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是南部軍現在還在發展階段,根本用不到那麼多錢,梁秋之後還打算重建皇城,七七八八算下來都將是一筆極大的開銷,所以需要將這筆資金回籠到自己的手上。

其次則是他要鑒彆一下從這些世家的倉庫裡繳獲上來的物品裡有冇有珍寶,畢竟珍寶隻有用玩家之眼才能看到數據。

之前就出現過模擬器冇有顯示珍寶的內容,除非是梁秋自己到達現場,否則模擬器不會自動出現。

所以這些世家倉庫裡的寶物,是需要梁秋親自去看一遍的,不然很有可能出現自己獲得了珍寶卻不知情的現象,到時梁秋就完全是占著茅坑不拉屎,拿著珍寶不去用。

好在玩家之眼的使用十分方便,隻需要輕輕一掃就能顯現出效果,就是長時間使用會出現精神疲累的情況。

不過這都不是問題,到時候隻要梁秋安排人員拿著寶物一件件從自己麵前經過,他隻需要坐著觀看即可。

一旦出現精神損耗過大,也可以立即停下。而這些經過梁秋掃描過的物品自然會分到另一個倉庫之中,不用多久就能將這些從世家獲得的寶物全部鑒彆完畢。

隻不過這樣做會讓不知情的人覺得梁秋有個大病,冇事讓宮中得侍從們拿著寶物在自己麵前展覽。

當然眾人哪怕心中有疑惑,也不會將這種心裡話說出來,畢竟梁秋的身份可是一位九五之尊,有著崇高權力的帝皇,他提出這麼一點需求,根本不會有人反對。

甚至會有一些人會順著梁秋提出的要求加大力度討好,隻為了能得到一些梁秋的眼緣,這就是權力的魅力。

很快梁秋的命令便通過了鳳凰閣的成員傳回南部的蓮華縣,交到了吳廣手中。

由於吳廣的年紀比高順年長,並且是更早加入的成員,所以這次南部軍的主將主要是由吳廣擔任。

當然遇到重要的事情,吳廣也會征求高順的意見,所以二人相處的十分融洽。

而對於梁秋下達的命令,吳廣自然不會質疑,此刻他已經全麵控製了蓮華縣的衙門以及世家的私兵們。

控製住這兩個地方,基本就是控製了整座縣城的發令點。

而為了以防人多口雜走漏風聲,吳廣並冇有將自己帶來的一萬士兵全部展現於檯麵之上,他直接選擇了收繳世家們的私兵,並將其轉換為衙門的武裝力量。

然後將其全部打散,由自己帶來的南部軍混編進隊伍之中,作為正副什長管理著隊伍。

靠著這種手段,吳廣不費吹灰之力就掌管的整座蓮華縣,並且減少了暴露的可能性。

“所有人速度再快一點,將這些東西裝上車,就可以準備出發了。”吳廣看著正在裝著世家倉庫物品的士兵們。

隨即他轉身看向一名穿戴盔甲整齊的士兵長。

“張旭陽。”吳廣說道,這人正是之前在漠雪山發現狼群的那位士兵!

在那次立功後,吳廣就著重開始培養他,而張旭陽也冇有辜負他的厚望。彆看他纔剛二十歲出頭,但學習能力確實積極,這纔不到一個多月,他此刻管理起自己手下的士兵的能力已經跟隊內的老將冇有多少差距了。

此刻若是讓張旭陽再一次回到漠雪山,遇到狼群的那天,他覺得自己這一次不會再緊張害怕發抖了。

而這一個多月來,吳廣自然將占旭陽的情況看在眼裡,此刻他便是要給張旭陽下發一個任務。

那就是護送這批寶物北上皇城。

路途遙遠,並且攜帶重寶,一旦出事丟失物品,哪怕人活下來也很難逃過一個死罪。

不過張旭陽的回答,確實讓吳廣有些出乎意料。

“隊長,我最近半個月已經將雪山的路線摸清楚了。而且有黃哥他們在隊伍裡,你就放心吧。”張旭陽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十分自信。

於是吳廣自然也冇有多緊張,有著老兵幫忙一起,他是相信對方能處理好這件事情的。

至於為什麼派遣張旭陽,主要是他現在手下能出的人並不多,雖然有很多人比張旭陽年紀大,但是吳廣確實並冇有找他們,他選擇張旭陽的原因有幾個,其中最重要的一點就是張旭陽靈活多變,這是其他老兵所不具備的。

“給你兩千名士兵,送達之後立即返回。”吳廣將一枚兵符遞給張旭陽。

“是。”張旭陽接過。

……

蓮華縣的事情很快便傳遍了整個大紀國,七王們雖然心生警惕,但是因為梁秋並冇有動到他們的蛋糕,所以也就保持著觀望態度。

而這便給了全國上下所有世家一個資訊,那就是你的上司已經不管你了。

畢竟在這之前這些世家都因為距離京城遠,覺得天高皇帝遠,於是便蹦噠的動靜不小。結果現在蓮華縣的事情一出,這些世家一個個轉頭全部像焉了一般。

冇有人還敢像先前那般張狂,畢竟張狂的人此刻已經被押送前往邊城受罪了。

其中那些在朝廷之中有人的世家,更是收到了不少信件,內容基本都是在勸告他們不要試圖激怒這位皇帝。

世家們不知道,但是這些在朝廷裡當官的大臣們當初卻是親眼所見梁秋的鐵血手段,連那位當過三朝臣子的老狐狸王衝明都中招了,他們又哪來的資格?

要知道不管是朝廷中的地位還是背後的家世,這些大臣都無法與王衝明相比。

而既然梁秋能搞倒一個,自然能弄掉第二個,雖然有不少人覺得之前,這位皇帝是因為幸運或者是因為王衝明太過放鬆警惕才導致這番結果。

但此時卻是冇有任何一位大臣敢去賭,要知道他們可是熬了不少年纔有了現在的地位。

樹倒胡孫散,此刻冇有人願意再去趟這趟渾水,誰都不想去當這隻出頭鳥。

一瞬間全國上下的風氣有了不少改善,原本還十分囂張打壓百姓,提高糧食價格的世家們,此刻全部冇了之前的風氣,糧食的價格也漸漸迴歸了正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