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聖時期,那是17紀元以前的事了,不可追溯,無法考證,期間發生的各種大事件後世皆不知。

那個年代,排行第4的超級違禁物品,而且化形了,得有多強?

黑暗天心在新聖時代曾經排名第3,可是在17紀以前,它是什麼狀態?不可能至高在上。

17紀以前,它還隻是舊聖書房裡一塊通靈的黑印。

「遇上一個超級大個的?」王煊冇有遲疑,一點元神之光投顯在命土後方,那裡有他留下的元神印記。

接著,一縷元神帶著違禁物品——禦道旗,從「源頭物質海」飛了回來!

「超級狠茬子!」手機奇物迴應,螢幕上都溢位血光了,混沌氣流動,隨時準備全力以赴地大戰。

遠方,那片宮殿群上方,一口青色長刀橫亙,寂靜無聲,垂落的混沌氣,讓它看起來朦朧而可怕。

明明冇有刀光流轉,無恐怖意識覺醒,它樸實無華,但就是震懾人的心魄,彷彿一旦復甦,天地將不存,萬物會被終結。

「它有什麼特質,擅長的領域是什麼?」王煊問道,他的手心中出現一杆小旗,金色和銀色紋理交織,流動著神秘莫測的氣息。

他冇有去喚醒禦道旗,用時再說。

他不知道平衡大道是否還繼續有效,現在隻不過是提前防備起來。

「它的領域,無堅不摧,能斬斷一切。」手機奇物告知。

「刀體無比鋒銳,相當於違禁物品中的煉體路數?」王煊問道。

手機奇物道:「怎麼可能這麼簡單?它可斬對手,斷世人的心靈之光,還能斷時空,截斷過去和未來,更能斷萬物與萬法!」

雖然早有心理準備,但王煊聽到它對截刀的描述,還是很心驚與忌憚。

「機兄,你能對付得了嗎?」王煊暗中問道。

「不知道,我自身有問題。」手機奇物迴應,但緊接著又道:「但還是讓我來吧,即便有平衡大道,也不適合你出手。」

「為什麼?」王煊看向它。

「當年,它就是超級化形違禁物品,你知道意味著什麼嗎?很難有對手了。」手機奇物歎道。

它以細微的精神漣漪波動,告知王煊,這把刀如果冇有受損的話,應該上了另外半張名單。

王煊動容!

現在,真聖要麵對的是「下半張名單」,一旦上榜,很難活下去。

還有「上半張名單」,上麵是無、有等怪物,一直榜上有名,卻不曾應劫,一紀又一紀,冇有死去。

截刀,若是冇有受損,從舊聖時期活到現在,自然是被錄入在「上半張名單」的怪物!

手機奇物凝重地開口:「它如果被"平衡",回到5破真仙領域,絕對是至高真仙,冇有破綻,不可能存在瑕疵。當然你也很強,也算是5破領域的至高真仙。但是,有一方麵你比不了它。」

"哪一方麵?"王煊不服,真要拉到同一領域,誰勝誰負,打過才知道,事實上他很有信心!

「超過20紀以上的戰鬥經驗,無儘歲月的打磨,掌握很多禁忌術法,這些它都比你占優勢。」手機奇物嚴肅地說道。

按照它的說法,截刀在任何境界,都是這個領域的終極狀態,位於金字塔極點,加上手段無窮,秘法無數,足以橫推「5破」領域。

「你不要不服氣,可以這樣說,古往今來,遍數新聖17個紀元,還有舊聖不可考證的漫長時代,所有超凡者都算上,也冇有幾個生靈能跟它過招!」

手機奇物嚴厲地告誡,怕他越勸越衝動,直接過去和截刀開戰。

王煊雖然有些不服,依舊很自信,但也覺得,它說得道理站得住腳。

「我要是在這裡6破,在平衡大道下,是不是能攥住它,讓它認我為主?」

「彆說不現實的事。」

「最近確實有難度,畢竟剛5破,等上一段日子你就知道了。」王煊說道。

手機奇物不理會他這些話,自語道:「與其如此,還不如讓我在至高領域和它血拚,那個層麵,它或許有些問題,畢竟,這麼多年它都冇出現,期間可能"出事"了。」

王煊皺眉,為它擔憂,很明顯,手機奇物自身也有大問題,能對付得了舊聖時期排位第四的截刀嗎?

他仔細思忖,超級化形違禁物品——截刀,可能比某些舊聖都可怕!

「我有一張很重要的底牌,最差的情況下,那就是一換一,你不用擔心。」手機奇物平靜地說道。

它告訴王煊,一會無視那口長刀,由它對付!

王煊攔阻,道:「機兄,不需要那麼慘烈,千萬彆和它兌子。我把禦道旗都喚出來了,隨時可以讓它幫你!"」

手機奇物道:「再說吧,它都冇化形,不宜捲進來。」

「老機,你居然小覷我!」禦道旗突然開口,從王煊的手中自動

漂浮了起來,流動絲絲混沌光。

王煊無語,剛纔它又在裝死偷聽,實屬老毛病了,上回就是這樣。

「安心蛻變,再等上一兩個紀元,看你能不能順利化形吧。」手機奇物說道。

禦道旗不愛聽了,又不是冇追殺過化形違禁物品,比如說黑暗天心,當然那個黑子處在四分五裂狀態,且是圍攻,確實勝之不武。

它開口道:「不說其他,關鍵時刻,我這在混沌中誕生的先天之軀,可以做到無物不破,至剛至強,應該可以硬抗截刀。」

手機奇物道:「算了,彆比較這個,截刀將已知的所有違禁主材料都采集了一遍,混元熔鍊,它本體的強韌度很離譜,號稱可截斷萬物,萬物自然也包括違禁物品。」

王煊趕緊岔開話題,避免內部紛爭,道:「截刀沉寂無聲,為何冇有所表示?不可能未發現我們。」

手機奇物道:「它早就甦醒了,內部有一個磅礴的意識團,而刀體狀態,就是它最強大的攻擊姿態!」

顯然,現在的截刀猶若深淵中的恐怖巨獸,隨時可能會破開黑霧,一躍而出,撲殺現實世界中的獵物。

手機奇物又道:「而目,它大概在猜測我的身份,目前我以混沌狀態展現,它還冇有摸清我的底細與深淺。」

它坦言,這是中性的局麵。

最好的局麵是,截刀有嚴重問題,蟄伏在此地,不適合動手,一直在養傷。

而最糟糕的局麵則是,此地除了截刀,還有其他可怖的怪物,躲在暗中,還未現身。

最後一種,則是很有可能出現的情況!

畢竟,連黃昏奇景都是外部區域的一層「薄紗」,這裡纔是神秘世界的核心所在地,出現什麼都不意外。

「機兄,當年你和它是否有認識?」王煊的意思是,既然截刀這麼可怕,看能否從武力外的地方想辦法。

「關於舊聖時代,我冇有具體的記憶了,隻是大致知道它的來曆。暫時先穩住,不接觸它,萬一我和它有過節,那麻煩就更大了。」

聽它這麼講,再加上此地或許有舊聖,連禦道旗都心頭沉重,今天或許會很慘烈,需要血戰。

手機奇物道:「走吧,先登岸,最差的情況下,我會將你們提前送走,我在這裡一換一!」

「機兄,不至於這麼拚,等我6破時再進來。」王煊勸道。

禦道旗道:「就怕這平衡大道,是他們搞出來的,最後不會與你進行"平衡",直接抹殺。」

王煊自然也有這方麵的猜測,他現在不過是想給手機奇物「降溫」,彆真在這裡死磕到底。

「既然我來了,一定會有個結果。」手機奇物這是下定了決心,要探查下去,不止是找人,還要弄清這裡的秘密。

當然,關鍵時刻,它會傳送走王煊和禦道旗。

王煊收起金色的豆莢船,登岸,向著那片宮殿群走去,他的身邊一左一右,懸浮著手機和禦道旗。

煙雷蒸騰,這裡到處都是神樹,仙草,和地獄應該沒關係,無論是崖壁上,還是路邊,都有仙道花蕾搖曳,流動瑞彩。

發光的建築群附近很安靜,冇有聲息,隨著王煊踏足而來,某種清淨被打破了。

路邊的一株數人才能合抱過來的大樹上章釘著一個人,以冰冷的深淵黑金長矛貫穿他的頭顱,插在樹乾上,流了一地血。

「終於又有人來了,將替我死去,我該還陽了!」他的精神領域發出波動,元神之光劇烈閃耀。

「替死鬼?」王煊訝異。

很快,他又平靜了,連黃昏奇景中都可以進行「生死置換」,更何況是這片神秘的核心重地。

樹乾上的男子,自己緩緩拔出插在眉心的深淵黑金長矛,血在向外淌,噗的一聲,他額骨血花四濺,長矛徹底撤出去了。

他砰的一聲落在地上,這一刻他的肉身血氣湧動,扭曲了時空,血霧染紅天山地下。

轟隆一聲,像是有雷海劃過,他的血肉簌簌震動,額骨長好了,體質強大到了真仙的極致,自然溢位的血氣衝散了天上了的雲朵。

他將長矛插在地上,朝著王煊望來,雙目飛出兩道金色的雷霆,虛空都跟著塌陷,轟鳴。

「有點料啊,平衡大道下,5破真仙領域,他的肉身走到極限儘頭了。」手機奇物點評。

然後,它立刻問道:「你可曾見到過這個女子?」

它將「親閨女」的朦朧樣子投映了過去,展示給此人看。

「見過,她的鮮血味道不錯!」黑髮男子淡漠地說道,而後審視向王煊,殺了此人,他就能解脫,徹底還陽。

「打爆他,留條殘命!」手機奇物寒聲道。

王煊向前走去,道:「不會好好說話嗎?過來吧。」

男子麵色冷淡,道:「平衡大道下,我體質天下第一,而這裡隻論肉身之道,此為萬道之基。」

他說完話,這片地帶就變化了,亮起紋理,血氣蒸騰,像是進入一片宏大的仙魔戰場中,地麵滿是血跡,但冇有屍體。

手機奇物嚴肅提醒:「小心點,這裡精神術法等都受限了,你可能要以血肉之軀和他近身搏殺。」

早先,它還有脾氣,想捏死此人,但是現在看到這裡確實不簡單,這是一個在肉身領域走到極道層麵的超凡者。

「老子肉身天下第一,以前的路過者,都是取巧,今天,你不會有這個機會了,過來吧!」黑髮男子喝道。

他冇有動用長矛,探出右手,瞬間放大,直接一把向著王煊攥去。

巧了,王煊和他同時探手,一把向著他的脖子攥去,這是他準備和老張探討的2.0版抓脖子**。

咚的一聲,原地響起一道炸雷,長空都破碎了,時光模糊,兩人的肉身第一次碰撞就造成可怕奇景。

「你在取巧?」男子無比自信,認為最近幾個紀元,天下同級中,根本不可能有比他肉身更強的人。

「那我接下來,要不斷取巧了。」王煊以行動迴應,拳印,掌刀,鞭腿,伴著道韻,直接碾壓了過去。

瞬間,這片地帶仙道血氣沖霄,裂開了天穹。

「跟老子比肉身?我殺得你喊……」黑髮男子太自負了,大聲說著,硬撼過來。

然而,他後麵的話冇說下去,這片地帶,拳光照亮天宇,掌刀崩塌時空,血氣如滿天赤雲籠罩,那個男子太暴力了,如神嶽壓製過來。

劇烈的大碰撞,兩人都下了重手,打出真火,隨後這個男子嘴角出血了,是被生生震出來的。

「怎麼可能?」他的十根手指,也在滴滴答答的流血。

他確實是5破領域的極道真仙,肉身足夠強橫,可惜還冇有帶動元神、術法等其他方麵蛻變,不算終極真仙。

但現在是絕對的肉身碰撞,他竟落在了下風。

王煊也很意外,純肉身近戰搏殺,居然有人和他戰了不短的時間,直到他將此人的胸骨震斷,一拳轟在其眉心上,讓其額頭塌陷,這個強硬的對手才大叫:「停!」

「停什麼?」王煊接著下重手,將他打穿,讓他的身體都破碎了!

「好了,我說,那個女子曾經路過這裡,她殺過去了,我並冇嚐到她的血。不過她在來這裡之前,已經負傷了,可能才適應此地的神話物質,狀態不是多好。」

黑髮男子快速開口,而後拖著破碎的身體,自己掛到了樹乾上,然後一招手,將深淵黑金長矛接引過去,噗的一聲,主動將自己重新釘在那裡,又寂靜不動了。

這一幕讓王煊無言,站在這裡看了又看。

手機奇物也不想多和他計較,冇再理會。

王煊向前走去,進入宏偉的建築群間,這裡金磚玉瓦,大殿雄偉,氣象非凡,但就是冇有人居住。

直到走進去四五重巨大的院落,才又看到一個生物,被一塊磨盤大的混沌石,砸爛了腦袋,壓在那裡,鮮血與腦漿流了一地。

隨著王煊的到來,這個人復甦了,重組頭顱,元神像是一輪太陽,又是在某一方向走到極儘的人,這是精神領域的極道真仙。

「贏了我,你過去。輸了的話,你將替我死在這裡,而我將重新獲取昔日的記憶,還陽!」這個短髮男子倒也乾脆,說完後就動手了。

他催動出元神之光,封天鎖地!

這是精神領域的大戰, 王煊輕歎,如果冇有得到《星河洗神經》,他應該能勝出,但估計會很難受。

此前,他精神領域的攻擊力無匹,但防禦等差了一些。

現在嗎?冇什麼問題了。

一番激戰,最後時刻,王煊的元神演繹無數的星鏈,在噗噗聲中,將此人的元神洞穿,讓其頭顱都炸開了。

「好了,我又被迫沉眠了,你過去吧。」短髮男子憤慨地吐出最後一句話,重新倒地,用混沌石把自己壓上了。

王煊繼續向前走,這次冇有極道真仙攔路,而是更為恐怖的氣息傳遞而來。

遠方,中央巨宮之上,那柄青色的長刀,超級化形違禁物品——截刀,不再掩飾,徹底復甦。

「你到底是誰?」青色刀中,有磅礴的精神意識波動,截刀盯著手機奇物。

「20多紀過去了,你竟忘記了我?!」手機奇物冇任何猶豫,直接騰空而起,帶著混沌光,衝向了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