將手中的科學要記收起,隨即梁秋繼續檢視禮盒裡另外幾件物品。

這次梁秋拿起的是一張圖紙,隨著圖紙入手,係統聲音再次響起。

【建築圖紙:觀星台】

【危樓高百尺,手可摘星辰。】

【建築效果:建造完成後可以檢視。】

【建築時間:六月。】

看著手裡的這張建築圖紙,梁秋心中不由一震。

他先前就在模擬器中建造過了鎢合船廠,要知道那可是直接幫助自己解決了海岸對麵允陽國的騷擾,可謂強的一比!

所以梁秋此刻對於這張觀星台的圖紙也同樣抱著十分的好奇,不知道這又能給自己帶來什麼強大的效果。

雖然建築時間有著半年之久,不過梁秋有著一道傳說氣運名勝古蹟,這可以直接幫助減少一半的建築時間,更快建成。梁秋此刻越想越覺得這道氣運的強大,這足以節省三個多月的時間。

等回頭他再將這份建築圖紙交給羅衫去負責,工部本來的職責就是負責房屋土木建造工作的。

估計羅衫怎麼也冇想到,原本應該是最輕鬆悠閒的職位,結果到了梁秋這裡,天天都有的忙。

不過此刻的羅衫還在補覺呢,梁秋看他這幾天太過勞累,特許了他每週可請一天假不去上早朝,也算是特赦福利了!

回到正題,梁秋又繼續探索接下來的獎勵。

【廣袖流仙裙】

【增加穿戴者10%的魅力。】

【限製:女性】

……

【兵書】

【統帥者所持,增加10%的軍隊的戰鬥力。】

……

【雷鳴劍】

【佩戴者增加10%的武力。】

“這三件應該就是珍寶了吧。”梁秋心中慢慢思索。

看著三件物品的介紹,梁秋此刻心中已經打算把這些物品交給誰了。

兵書肯定是給在北部林羲關的韓信,此刻對方正在準備進攻胡國,給他正好幫助提升實力。

隨後武器給高順,梁秋見過對方的介紹,在陷陣營衝擊敵陣時,高順往往是帶頭而衝,所以一把好武器對於他來說無疑是很重要的。

至於這件廣袖流仙裙,梁秋看著這件衣服的大小,好像隻有謝道韞和蘇妲己二人合適。

思索了片刻,梁秋決定還是把衣服給蘇妲己,畢竟謝道韞的性格比較活潑、愛玩,到時候把衣服給了她,對方要是經常把衣服放在衣櫃裡積灰那梁秋可就少了眼緣了。

反觀給蘇妲己,梁秋倒是十分放心,在幾次相處瞭解過後,梁秋髮現這個小妮子是真的讓人討喜,總是會意外地找到他的喜好,怪不得對方能成為曆史上導致商朝亂國的名妃。

但好在梁秋毅力十足,雖然愛看美麗的事物是人的天性,但是他不會沉迷於其中。不然到時候可能就會因為自己一個人的錯失,葬送掉整個大紀國無辜百姓的生命。

隨後梁秋叫來許安,將兩件物品讓人帶去給韓信與高順。

對於許安這個百分百忠誠自己的屬下,梁秋如果有合適的物品梁秋會第一時間給對方,隻不過這幾件物品更適合其他人。

不過梁秋並不覺得這有什麼,如果他能順利活下來帶領大紀國發展,那以後該擁有的寶物是絕對不會少的,畢竟現在的水平肯定冇人能追上自己。

之後梁秋讓小臨子去傳喚蘇妲己過來,而自己則是打開了玩家群,他想看看其他人的獎勵如何。

萬界爭霸2333號群聊(58940)

看著原本十萬人的群聊,此時也隻剩下一半以上,梁秋看到後不由覺得咋舌。

這纔剛剛一個月過去,就已經死亡了這麼多人,這總是會警醒梁秋。這款遊戲四處充滿著危機,如果時刻不強大自身的,他絕對會被成為那消失數字中的其中一個。

玩家蕭樂賢:臥槽!我第5713名的獎勵是一把鋒利無比的長刀,削鐵如泥,太特麼給力了!

玩家徐明傑:淚目,又是大佬,我連一萬名都冇進去,雞毛冇有!

玩家陸燁爍:2319名,想問問這在玩家裡是什麼水平。

玩家陳文彬:吊毛水平,你是忘了群裡有排行榜第一第二的大佬在嗎?

玩家江英銳:呼叫大佬@梁秋、@司從嵐

玩家孟弘化:@……

……

看著眾玩家艾特著自己,因為早就設置無視艾特的開關,梁秋並冇有受到什麼影響。

而他也在等待著排行榜第二名司從嵐這位女玩家的回覆,不過對方並冇有出現,可能是冇在線或遇到什麼棘手的問題。

於是之後梁秋又潛水了一陣,慢慢看著眾人的亮出的獎勵介紹。隨後他發現很多玩家的獎勵檔次甚至冇有自己一件珍寶的屬性高,而且隻有慘淡的一件,根本無法與自己相比。

而按照現在的戰力排行榜來看,哪怕是第二的司從嵐,距離自己也有著很大的差距,想要超過自己,怕是冇有那麼容易,所以梁秋的心態很是平穩,像是穩坐釣魚台一般。

冇有選擇冒泡,梁秋直接關閉了聊天群。

而就在這時,門口傳來一道輕咳的女聲。

梁秋抬頭看去,發現正是蘇妲己。

“陛下你找我。”蘇妲己身上的妝濃有些深豔,很顯然是為了見自己剛剛畫上的。

梁秋點了點頭,將廣袖流仙裙取出,然後遞給了對方。

“這件衣服應該很適合你,試試看。”

蘇妲己在聽到這句話後臉上綻放出了一抹魅惑的笑容:“好。”

結果還冇梁秋出口調戲呢,對方就轉身將房門給關上。

“臣妾在這裡換。”

這個妹妹這麼主動的嗎?

不過梁秋雖然心裡想法很多,但是他麵容上卻是冇有太多變化,表情平淡地看著蘇妲己換上了衣服。

隨後隻見廣袖流仙裙穿在了蘇妲己的身上,梁秋隻覺得自己這個選擇冇有做錯。

對方的身姿正好能駕馭這件珍寶,而且因為蘇妲己自帶誘惑力的原因,原本十分純欲的服裝竟是給她穿出了一種彆具特色的風味。

隻見蘇妲己輕輕一笑,直接走到了梁秋身邊坐上了後者的大腿,攀附在他強壯的身軀之上。

‘抱歉了,弟弟,哥哥我是個正常的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