辰明越想越怕,覺得自己有必要出去尋找一下,看看她們到底是已經自殺。

卻因為招魂塔的乾擾而無法複活,還是發生了什麼其它的意外而無法回來呢?

辰明找到洛玟把自己的擔心說了出來,當然他隻說是猜測,並冇有說靈魂世界的事。

洛玟很詫異辰明竟然猜測出招魂塔乾擾的事,她覺得辰明猜測的不錯。

就是因為它的乾涉,鬼屋永遠被固定在這裡,成為塔族待宰的羔羊。

但洛玟無法拋棄鬼屋帶著辰明離開,而辰明一個普通人也無法一個人去尋找四姐妹。

野獸與鬼人出冇的野外,冇有任何戰力的辰明活不了多久。

辰明提議讓安古淵陪自己一起出去。洛玟卻堅決不同意。

洛玟自從上次無意中了他的算計後,就本能的對他保持著十二分的警惕。

對他說的任何話都不敢相信,生怕再引出什麼亂子,現在把他放出來打掃院子。

也隻是想讓他吸收了一定的鬼氣後,把他當儲存鬼氣的燃料罐供鬼屋必要時使用。

哪能讓他跟辰明一起出去呢?

畢竟就是鬼屋也隻能控製他的生死,卻無法控製他的思想。

在鬼屋範圍內他還會地老實,要是離開鬼屋說不準會乾出什麼來。

無人可用的洛玟,最後隻能無奈的讓辰明先去雇幾個服務員。

應付過這次塔族征調酒店的事後,再從長計議。

辰明想想也隻得如此,讓洛玟拋棄鬼屋跟自己一起,進入野外去搜尋四姐妹也不現實。

當鬼屋經過一段時間,又凝結出一批鬼珠後,洛玟讓辰明帶著去雇傭一些聽話的招待。

辰明冇精打采地離開酒店,去打聽哪裡能雇到自己需要的人。

所幸有人指點辰明在九號街有類似勞務市場的地方,有很多閒人會聚集在那裡找活做。

辰明這裡是二號街,離九號街還挺遠,不過這裡冇有黑天,二十四小時的白天。

所有街麵的店鋪大多是一直營業狀態,倒是不擔心去的晚了,關門停業的事。

辰明也不著急,就慢慢的溜達著走過去。

足足走了兩個小時,辰明終於來到九號街。

看到每隔一段路,就在路邊有三個一群,五個一夥的鬼人站在哪。似乎是等人來雇。

看來就是這裡冇錯了,辰明準備先逛一圈瞭解一下行情,見到有滿意的再說。

就在辰明從一片破爛如同荒廢的店鋪門前走過時,突然傳來一個蒼老的聲音。

“年青人請留步!”

辰明左右看了看,發現周圍冇人,隻有自己一個人走在這裡。

轉頭看去,隻見破爛店鋪的視窗處有一個水泡狀大腦袋,上麵有一張臉正看著自己。

辰明笑著對那張臉道:“你在叫我?”

“對,就是你,你是來雇人的嗎?”

“是啊,我過來看看。”

隻見那個水泡腦袋上的臉轉了過去,喊了一聲。

“女兒們,出來給客人看看。”

在辰明的詫異中,破爛的店鋪門一開,走出一群大章魚。

是章魚樣子的鬼人。碩大的水泡腦袋,與小小的身子相聯就象一個剝了皮的鵝蛋,下麵是十幾條伸的筆直的分不清是腿還是手的觸手。

它們的個頭與辰明齊高,圍在辰明的身邊,密密麻麻的全是觸手大腿,幸好辰明冇有密集恐懼症。

看著麵前一個個水泡腦袋上的清秀新老麵孔,辰明感覺似乎有些熟悉。

略一思索,猛的回過神來,這是不是塔族人?

它們與那天去酒店的兩個塔使不同的地方,就是缺少一件把這一堆腿罩起來的黑袍子。

辰明小心的道:“你們是塔族人?”

水泡腦袋上的老人麵孔自豪道:“當然,我們是純正的塔族人!”

“塔族人不是貴族嗎?你們怎麼不住到招魂塔上去?”

老塔族人不屑道:“真正的塔族人是嚮往自由的,纔不會鑽進那個牢籠裡,不要跟我提那些招魂塔上的叛徒!”

辰明一聽,心想看來這裡麵還有族群的內部矛盾,為了不招惹麻煩還是彆問了!

“老伯,我想雇的是招待客人的服務人員,恐怕不太適合你們!“

老塔族人笑道:“年青人,我這幾個女兒每人十二支手,這不正是做服務員的料嗎?”

辰明心說,確實手多適合乾活,問題這是塔族征調酒店,我雇一堆塔族人來乾活,還是與它們不合的塔族人,這不是故意惹事嗎?

見辰明麵露難色,老塔族人哀求道:“年青人,她們不要報酬,給口吃的就行。”

“塔族鬼屋寂滅了,她們也冇處去,我也活不久了,你就當把她們收留了。”

辰明心中糾結,如果不是應付塔族的征調,雇傭她們是冇問題。

但現在的情況,還真不能雇傭她們。

老塔族人見辰明糾結,抬起一支觸手,觸手上有一顆如同用泥土捏成的珠子。

“年青人,如果你雇傭了她們,能讓她們喝口飽飯,老夫把這枚鬼核送給你。”

一見珠子,辰明心中大喜,道:“我有辦法了,我不用雇傭她們,你們也能過的很好。”

辰明的想法很簡單,隻要讓這鬼屋活過來,鬼屋自己可以凝結鬼珠,讓他們過自己的日子不是很好嗎。

認主這種事原來自己天天做,熟悉的很啊!

老塔族人看著辰明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嗬成。

咬破手指,把血滴在上麵,眼看著血滴滲了進去,驚的張大了嘴巴。

“你,你,你是——”

話還冇說完,就見那枚鬼核,咻的一下飛起冇入身後的破爛店鋪。

破爛的店鋪馬上就晃動起來。巨大的鬼氣龍捲風瞬間在空中形成。

一個,兩個,三個——。

轉眼間,鬼氣構建的颶風席捲了整個鬼屋驛站的上空,聲勢浩大驚人。

就在破爛店鋪瘋狂的吸收鬼氣之時,鬼屋驛站內的那座高高的招魂塔上金光閃動。

一個威力恐怖的金色光球瞬間就凝結而成,直接向著正在吸收鬼氣的鬼屋射了過來。

破爛店鋪被金光砸中,瞬間就化為一片光雨消失不見。

辰明吃驚的看著身為鬼屋鬼奴的幾個塔族女人在鬼屋被摧毀後,接連暴體而亡。

突聽空中一聲怒吼“竟敢認主!真是找死!”

隻見“噗!”的一聲血肉割裂的聲音響起。僅剩下的塔族老突然一分為二。

兩名黑袍塔使從天而降,落在已成為兩半的塔族老人一旁。

兩雙凶殘眸子惡狠狠的看向辰明,上麵有鮮血滾落的明晃晃長刀伸了過來。