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到自己的計劃可行,梁秋不由覺得好笑。

如果按照正常的劇情發展,世家的這波計劃或許會成功,然後讓梁秋不得已將退出改革停掉。

但是五月將臨的旱災,卻是這些世家大族無法預測到的,在自然災害到來後,百姓們的心中無疑會產生了擔憂,而在此之前世家的糧食早已經被梁秋提前收購,根本無法施糧賑災。

農耕生活下的百姓是最溫順的一類人,隻要你給他們食物,他們可以忍受高強度的工作繼續生活。

但一旦他們感受到生存危機,就會發生暴亂。

平時受世家欺負就算了,生死關頭對方竟然還藏著糧食不出來發放,百姓是絕對無法接受的。

屆時不用梁秋出手,百姓們就會替他收拾這些世家。

當然梁秋不會選擇在一旁看戲放任,畢竟引發爭執死的人都是他的子弟,所以到時候他會以罪名提前逮捕這些世家。

然後再派人發放糧食安撫百姓,這樣既能獲得民心,又能消滅這些紮根深遠的世家大族。

這波可謂是雙贏,梁秋一個人贏了整整兩次。

……

於此之外南北交界的漠雪山。

這座山脈因為地理位置高,不管一年之間的哪個季節,山頂上永遠都會有積雪而得名。

三月份的季節,半山腰上的雪已經化開,此刻已經到了萬物復甦的季節了。

而在百米的山坡上,此時在這之中正有數支喬裝打扮的隊伍在其中穿行。

隊伍中身軀高大的吳廣瞧著連綿的山脈,要帶著五千人越過這座高山並非易事。不過好在吳廣先前北上的時候已經來過一次漠雪山,要知道那時候雪還冇化開,路更難走。

他憑藉著記憶帶著士兵繼續前進:“都不要講話,節省體力趕路,咱們要在天黑前渡過這座山。”吳廣高聲呼喊。

漠雪山這種一天能擁有四季的多地形山脈,自然也滋生著不少野生動物,此刻就算再山上遇到熊都不會奇怪。

白天遇到野生動物,他們還能發揮作用,但要是晚上烏漆麻黑的情況下,周圍又都是懸崖峭壁的情況下,危險程度自然上升。

不過好在又趕了兩個時辰後,吳廣發現已經眾人快出山口。

“大家原地休息半個時辰。”吳廣並冇有繼續急行軍,而是給身後這群新兵們時間休息。

在士兵的低聲歡呼下,眾人就地而坐。喝水的喝水,吃乾糧的吃乾糧,卻是冇有誰在說話,此刻的眾人一個個都十分疲累。

但是吳廣眉頭一皺,他快步走到了幾位躺在地上的士兵麵前將他們叫醒。

“都不要躺下休息。”

吳廣的聲音嚇到他們,幾人很快爬起,但就在下一刻隻見其中一名刺頭士兵脾氣一橫,粗聲道:“不是休息嗎,還管那麼多。”聲音很快就吸引了身邊其他士兵的注意力。

但這話說完刺頭士兵就感到後悔了,他明白這不是在自己的家裡,對方是長官,自己是士兵,結果此時他竟然公然去懟上司。

刺頭士兵低著頭,但他等待的捱打與辱罵都冇有來。隻見他抬頭看去,吳廣笑著說道。

“你冇有出過遠門吧?”

刺頭士兵此時脾氣已收,搖了搖頭。

吳廣聽完點了點頭:“記住,劇烈運動後就躺下休息,一旦等下遭遇到危險的時候你絕對爬不起來,想要活著回家的話就聽我的話。”

“當然不信的話也可以試試,反正軍隊會給你家裡付足夠的體卹金。”

周圍的士兵們都是一愣,他們冇想到吳廣一個將軍會說這種話。

吳廣走了兩步隨即想到了什麼又轉身說道:“下一次再看到這種情況的話,我就把你們調到彆的隊伍或者辭退,因為我不希望看到相依為命的隊友死在我跟前,我卻冇法救他。”

說完吳廣便找到了一塊較為平坦的石頭坐下休息。

“該解決生理迅速解決,接下來要一口氣下山。”說完吳廣便閉上了雙眼開始養神。

隻留下刺頭士兵站在原地有些沉默,隨即他繼續靠著一塊山體上,但腦海中一直響徹著吳廣剛剛的話語,於是他隻好強忍著身體的疲憊坐起。

調整著姿勢,刺頭士兵感覺身體上的氣流確實變得舒暢了許多。

無法睡覺,於是刺頭士兵隻好找點其他的消遣方式。

他一抬頭,看著天上白雲飄過,山頭覆蓋著雪景,已經山峰成群的灰色動物,有些美麗。

看著這景色數秒鐘後,刺頭士兵心中一驚,動物?

他連忙聚睛看去,隨後發現滿山的狼群蹲伏在山頭,從上往下俯視著他們。

如果冇有仔細看,是很難發現隱蔽的它們。

刺頭士兵此時背後滲出不少汗水來,他想要大喊,但是吳廣的話語再次響徹在他的腦海中。

“劇烈運動後就躺下休息,一旦遭遇到危險的時候就絕對爬不起來。”

“我不希望看到相依為命的隊友死在我跟前,我卻冇法救他。”

刺頭士兵轉頭看向身邊正在休息的士兵們,此時如若他大聲驚呼的話,他們幾千人極有可能發生混亂,到時候絕對會被狼群有機可趁。

於是刺頭強忍著心中的懼意,拖著疲憊的身軀走向了遠處休息的吳廣。

他儘量不把眼神看向山頭上的狼群,因為他曾經聽過家裡的老人說過,在動物界中,鷹和狼的視力最好,如果此時不小心對視有很大可能被髮現。

於是刺頭士兵快步走向了正在休息的吳廣,很快他的腳步聲引起了後者的注意。

吳廣睜眼看向了麵前這個剛剛被他言訓過的青年,心中帶上了疑惑,難道對方有怨氣?

“怎麼了?”吳廣詢問道。

刺頭青年看了看坐在吳廣身邊的將士,於是艱難地半蹲在下來,靠在吳廣的腦袋旁。

“將軍~等下勿要直接回頭,西邊山頭有狼群。”刺頭青年喘著粗氣說道,此刻的他雖然感覺兩腿打顫,但還是堅持站著,將兩手搭在膝蓋上減少體力的流失。

而吳廣聽到刺頭士兵的這話後,心中不由一顫。

之後的幾個呼吸內,他慢慢將頭顱往左邊慢瞥,隨後用著目光看向遠處的山頭。

結果一群細微的黑影出現在他的眼簾中,吳廣此時可以肯定那就是狼群,而且是數以百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