秋此刻不由有些心虛,他暗耐住自己想去摸摸腎位的手,順手抓了一把零嘴開磕了起來。

時間過得並不慢,看著一個個秀女通過測試,梁秋冇有什麼反應,這些人中還未出現讓他感興趣的人。

而直到下一位登場,才讓他不由正視了起來。

隻見眼前上台的這名年輕秀女有著瑰姿豔逸,穿著霧綃、雲縠(hu),但見淩波微步,羅襪生塵。

她明眸轉盼,啟朱唇,讓人看了耿耿暗**……

一時間這名女子竟是將其他秀女的姿色全部掩蓋,讓在場的人都是目不轉睛。

皇後慕容兮夜也是看著這名秀女有些出神,回神後她出聲問道:“名甚?何許人家?”

隻見這名女子輕輕一鞠躬:“臣妾叫甄宓,家父通政司左通政。”

通政司是掌管內外章奏和臣民密封申訴信件的部門,而左通政則是正四品官員,這個職位並不算低了。

慕容兮夜暗暗點了點頭,眼前這人正是慕容紫軒重點囑咐她關照的人之一。

但是突然間慕容兮夜想起了什麼,輕微轉頭看向了休息處的梁秋,隻見此刻的梁秋也是看著麵前的甄宓有些入迷。

忽然慕容兮夜有些落寂,心中好像有些空空,不過作為後官之主,她還是很快恢複了麵色。

“表演才藝吧。”

聲音落入遠處的梁秋耳中,但此刻他注意力卻是冇有在這之上,因為此時他正在認真檢視著甄宓的係統模板。

【人物:甄宓(洛神)】

類彆:名妃

忠誠度:70

武力:★

智力:★★★

精神:★★★

耐力:★★

統率:★

魅力:★★★★☆

天賦:傾國(當甄宓成為皇室成員時,魅力會提升1★,提升國家各屬性10%。)

技能:落神(玩家每過一天便會提高獲得男性曆史人才的0.5%概率,當概率提升到100%時,玩家會在半個月之內遇到一位男性曆史人才。)

冇錯,眼前這個甄宓便是曆史上曹魏時期的那位甄姬了。

而看到這幅數據麵板,梁秋已經不知道該怎麼形容。

這一波簡直是孩子餓了有奶喝,當然這句話不是表麵意思,而是梁秋此刻最想要的便是擁有更多強大的曆史人才。

結果甄宓帶著這個技能洛神無疑是一個招募神技,基本隻要過上半年,梁秋就能白嫖到一位曆史人才!

但這還是他運氣差的情況,如果梁秋的運氣足夠好的話,他甚至可能短時間內就能連續獲得曆史人才。

不過梁秋最不擔心的便是運氣問題,他身上帶著七道傳說氣運,吸收了大紀王朝的國運。

現在的他估計去路上走一趟都能撿到錢,這種事情在梁秋幾次出宮都遇到過。

看著麵前開始表演才藝的甄宓,梁秋就像是看到了寶貝一樣,喜歡一個人的眼神是藏不住的。

梁秋心中暗暗驚歎:“這種好事上哪找呀?”

看著麵前翩翩起舞的甄宓,梁秋就好像看到一幅美麗盛景。

他突然想起了那首傳世之作《洛神賦》,便是為眼前的這位絕色女子所作。

“其形也,翩若驚鴻,婉若遊龍,榮曜秋菊,華茂春鬆。彷彿兮若輕雲之蔽月,飄搖兮若流風之迴雪……體迅飛鳧,飄忽若神,淩波微步,羅襪生塵。”

梁秋一不小心就陷入了詩文的美妙之中,直接將這首詩句給吟誦了出來。

而當他回過神來時,卻發現在場的眾人都是震驚的望著他。

隻見禦花園中,一個個秀女都是麵露驚訝之色,捂著小嘴重複著那些許曼妙的詩句。

她們大致都是大家閨秀,能被選進宮來從小也都是耳濡目染著詩文才學。

而此刻梁秋唸誦的這一段卻是切身符合了眼前的場景。

不得不說,在場的所有人在見到甄宓起舞,自身的注意力也都被帶了進去。

其中很快識趣的小臨子立即發揮出了他的作用,開始帶頭誇讚。

“陛下所作詩韻美、詞美、景美,乃傳世神作!”小臨子大聲拍著馬屁。

梁秋看了他一眼,這貨絕對是在他詞彙庫裡肯定積攢了不少誇人的素材,隨口一句,就是傳世神作。

不過很快周圍的其他人也跟著讚同。

“好詩,不愧是陛下!”

“太美了,我已經快要沉淪進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